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漠御】《雨蝶》(捅刀注意)

【霹雳漠御】《雨蝶》


来自微博上@QX鸢墨清玄 太太的一个梗,控制不住成文了,谢谢太太不介意我用这个梗~

糖刀向,谁叫我失眠了呢!

“我破茧成蝶,愿和你双飞,最怕你会一去不回……雨温柔地坠,像你的拥抱把我包围。”


——————————————————————


很久很久以前,一只毛毛虫不小心闯进了诗意天城。诗意天城外边有防护的结界,可怜那一只小小的毛毛虫如何能抵御?只卡在结界的缝隙里动弹不得,垂垂等死。

唉,想不到啊,像我这么聪明的蝴蝶(未长成),不能修炼成绝代大妖怪就算了,居然是饿死的。回头到了地狱,鬼差大约能笑活了。阿弥陀佛,那也算功德一件,能保佑它下辈子投个人胎么?

毛毛虫在等死的时候不忘脑洞大开,苦中作乐。正幻想鬼差各种奇葩的表情,乐不可支的时候,毛毛虫感觉自己动了动。

它转头,看见了一张不得了的脸。

那么好看,居然没有表情!暴殄天物啦!夭寿哦!

暴殄天物君伸出两根修长有力的手指,捏住了毛毛虫细小的身体,将它从缝隙里解脱了进来。

没错啊,不是解脱出来,是进来!暴殄天物君将毛毛虫从缝隙里扯进了结界里!

T口T

毛毛虫欲哭无泪。

怎么办啦!出不去了!谁想呆在这个地方啊!毛毛虫愤愤地追上了暴殄天物君,唧唧歪歪地跟他哭。我进来了就出不去啊!快放我出去!不然发大水淹死你!

它真的能发大水的哦,因为它是一只雨蝶。不过它还没有化茧,如今也只是条毛毛虫而已。

可惜啊,毛毛虫不知道,它面对的是一条龙。龙潜沧海,见过龙被淹死的吗?如果真的有龙被淹死,那根本原因一定是因为笨死的。

再说了,人家跨一步,毛毛虫得追三天呢,想报仇,那也得追得上啊!

毛毛虫开始了每日追逐暴殄天物君的大业,并且发誓一旦追上了就对暴殄天物君发动了本族最厉害的法术——喋喋不休。

简称,碎碎念。两个字盖之,曰:唠叨。

一直追了一个月,毛毛虫才发现暴殄天物君的身影。他正悠哉悠哉地跟两个美男子围着石桌喝茶呢,不过,那两个男子美则美矣,却不像暴殄天物君叫人顺眼。

爬到暴殄天物君脚下的毛毛虫擦了把汗,开始爬那无敌的大长腿。

然后再一次欲哭无泪。

怎么那么长!

“咦?四哥,你腿上有只虫子!”

毛毛虫心一抖,吓得抓不住布料,吧唧一下就摔在了地上。晕头转向地翻了个身,登时乌云压顶,巨大的脚掌就来了。

完了完了,像我这么坚韧不拔的蝴蝶,居然不是被饿死,而是被人踩死!毛毛虫痛哭,它这是造了什么孽哦!

就在毛毛虫七手八脚地擦眼泪的时候,一只手挡住了那脚掌。

“四哥?”少年歪头不解。

“它是我带来的。”暴殄天物君弯腰将毛毛虫捏住,就像不久之前将它从缝隙里捏进来一样。他将毛毛虫放在右肩上,转身走了。

走了一步,又回头看着悠悠品茶的温文男子。“……”

男子一笑:“这毛毛虫也不知是蝴蝶还是飞蛾,不过,总该吃花蜜吧?新鲜的最好。”

暴殄天物君一点头,走了。

毛毛虫在他肩头神魂未定。哎哟,像我这么大胆的蝴蝶,也被吓成这样!都怪这个浪费了一张俊脸的男人啦!

毛毛虫有心咬他一口,奈何……您有牙么毛毛虫公子?

暴殄天物君回到一座宫殿,将毛毛虫往窗台一放,就往院子里走。

干什么?干什么?又想丢下我自己跑了?毛毛虫一骨碌爬起来,却见暴殄天物君在院子里使法术。那法术好生厉害,一眨眼就长出了许多花,花香飘了满园。

咕噜……毛毛虫没出息地饿了。

暴殄天物君又伸出两根修长好看的手指将毛毛虫捏住,放在一朵花的花蕊里,说:“吃吧。”

可恶啊!连声音都这么好听!这么好听的声音为什么不多说话!真是暴殄天物!哼!

毛毛虫狠狠地吮吸了一口花蜜,然后赞叹:“真好喝……”

暴殄天物君:“那就多吃点。”

毛毛虫吓得从花瓣的缝隙里摔下去,落在暴殄天物君温暖的手掌上。

“小心。”

看来这诗意天城果然不同凡响,连花蜜都有助于修为。

毛毛虫时刻牢记自己的喋喋不休大业,张口就来:“看到那么大的一个缝隙也不提醒我,像我这么美丽的蝴蝶,怎么会有你这样粗心的饲主?”

……等等,你哪里是蝴蝶,他又怎么成了你的饲主了?因为一口花蜜就赖上人家吗?

毛毛虫确实这么做了,理直气壮,光明正大。而暴殄天物君一点不爽的意思都没有,从此过上了每个时辰带自家毛毛虫出去吃花蜜的日子。

“呜呜呜……”邪影白帝扑进碧眼银戎的怀里大哭,“这世道,兄弟不如毛毛虫!三哥,我要告状!”

碧眼银戎拍拍小弟的头,眉目含笑:“四弟,你对这毛毛虫当真上心。”

暴殄天物君只回了他们俩一个眼神:无聊。

毛毛虫这时候已经知道暴殄天物君叫做紫芒星痕了,在御天五龙里排行第四,武力值据说很不错。不过性格嘛……还是那句话,简直暴殄天物。

“喂,不带这么对兄弟的,多说句话会死啊?”毛毛虫趴在紫芒星痕肩头唠叨,“这做人呐,要兄友弟恭,懂吗?哎,像我这么有兄弟爱的蝴蝶,怎么能不感化你这个冰块呢?”

紫芒星痕随便它唠叨,也不知听没听进去,等毛毛虫的声音变得有气无力了,他就把毛毛虫放进花蕊里。毛毛虫饱餐一顿,立刻精神抖擞,继续在紫芒星痕耳边唠唠叨叨。

后来毛毛虫想起那段岁月,只记得天空蓝蓝的,风儿暖暖的,满园的花绚丽绽放。花好香,花蜜好甜。它趴在那人坚实有力的肩膀,昏昏欲睡,每次摔落了都会掉进他温暖的手掌心里,被他捧着。

紫芒星痕得知它是随便乱修炼的时候,还找过秘籍给它。不过很可惜,毛毛虫不认得字。

饶是紫芒星痕,也呆了一下。

还立志做大妖怪呢,大字都不识一个!

紫芒星痕只能从头教起,从读诗词开始。

教它的第一首诗,叫《夜雨寄北》。

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何当共剪西窗烛,却话巴山夜雨时。

毛毛虫趴在阳光里懒洋洋地说:“挺好的诗啊,以后我化形成人了,也跟你西窗剪烛。”

紫芒星痕写字的笔一扭,那“时”字就拐了个大弯。

“阿霖,这是诗人写给他妻子的。”

阿霖就是紫芒星痕给毛毛虫取的名字。不是雨蝶呢?雨不就是霖吗?

毛毛虫的脸就红了个酣畅淋漓,忙不迭地要逃走,咕噜就从桌子上摔了下去。

自然又是温暖的手接住。

紫芒星痕认真地说:“阿霖,快化形。”

毛毛虫差点脸红成一条红烧毛毛虫,淋上酱油就是一道好菜。

而紫芒星痕看着它,只是笑。

毛毛虫被他笑得恼羞成怒,愤愤地说:“别看我现在是毛毛虫,但有一天我会变成蝴蝶的!雨蝶你知道吗?能召唤雨水的,死后也会与雨水同在的!”

紫芒星痕只是笑一笑,继续等它说累了,将它放进花心里。要是毛毛虫再喋喋不休,紫芒星痕就摘一片竹叶,悠悠地吹奏。乐曲如水缓缓流淌,毛毛虫总听得痛快地睡去。等它睡着了,紫芒星痕就停下吹奏,用指尖戳戳毛毛虫的肚子。

别怀疑,毛毛虫被养得大了一整圈,戳着……软乎乎的。

毛毛虫对此表示非常不满:“哼,变成人形有什么了不起?像我这么天赋异禀的蝴蝶,很快就能化形的,等我会化形了,就变成只九尺高的铁塔大汉,使劲戳你肚子!”

紫芒星痕想了想,由衷地说:“你还是变作个书生吧。”

文质彬彬的,最好手里有把折扇,时不时摇一摇。不过光文质彬彬容易被人欺负,还是要会点武功。

紫芒星痕生平爱刀,就说:“还是做个书生刀客的好。”

大爷,到底是书生还是刀客啊?

毛毛虫翻白眼。

化形是遥遥无期的,不过有了花蜜的滋养,化茧倒是近在咫尺了。雨蝶能召唤雨水,与自然便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一点在化茧前尤其敏锐。

毛毛虫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每次看到紫芒星痕的脸,都觉得不安心。

它一点也没犹豫地动用了禁术,不过动用之前对紫芒星痕说:“我要化茧了,刚开始变成蝴蝶的时候不能说话,你看到我老是跟在谁身边,你就要小心他,他会害你。”

紫芒星痕很认真地答应了,毛毛虫就放心地在茧里占卜了。

结果触目惊心。

紫芒星痕命中三道死劫,两次对应那个坏人。

毛毛虫清楚地看到,来不及了,变故就要发生在刹那。它再也等不到完全地成蝶,就破茧而出。

违逆天道,劫火遍布了茧,心急如焚的蝴蝶等不及了,浴火而出,拖着残破的翅膀落在一个人肩上,用尽最后的力气抓住那人的发丝,对旁边的人大声吼:小心他!他是坏人!

紫芒星痕看到了它,紫芒星痕躲闪了,御天五龙中四龙坠落凡尘。

完了……坏人也下去了……可千万别死啊!

蝴蝶一呆,跟着撞了下去。紫芒星痕忙将横冲直撞的蝴蝶抓住,第一次动怒了:“你跟着干什么?!”

我不忍心你一个人!蝴蝶大声说,但没化茧成功,它的回答只有迸出眼角的一滴泪。体积小就有这点好处,那滴泪没有随风消散,因为那一瞬间,紫芒星痕忽然吻了它一下。

乱七八糟的风,小小的蝴蝶,谁知道他有没有吃一嘴巴的粉呢!

所以说摔跤容易傻,古人诚不我欺,从天上摔下来,四龙一蝶都投了凡胎,全都失忆了。

御家的大少爷,天生眼下有颗泪痣,像一个灼热的吻。

他天生就能召唤雨水,写个霖字——天知道为什么是霖字不是雨字。

总之,霖字一抛,雨就下来了,到哪里都能长出花来。但他总觉得哪里不一样,他对漠刀绝尘说:“我总觉得应该有个花园,里头的花姹紫嫣红,很香很香。”

分别之后,御不凡就自己弄了个花园,喜欢得不得了。

是什么时候不喜欢御不凡总跟着什么人呢?漠刀绝尘也说不清。那不喜欢究竟是不安的危机感,还是隐约的吃醋呢?漠刀更是说不上来。

就像御不凡也说不清,自己为什么老是跟在刀无极身边。

不过有一点漠刀绝尘是清楚的,那就是,每一次见到御不凡,他都想亲吻那颗泪痣。

而亲吻不能长久。

御不凡梦到了一只破茧的蝴蝶的第二天,他的手就断了。

漠刀绝尘梦到湛蓝天空下一只躲在花蕊里呼呼大睡的毛毛虫之后,御不凡留死在了他的背上。

然后,漠刀绝尘总是期盼下雨,又总是害怕下雨。或许人生不应该奢求,武林中人,几个能真正地相守到白头?爱过了,得到过,那就该满足了。

可是为什么还是那么难过啊?

漠刀绝尘问自己,然后在想起的刹那又忘记。

然后更加怕见到雨天,也更加期盼雨天。那漫天的雨水里好像多了个人,将他温柔地抱住。那雨水又像是谁撕裂的魂魄,碎成一片一片也要回到他身边。

漠刀绝尘好想抱住它亲一亲。

回到那个花园,挖出那把折扇,漠刀绝尘听到了很多声音。

微弱的呼叫从结界的裂缝传来,他救起一条小小的毛毛虫。

蝼蚁一样脆弱的生命,却用一个月追逐他一眨眼的路程,跋涉属于它的千万万水来到他身边。

啰嗦,聒噪,单纯,容易满足,脾气有点口不对心,特别容易害羞,撒娇起来比谁都有办法,一准拿住他的软肋。

他给它取名阿霖,后来它就用霖字召雨。

它想化形成个铁塔大汉,他却要手持折扇彬彬有礼的书生刀客。

他在它落泪时印下一个吻,它眼角就有一颗泪痣。

它说,它老是跟着谁,谁就对他是威胁,然后它就入了天下封刀。

“我怎能忘了你……”

后来的后来,紫芒星痕被带回诗意天城,他问:“阿霖呢?”

苍天回答:“死去的雨蝶,皆在雨里。”

哦,原来如此,那就不必醒来了。

紫芒星痕在沉睡里等待每一个雨天,听每一滴雨水对他说:

聊以心头切切意,化作剪烛西窗点点雨,君问归期?未曾远离。

紫芒星痕便梦到了那鲜花盛放的庭院里,御不凡趴在窗台上晒太阳。


评论 ( 2 )
热度 ( 22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