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古剑二】【沈谢】两封信(这标题我也。。。反正就是补刀就对了)

    看B站流月城剧情的脑洞产物,OOC出没请注意。


《两封信》

文/醉折花枝


(一)

    我曾让阿偃对你的徒孙我的徒弟说过两句话。

    一句是:“你最想要什么,就去做什么,那就是你自己的道。”

    另一句是:“余毕生所求,不过穷尽偃术之途,以回护一人一城。”

    师尊,这一城你必定能猜到,只是这一人,你是否想过会是谁?

    师尊,我知道你想做什么。我反对你跟心魔结盟的原因,三分是不愿意为了我们烈山部就去伤害无辜之人, 三分是自古神魔不两立,我堂堂烈山部族乃是神裔,岂能沦为半人半魔的东西?三分是魔族反复无常,蛊惑心神之力强大无比,谁能保证心魔不是魔界进入人间的一个先锋?最后一分,是因为你。

    师尊,你一生已奉献与流月城,做下与心魔结盟的决定后,日后生灭厅的史书将怎样书写你?某代大祭司沈夜,以紫微祭司之尊位,与心魔缔结盟约,实为本族之奇耻大辱——这样吗?师尊,我怎能让你为了流月城的未来牺牲了一切之后,还背负这样的恶名?

    我知道你不在乎,你在乎的只是流月城的未来而已。但我不能不在乎。

    你恨我背叛你,而我心里明知,你想做的,我想做的,方法不同,我们相互不认可,但我们始终往同一个目的地走。我在下界流离游荡,寻找神的踪迹,寻找能彻底杀死心魔的方法,寻找传说中的神剑昭明。

    我希望一切都是来得及的。

    我从未放弃。

    我知道你怨恨我的背叛,你要一个人永远支持你。百年之前在捐毒,你问我恨不恨你,我不曾回答。百年之后,你又在捐毒问阿偃恨不恨你。我现在回答你,我恨你。

    恨你的原因并非因为你一再地杀我,让我从谢衣变成了初七,而是因为,你明知这是一条错误的道路,却不愿寻找其他的路,在这上边一错再错。我恨的是你手上沾满了无辜人的鲜血,而我却因为理解你的立场,不能对你下真正的毒手。

    谢衣、阿偃、初七,师尊,你是否问过哪一个是我?

    人其实有很多面的,不是么?师尊。就像你一样,面对着城中普通百姓的时候,你是高高在上永远无所不能的大祭司,能永远保护他们,不让他们受一点伤害。面对神殿里的祭司,你是冷酷无情的决裁者,不允许他们反抗,不允许他们背叛。面对小曦,你是温柔宠爱的兄长。面对沧溟城主,你是与之并肩的阿夜。

    甚至面对我,你也有很多很多面。有独霸专横的大祭司,有宠溺纵容的师尊,有言传身教的长辈。你有那么多面,怎么会不明白呢?叛离流月城之前的谢衣是我,流离人间的谢衣是我,偃甲谢衣是我,初七也是我。

    师尊,我也是有很多面的,你在捐毒抓回的谢衣何等冷静坚决,师尊,你就没有想过他为什么会这样么?

    因为有些感情,我将它剥离了,放在阿偃的脑袋里。而且给他设定好了,面对你时,他应当是坚决的谢衣,只有在面对其他人的时候,才将这些感情展露出来。

    师尊,你一定会见到这封信,也会见到无异,如果你还愿意,可以问问无异,我曾说过什么。

    我对你的形容,我对你的想念,我在梦里常常见到的人,我拼尽一生——不,或许可以说是一生三世,想做的究竟是什么。

    师尊,你一生见过的谢衣,其实有四个。在离开流月城之前,被你教导长大、敬重你、倾慕你、维护你、不同你却想着维护你的徒儿谢衣。第一个捐毒之夜,你抓回来的、脑子里只有劝说你放弃与心魔结盟、最终激得你杀了他的、只剩理智的谢衣。在静水湖呆着又遇到了乐无异,收他为徒,对他说你是高天孤月,他毕生所学只想维护一人一城,会对着月亮念此时相望不相闻、愿逐月华流照君,却又在面对你时说恩断义绝的谢衣。被你重新做成杀人的利刃、对你言听计从的初七。

    这么多个谢衣,其实只是谢衣的很多面里一部分而已。有一面我永远不敢再给你看,那就是我对你那些柔软的,似乎是倾慕又似乎是依赖,总之百死不悔的感情。这些话,在离开流月城之前我只能用行动表示,在流月城之后,我已经成了背叛者,没有立场说出。

    所以无论如何,我都不想让你知道。你在捐毒抓回去的谢衣被剥离了这些感情,我也早就设定好,一旦你砍下阿偃的头,那里面关于这些柔软的所有情绪都会消失,只留下那些理智的部分。昭明的存在,大概是我最后能告诉你的东西了。我相信,如果世间还有一个人因为蛛丝马迹就能理解我想做什么的,那也只有你了,我的师尊。

    我在人间听说了所谓的道,周而复始,阴极生阳。师尊,所有的繁华与往事流转,我又回到了最初。现在的我,是谢衣,是阿偃,也是初七,我什么都知道了,却只能做最后一件事。

    师尊,我知道你做了什么沧溟城主消失了,你一定已经发动了冥蝶之印。但我还是有种预感,心魔不会这么容易就被你困住,而且封印不是一劳永逸的方法,时间久了,封印的力量就会松动,到时候要怎么办?

    我要去找无异,曾经的阿偃与初七都检验过无异的能力,我要去再检验一次,所谓的昭明剑心,到底能做到什么程度?

    我一直坚信,有些话,要当面说出才好。我也坚信,有些回忆太过深刻,不管我怎么抽取、分离,不管你怎么洗刷、净化,都不会消失,一如往事。所以,我一直相信,有一天,等阿偃被你杀了——我从不期望阿偃能永远隐藏下去,他的任务是寻找昭明,等机缘到了,他就会离开静水湖,到时候你一定会发现的。你一定想知道这些年我在做什么,所以会抽取他的记忆,也就会知道一切。而阿偃的一旦死了,某些记忆就会回到初七身上。毕竟,初七也是用我做出来的,不是么?

    我一直在等,等初七记起一切,到时候,所有的准备已经就绪,心魔会被杀死,族人能够转移。你所做的一切将会因为百草谷天罡、巫山神女、当朝皇子、与太华山甚至天墉派的谅解,你或许会遭到囚禁,或许你会傲然地赴死。但是不要紧,你的历史不会好似污黑的,到时候,不管是谢衣、阿偃还是利刃初七,或者恢复了记忆的初七,都会陪着你。师尊,黄泉路上,我们师徒依旧同归。

    我是这样想的,如果我能从神女墓归来,也依旧会如此。如果我回不来……师尊,到了最后,你不会希望我的偃术就这么失传,一定会将我留下的手札交给无异。到时候,你会看到这封信,无异也会看到这封信。师尊,你的所作所为,不会因为流月城的毁灭而消失,不会只留下一个冷酷无情与魔族结盟的名声。

    师尊,我知道,当年的雨夜一直是你心中最不愿触及的伤痕,很多次你在睡梦中都会因它惊醒,然后抱着我不说话。我其实也醒了,但我清楚,那种时候,给你抱着就好。师尊,如果我回不来了,黄泉路上我等你,有风我为你准备好大氅,有雨我会执伞相待。不管多久,我等。

    但你一定要晚一点来。

    不肖徒儿谢衣留

    ※※※

    吩咐封锁前代破军祭司的居所之后,沈夜从未进入过。听闻那几个小家伙闯入流月城,沈夜觉得,时间大概也到了,便破了封印在里头取了一卷手札。

    那手札是当年那人亲手一字一句刻上去的,在此时此刻,一切即将倾塌,沈夜很想再展开来看看里边熟悉的字句。但是,时间已经来不及。

    沈夜只好将这手札带在身上,转身迎接最后的结局。

    ※※※

    离开流月城的时候,乐无异紧紧地抓着那遗留的竹简,结果不小心手滑了一下,那竹简脱手滑下。

    “啊呀!”乐无异大叫。

    闻人羽眼疾手快,一枪挑过去,枪尖稳稳地将竹简挑住。竹简散开了,好在流月城的东西大多坚固,竹简晃晃荡荡地完好如初。

    只是有一封信飘飘悠悠地落入倾塌的流月城中,兵荒马乱的离开时,谁也没有留意。

    ※※※


(二)

    烈山部撤离到龙兵屿之前,紫微祭司沈夜曾单独召见了一位低位祭司。

    那祭司十分年轻,眼中还有光芒,望着沈夜的时候,依稀有当年某人的样子。

    那是一个极其年轻也极其健康的祭司,虽然沾染了魔气,但身上没有蛊虫,不是傀儡。他的父母为他取了一个名字,叫含光。

    紫微祭司交代了含光一件事,听了紫微尊上的话之后,含光眼中的光几乎快不见了。

    撤离到龙兵屿的大多是平民,含光的地位最高,所有人都听他的命令。

    流月城倾落的当时,含光站在早就建好的大祭司神殿里,静静地坐着,悄悄地写下了一份史书,封在神殿的密室里。然后招来其他祭祀,自命为新任大祭司。

    “沈夜等一干人已死,此刻,我身为龙兵屿上修为最高之人,继任为大祭司,有异议者,不妨站出与我一战!”

    众人只想起多年前的沈夜,何等辣手无情地铲除了反对他的人,全都默然垂首,臣服地行礼。

    “很好。”含光点头,同时下令:

    “紫微祭司沈夜、廉贞祭司月华等数位高阶祭司,多年来矫沧溟城主之命行事,恶性累累,更连累全族感染魔气。所幸,沈夜一党逆贼均已于流月城一役中丧生。明日起,将沈夜等人恶性昭告天下,同时派人前往各大门派求取谅解。”

    “可是……”有人担心,“如今我族已是半神半魔之身,如何能取得仙修们的谅解?”

    “不必真心谅解。”含光负手道,“只需在历数沈夜等逆贼的罪行之后,同他们说,龙兵屿烈山部愿与仙修合作,研究对付魔气之法,以防备有朝一日魔界入侵。仙修对魔界一无所知,流月城与矩木枝一事已令仙修震惊,他们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

    众人俯首:“是,谨遵大祭司旨意。”

    含光挥手:“既然如此,都下去吧。”

    神殿中一时寂寂无声,含光转头望了一眼远处高天上的月亮,忍不住想起自己在流月城对那个人说的最后一句话。

    “是,谨遵大祭司旨意。”

    我们享受着你带来的充满活力的新世界,但我们要将你以及所有为了族人而牺牲的人钉在耻辱柱上,往后所有的子孙,提起你们只有一个词。

    “逆贼。”

    如何毁灭一个英雄?那就让他的一切英雄的作为变成肮脏的个人私欲,将他从流芳千古变成遗臭万年。 


评论
热度 ( 13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