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日月】《兰若案》05

【05】


因为两大暴力头子一页书跟佛教分说都在养伤,所以负责护送《一莲托生品》的警员们非常幸运,既没有被天龙吼疼爱也没有听到高亢的《往生咒》。

“所以,开会之前让我们默默地感谢一下上天。”素还真提议。

谈无欲跟秦假仙相互瞪了个白眼。

“好了好了。”剑子仙迹打圆场。“我们开会吧。”

本次开会的主题是:怎么把丢失的一莲托生品找回来。

屈世途问:“对方是什么人?有没有线索?”

素还真:“没有具体目标,但是看手法,跟抢夺《兰若经》的是一伙。”

谈无欲翻了个白眼:“说了等于没说。”《兰若经》是上一个古籍抢夺案,还没破。

“不说话你个乌鸦嘴能死吗?”秦假仙怒,“要不是你乌鸦嘴,要不是你无能,《一莲托生品》能被抢吗?”

谈无欲挑眉,没接这个话题:“素还真,说吧,方向有哪几个?”

剑子仙迹跟屈世途都松了口气。对于素还真跟谈无欲的过往,秦假仙最清楚,所以秦假仙对素还真最维护,对谈无欲意见最大,几乎到了不分青红皂白就认定素还真正确的地步。刚刚的话就是例子,《一莲托生品》不只是谈无欲护送,还有素还真跟剑子仙迹等人。但秦假仙就指责谈无欲一个人的错,其他的谁也没说。谈无欲大可以反唇相讥:你那敬爱的素闲人也在护送的人员里,你怎么不怪他?

这样的指责再合理不过,唯一的后果就是本次会议有好一会儿会变成谈无欲跟秦假仙的争辩赛,而谈无欲跟秦假仙的关系就会变得更加糟糕。

谈无欲将话题转开,不论是不愿跟秦假仙多做计较还是其他,都可以算是心思冰透之人。

素还真嘴角含笑,眼中又出现“看看,这是劣者的师弟”的神色,说道:“对方应该不是楚留香之类的雅贼,所以……”

谈无欲立刻会意:“出手的渠道!”

“对。”素还真点头,“或许,我们要往黑市查查。”

剑子仙迹也点头,正想说话,忽然有人敲会议室的门:“大仔,我们有情况报告咧!”

屈世途开门,荫尸人跟业途灵走进来。业途灵说:“大仔,文物所那边的人说,《一莲托生品》有破损,需要修复。”

“修复?”秦假仙问,“文物所那边的人修不好?”

荫尸人:“修不好,据说要去找什么双邪才行。”

素还真皱起好看的漩涡眉:“双邪?这个名号,从没听过。”

业途灵:“是古籍修复界的高手啦,叫做剑邪人邪,并称双邪。文物所的人说他们是古籍修复的高手高手高高手,多破的书都能修复。”

剑子仙迹沉吟:“虽然如此,但如果犯罪嫌疑人只是想拍卖,修复与否对他们来说没多大区别吧。”

“如果买来的功用不只是收藏呢?”谈无欲忽然笑了一下,他面容冷峻,笑起来也带着几分泠泠的冷意。

素还真一喜:“无欲,你这话另有玄机啊!”

“素还真,你装什么?”谈无欲瞥了他一眼。“《一莲托生品》里藏有打开某个宝藏的地图。”

确实有这个传说。一莲托生品是佛界高僧一莲托生写的,书籍的记载最初是一莲托生写来阐述佛理的。但在某个奇遇里,一莲托生受人托付保管一份通往绝世宝藏的地图。高僧恐怕地图遗失,就将地图藏在《一莲托生品》里。

当然,这仅仅是一个传说。

“但显然有人不这么认为。”剑子仙迹笑道。“对方一定会修补《一莲托生品》的。”

“业小灵。”秦假仙问,“文物所的人有没有说说怎么找到双邪?”

业图灵:“据说人邪跟蝴蝶君有点交情。”

所有人一齐看着谈无欲。

蝴蝶君苦追公孙月的事没几个人不知道,而当初公孙月拦在警局门口送素还真情书,啊不,信件,并且害的素还真差点被蝴蝶君怒揍的事,整个警局都围观了。

“耶~”素还真惊讶地问,“既然是公孙公子跟我的佳话,你们望我师弟做什么?”

这话说得太得意了吧?剑子仙迹悄悄地捅了他一下。你怎么不直接说我们想看看谈无欲吃醋的表情啊?

“什么吃醋啊?”素还真一本正经地解释,“公孙公子送来的情书,是师弟写给我的,他约我……呀!”

谈无欲飞了一个文件夹过去,说道:“双邪这方面,我来。”

素还真揉着脑袋说:“我跟你一队。”

谈无欲张口就要反对,素还真就说:“你对中原市的各种势力太不熟悉了!”

谈无欲只好作罢。

“既然如此,那我就去黑市看看。”剑子仙迹说。

没有人反对,剑子仙迹有个土豪,不,究极土豪级别的好友,闯黑市这种需要大笔资金的事,让他去最好。

“至于秦假仙。”素还真温和地说,“邓九五的事你们要留意。”

邓九五是忽然冒出的一个黑道头子,出手狠厉,最擅长古代金银器的伪造,只是一直抓不到有力证据。

“放心!”秦假仙拍胸脯保证。“我保证将邓九五的消息打听得妥妥当当的!”

“行,三方注意,分头行动。”组长素还真拍案。“散会。”

“师弟啊。”一起走出会议室之后,素还真扯了扯谈无欲的袖子。“我们待会儿去浮光掠影?”

浮光掠影是公孙月的工作室兼住所,公孙月是做手工笔记本的,素还真号称“脑中真书藏万卷”,对书籍啊笔记本什么的一点抵抗力都没有。

“去浮光掠影干什么?”谈无欲毫不客气地驳回了他的提议。“去阴川。”

阴川就是蝴蝶君的酒吧。

素还真一脸委屈。

谈无欲看他委屈的脸就恨不得将他揍成肉包子,忍得差点将方向盘握碎了。

“吱——”车子停在阴川酒吧外头,谈无欲气冲冲地下车。能一句话不说光凭一个表情就把人气成这样,素还真本事确实不小。

“啊——”就在谈无欲推开门的时候,酒吧里传来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

“蝴蝶君!”谈无欲心中一惊,立刻往前跑。而身边人影一闪,素还真左手横着挡在谈无欲面前,没有影响谈无欲的动作却分毫不差地将他保护着。

两人先后进入酒吧,就看见一个俊美的金发男人抱着个另一个男人跪在地上放声大哭。

“阿月?!”谈无欲吓了一跳。

公孙月怎么了?!


评论 ( 7 )
热度 ( 15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