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伪装者】【楼诚】《三色堇》01

杂乱无章的片段。

————————————————————————

【仆人1】
阿诚到明家的时候已经十岁了,却一个字也不认得。明楼手把手一点点地教,好不容易才让他有了点基础。
“这样下去不行。”明镜跟明楼说,“阿诚还小,需要跟同龄人呆在一块儿。帮佣跟我说,每天我们一出门,阿诚就在台阶上坐着,一边复习你教他的字一边眼巴巴地等你回来。明台还小,他们玩不到一块儿去,我看啊,不如让他去上学吧。”
明楼说过,一定会让阿诚成为一个优秀的受过高等教育的人。明镜是理解的,同意的。
“嗯,也行。”明楼点头,亲自选了一个附近的小学,每天送阿诚去上课,还叮嘱他:“有什么不开心的,回家跟大哥说。”晚上帮他复习功课至少也要多问一句:“今天上学开心吗?有人欺负你吗?”
阿诚只是摇头,对他露出微弱但欢欣的笑,双眼亮晶晶的。
明楼便相信了,他那年也才十六岁,正是学业繁重的时候。没成想,这天下课回来,却听到仆人在骂阿诚。
“你说你这个孩子,怎么那么不听话呢?居然跟人打架!你看看你这身衣裳都脏成什么样子了?尽是泥巴!你知道这衣服多贵吗?二三十块一件呐!阿诚,不是我说你,虽然大少爷疼你,但你到底还是个仆人,不能没有规矩,懂吗?”
“什么仆人呐?”明楼听不下去了,越过花丛就走了过去。
花园的角落里,厨娘正在训阿诚,而阿诚身上的衣服全是泥巴,仿佛在泥潭里滚过一回。见了他,阿诚眼里闪过一丝恐惧,很快便低下头去。
“大少爷,您回来啦?”厨娘见状便说,“你看看阿诚……”
“行了,我知道了,你去做饭吧。”明楼挥了下手,“阿诚,你跟我来。”
转身走了两步,忽然又停下,将身后的阿诚撞了个正着。明楼没有回身,反手抓住他的手,一路牵进了书房。他在沙发上坐下,将阿诚拉到面前,问道:“受伤了没有?”
阿诚一愣,赶紧摇头。
明楼却不信:“这里只有我们两个人,你将衣服脱了我看看。”
阿诚脸色白了白,抓着领口好一会儿,才抖着手去解扣子。
“等等。”明楼又反悔了,拿开他的手问:“真的没受伤?伤了要说,你身体没复原,不上药伤不会好的。”
阿诚这时候才小声说:“真的……没……就……摔了一跤。”声音仍是害怕的。
明楼暗中叹了口气,约莫也猜到是怎么回事,他抓着阿诚的手问道:“阿诚,那天带你回来,我让你怎么叫人,还记得吗?”
阿诚点头:“有外人的时候,叫大小姐、大少爷,没人的时候,叫大姐、大哥。”
“这么叫有什么区别,知道吗?”
阿诚想了想,摇头。
明楼便说:“大哥大姐,那是家人的称呼,大小姐大少爷,那是仆人的称呼。”
阿诚异常聪明:“是说……我在没有外人的时候,是……家人?”
“对。”明楼一笑,揉揉他的头发,认真地说。“所以,别人怎么说——不管说你是明家的仆人也好,什么都好,那都是在别人眼里。在我和大姐眼里,你是明台的哥哥,懂了吗?”
“嗯。”阿诚点头下头,伸手揉了揉眼睛。
明楼又说:“以后不想做的,直接说出来,不要怕。因为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不愿意,就会让你去做,而去做了你就会难过,我疼你,你难过我会更难过。所以,有什么想法大声说出来,知道吗?”
“嗯……”阿诚又点了下头,忽然“呜”的哭了。
“好了好了……”明楼抱着他,拍拍他的背。“没事了……”
“大……大哥……”阿诚哭得小脸憋红,“他们说,我是仆人,不该这样!”
不该上学,不该穿好衣服!
“他们说你就信,大哥说的你就不信,那到底是大哥重要还是他们重要啊?”明楼将他的思路拐了个弯。“以后别人说的,就当是空气。大哥大姐对你怎么样,你用心去感受,懂了吗?”
“嗯!”阿诚点头,眼泪全擦在明楼肩上了。


明楼一直跟他说,不是仆人,是家人,阿诚也是这么认为的,直到那一天到来。
准确地说,是一场风波。
明老爷在阿诚到明家的前一年,也就是大哥明楼十五岁的时候去世了,明楼一直不知道父亲去世的真正原因。明楼十八岁的时候,认识了一个女孩子,叫汪曼春。阿诚见过,是个顶漂亮的女学生。明楼是真的喜欢她,还将她带回家给大姐看。只是大姐一看到汪曼春,脸色就变了。
“张嫂!”明镜叫来当时的帮佣,冷厉道:“将这个女人赶出去!”
“大姐!”明楼不知道大姐为什么发这么大的火。
“你还敢叫我?!”明镜扬手便给了他一记耳光,“父亲临死前说了什么,你不记得了?”
“他说……我明家三代之内,不许同汪家结亲结盟结友邻,可是……”明楼张口欲辨,“曼春她……”
“还敢提!”明镜气得眼泪都流出来了,“她叔父就是你的杀父仇人!她叔父就是要杀了我们姐弟却误杀了明台母亲的人!他们汪家时时刻刻都恨不得将我们明家吞下,你竟然跟汪芙蕖的侄女是这种关系?你对得起明家吗?你对得起明台的母亲吗?”
明楼瞬间愣住了,明镜便不理会他,只是喝道:“张嫂!还不将这个女人撵出去?!”
“是……”张嫂立刻动手,推着汪曼春,汪曼春不断尖叫,呼唤明楼的名字。
明楼所有所动,只是启了启唇,明镜便又喝道:“你给我滚回房间去!阿诚、阿香,你们轮流守着!要是大少爷逃了,我就扒了你们的皮!”
“大姐!”明楼不赞同地喊了一声,“他们还是孩子!”
“我知道他们还是孩子,所以我用他们威胁你。”明镜平日里的温柔娇俏全不见了,第一次在家里露出了商场女强人的狠辣。“你平时不是最疼阿诚吗?你敢走了试试?你看我会不会收拾阿诚!”
明楼的神色几度变化,最终回房去了。
这一关,就是二十多天,明楼被关了多久,汪曼春就在明家外面站了多久。
“大小姐,我是真的喜欢我师哥的,你成全我们吧!”汪曼春不住地求着。
“你死心吧。”明镜丝毫不为所动,“我已经办好了手续,明天就送明楼去法国,从今以后,他再也不会与你有任何瓜葛!”
明天……阿诚在门后听得清楚,等明镜回到客厅,他跪在她面前,叫道:“大小姐!”
明镜的神色几度变化,最终叹了口气,坐在沙发上疲倦地说:“阿诚,那天我说要伤你,你便也恨我了,对不对?”
阿诚一头雾水:“我为什么要恨您?”
“不恨我,为什么连大姐也不叫了?”明镜不知怎么的哽咽了一下,“是我不好,可是我也没办法……”
“大姐,你别哭。”阿诚赶紧跑去帮她把手帕拿来,“大姐,我没恨你,我……我想求您件事。”
明镜将泪痕擦掉,冷硬地说:“我不会同意明楼跟汪曼春的,这事不要说你,就算是明台跟我哭也没用!”
“不是。”阿诚摇头,“大姐,我想跟大哥一起去法国。”
“不行!”明镜断然拒绝,“阿诚,你还小,明楼现在情绪消沉,不能照顾你。”
“可是我能照顾他。”阿诚强调,“大小姐,我在这个家,本来就是个仆人嘛!”
“胡说什么!”明镜气得拍了一下茶几,横着眉喝道:“这个家谁拿你当仆人?你说这话明楼听见了该多寒心?”
“大姐,对不起……”阿诚急得团团转。“大姐,我……我想跟大哥一起去法国,就当他的仆人,我会照顾好他的!大哥……大哥都不会做饭呢,一个人去法国,饿坏了怎么办?”
明镜一愣,万不料是这个原因,她好一会儿才说:“去了,就没那么容易回来了。”
“大哥什么时候回来,我就什么时候回来。”阿诚说,“我会听话的。”
明镜叹了口气,终究是同意了。
没成想,明楼却不同意:“您让我带着个孩子出国?阿诚不会法语,去了那边怎么办?”
“那是你的责任,跟我有什么关系?”明镜冷漠地说,“阿诚听话又聪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就学成回来了,还能帮我,像你么?”
明楼给噎得说不出话来,只好同意了。一艘船,漂洋过海,远远地去了一个新世界。

评论
热度 ( 36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