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伪装者】【楼诚】《三色堇》02

《仆人》03


阿诚那时候不过十四岁,并不懂得什么是消沉,脑袋里想的的也特别简单。照顾好大哥就行了,其他的不用想。

起初,明楼是每天带他出门吃饭的,因为明楼不想做,而阿诚不懂法语。忽然有一天,阿诚对他说:“大哥,我们今晚吃饺子吧。”

明楼笑了,揉他的头发:“你傻啦?哪来的饺子?”

阿诚便说:“我给你包。”

明楼以为他说笑的,便去上课了,晚上一推门,满屋子的香味。阿诚从厨房噔噔噔地跑出来,生机勃勃如一只欢欣的小豹子。

“大哥你回来啦?”

明楼吃惊:“你怎么找到菜市场的?”

“你每天教我法语,我今天自己问的。”阿诚把他拖过去,“你闻闻,香不香?不过里面的馅是鸡肉,我找不到卖猪肉的地方。”

明楼看着桌上满满一大盘子的饺子,瞬间陷入了沉默。

“今天一定要吃饺子的,冬至嘛……”阿诚一边说一边把从家里带来的陈醋倒了一点,这才发现明楼不对劲。他的动作僵住了,抿了抿嘴唇,把手上的东西都放下,双手垂在身侧,低声说:“大少爷,对不起。”

明楼猛地惊醒,赶紧摸摸他的头:“我没有怪你,是我应该说对不起。”

这一伸手才发现,阿诚竟然已经快到他的肩膀了,好像上一次对他的身高有印象时,他才是及腰高的孩子。

哦,是了,他快十五岁了。明楼愈发地后知后觉,愈发地愧疚,他将手搭在阿诚肩上,叹了口气:“对不起,阿诚,我只顾着自己,忘了还有你。”

他不该沉浸在失去曼春的痛苦里,在无法坚决地撇下家人带曼春一走了之的时候,他就应该清楚,他割舍不下明家的任何一个人。阿诚能独自做出这一盘饺子,说明他有极高的语言天赋跟观察、适应能力,有足够的冷静与勇气。这已经不是当年那个话都说不全,害怕任何人触碰的孩子了,他就要长成一个优秀的少年了。蓬勃的,青春的,充满了理想与朝气的,应该有一个光明而坦荡的未来。他当初将阿诚从桂姨身边带走,不就是要阿诚成为一个优秀的人才吗?怎么现在却沉浸在自己的悲伤里,再度让他沦落到一个仆人般的境地,只生活在这个狭小的空间里?

“阿诚,明天我帮你找个学校,好好上课,好不好?”明楼征询他的意见,然后纠正他的叫法。“我说过了,你跟明台一样,都是我的弟弟,就算你惹我生气了,只要没外人,都要叫我大哥。下次再让我听到你在私底下叫我大少爷,我就家法伺候!”

“喔……我知道了……”阿诚低头认错,虽然挨了骂,却不知怎么的有些开心。

从那以后,阿诚再没有在私底下“大少爷”或者“先生”这个称呼,反而有时候着急了,当着外人也叫大哥。

好比那次明镜被76处抓了,阿诚一看到明镜的手腕被手铐磨红了,登时就怒了,将那队长打趴了之后冷冷地说:“有什么事跟我大哥说!”“谁也不许动我大姐一下!”

事后明楼用手指戳戳阿诚的肩膀,半是责怪半是开心地说:“当着梁仲春的面叫大哥大姐,也幸亏梁处长惊慌,不然我们演那么久的戏,可就要暴露了。”

阿诚眼中露着愧色,脸上却一片安然,反唇道:“都是大哥教得好。”

“你真是越来越没规矩了!”明楼笑了,看了一眼窗外,朔风凛凛,刮走了楼下景观树的最后一张叶子。

“哎,忽然想吃鸡肉饺子了……”明楼说。

“下班回家给你做。”阿诚应道。


评论 ( 2 )
热度 ( 31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