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古剑二】【沈谢】谢衣养女记04

我决定改成第一人称,像写日志一样。


【04】《无所不知》

我一直觉得我是个十分又耐心的人,举例证明:我曾对着偃甲的某一部件调整了近千次,从头到尾心平气和嘴角始终保持微笑。

然而我现在才知道,那只不过因为……我、没、有、养、孩、子!

那还是一个热爱观察勤学好问的孩子!

我们今天进行了如下对话。

“谢衣哥哥,什么是浑身舒爽?”

“就是你去酒楼大吃一顿的感觉,很痛快。”

“什么是酒楼?”

“就是卖酒菜的地方。”

“什么是卖?”

“以钱币交换对方的货物,称之为卖。”

“什么是钱币?什么是货物?”

问题进行到这里我已经不好了,阿阮认真地看了我一下,转了个话题问道:

“谢衣哥哥,那天你说那个姐姐害羞了,为什么人会害羞呢?为什么女孩子才会害羞呢?怎么样才能害羞呢?我也是女孩,我什么时候也能害羞?害羞是什么感觉?”

妹子,你还不如不转移话题呢!

我的心头终于涌上一阵无力感:“抱歉,阿阮,我不知道。”

阿阮瞪大了眼,那眼神仿佛在说:谢衣哥哥怎么能不知道呢!

这是什么眼神!我仿佛看见自己光辉的慈父形象在那怀疑的眼神中轰然坍塌!不行!我要挽回!

“阿阮,世上知道事情最多的就是三姑六婆跟老头子。”

“哦。”阿阮点了点头。就在我松了口气的时候,她又问:“谢衣哥哥,什么是三姑六婆?”

我一口气没提上来,脑中嗡地响了一下,仿佛听到一个低沉磁性的声音笑道:“如此你可体会到为师的不易了?”

是他……我默默地陷入了忏悔之中。

我当年……好像有过之而无不及。

当年我拜入他门下的时候已经到了猫嫌狗憎的年纪了,围着他一天到晚花样三百六十五式问问题,许多问题刁钻古怪,即便是现在的他也不知如何回答。但那人总是有办法,能将答案说出来。当然,很多时候他也会被我问得哑口无言,最后一甩袖子,沉声道:“胡闹!”

比“胡闹”更严重点的,就是“谢衣,去将《师则》抄一百遍”,比抄书更严重的,就是“去座位旁跪着”。当然,每次跪了不到一刻钟他就会虎着脸问我:“下次还敢不敢了?”

这种时候,一定要使劲憋出一泡眼泪,一定要窝在眼眶里滚来滚去就是不能掉下来,因为掉下来了就憋不出第二滴了。要含着泪,可怜兮兮地看着他,难过又真挚地说:“师尊,徒儿错了,徒儿下次不会了,师尊别生气,生气对身体不好。”

说完这些他一定会目露心疼,不过还是会板着脸,说:“起来吧。”

这个时候,一定要揉着膝盖说:“师尊,腿…腿麻了……”

他就会“唉……”地叹气,将我抱进怀里,放在那华贵威严的大祭司之位上,脱了我的鞋子,撸起我的裤腿,温暖宽大的手掌温柔地帮我揉着膝盖。

那么冷酷的一个人,高天孤月一样,居然会帮我揉膝盖,还会问我:“还疼不疼了?”

这种时候,一定要抱着他的脖子真心实意地说:“不疼了,师尊真好,我最喜欢师尊了。”

撒娇表白装可怜是对付他的三大法宝,屡试不爽!


评论 ( 8 )
热度 ( 30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