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警局之兰若案》03

【03】


素还真领着谈无欲——当然,领这个词乃是素还真的描述,在谈无欲看来,不过是因为两个大男人并肩走在走廊上能将道路堵死。至于为什么是他走在后边……

谈无欲:“素还真那个胖子,我挤得过他么?”

每当谈无欲承认自己不如素还真的时候,必定是承认自己不如素还真差。

不过说实在的,素还真不管怎么说都是精壮精壮的,唯一给人胖之错觉的就是他的圆脸而已。比如说他跟佛剑分说站在一起,就显得特别瘦。佛剑的肌肉,尤其是那凶残的胸肌,简直没有敌手好吗?

但素还真是不胖,谈无欲是真瘦。

秦假仙一看到谈无欲,第一句就是:“别是竹竿舞跳多了就成了竹竿吧?”

谈无欲立刻回了句:“那你该多吃点凉拌猪鼻子。”

大办公室里人不少,都是为了看看传说中的月才子是什么样子的。结果好么,作为素还真的脑残粉跟素还真的死对头,谈无欲跟秦假仙一见面就迫不及待地掀开了……不要误会!绝对不是衣服!他们俩要掀衣服也不是为了肝胆相照。他们是恨不得把对方陈年未愈的伤口捅得鲜血淋漓再撒上点辣椒水呢!落魄了被乞丐折辱,跳竹竿舞这件事是谈无欲一辈子的旧伤。而秦假仙早年受过伤,鼻子被打塌了,外形一直不怎么美观。

所谓针尖对锋芒,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哎呀~”素还真一看又吵起来了,赶紧出来圆场。“这就算打过招呼了,以后谈无欲就跟劣者我办案了。来来来,谈无欲,我跟你去后勤办申请宿舍。”

这算什么打招呼?跟秦假仙吵个架而已。谈无欲翻了个白眼,对其他的人行了个礼:“剑子仙迹前辈,佛剑分说前辈,圣踪前辈,屈世途,叶小钗,我是谈无欲。”

剑子仙迹跟偷偷溜出院的佛剑分说对望了一眼,两人心里都想:这谈无欲其实挺恩怨分明的嘛!

素还真微微一笑,他就说嘛,他的同梯如此出色,有点眼色的人都会发现他的好的。

看着素还真那一脸“这是我师弟”的表情,剑子仙迹心里嘀咕,估计就只在素还真那里头脑发热。

屈世途虽然号称素还真的管家,但磨尽了从前以后,脾气最好。一看谈无欲对其他人服软,心里的成见也消失了大半,赶紧跟素还真保持一致:“谈无欲啊,你跟素还真先把住处落下来吧,其他的事情待会儿再说。”

素还真也拖着谈无欲往外走:“走啦走啦。”

“素还真!”谈无欲挣扎,“麦用拉的!”

素还真哪管他啊?一路也不怕招摇,跟谁都说“这是我师弟谈无欲”。等到了后勤办,素还真往人家办公桌上一靠,笑眯眯地说:“嫂子,要间宿舍。”

后勤办的主任是屈世途的妻子青衣,青衣抬头:“没有。”

“啊?”素还真吃惊,“怎么会没有呢?”

“房子那么紧张,哪还有宿舍?”青衣跟他解释,“我们现在要从优待警,也要从优待协.警,巡警刚来了几个汉子,宿舍都给他们了。所以,结论是,没有了!”

素还真登时忧愁,谈无欲最看不得他忧愁。倒不是因为心疼什么的,谈无欲就没对素还真生过心疼这种感情。看不得的原因是,素还真本就长了一张忧国忧民的脸,一忧愁起来,感觉就要天下大乱生灵涂炭一样。干什么将担忧放在脸上呢,有什么事不能解决啊?

谈无欲转身就走:“没宿舍就算了,我回去神社住。”

“那怎么行!”素还真立刻拖住他,坚决地摇头:“不行!”说完又对青衣施眼神:嫂子快帮我啊!

青衣翻了个白眼:现在知道我是嫂子了?拉着我家阿屈仔不给他下班的时候呢?不过生气归生气,青衣还是帮亲不帮理的。

“谈无欲啊。”青衣说,“你现在要进重.案.组,住在外面可不行,万一有什么紧急任务你赶不过来怎么办啊?”

谈无欲拖着素还真往外走的脚步一顿。

青衣赶紧加上一句:“这样吧,素还真不是在家属小区那里有套房子吗?他家现在就两人,你先到他那里挤一挤?到时候宿舍区有房了我再给你留着。”

跟素还真住在一起?谈无欲猛地想起了大学的前三年,脸色登时就黑了一半。他一点也不想跟素还真这祸害住!

“哎呀~”素还真宽慰他,“我儿子还在呢,我能对你怎么样啊?”

不提起他儿子还好,一提起来,谈无欲心里简直是剖开了肉又淋上醋,又疼又酸又辣,活活的一盘凉拌酸辣下酒菜。

偏偏素还真还不知道,不怕死地加上一句:“师弟呀,你不是怕跟我住在一起吧?”

这是激将法,谈无欲知道,但素还真就算是激将法他也敢迎上去。对付素还真,一不能服输二不能退让三不可心软,否则就是一败涂地。

谈无欲当即点头:“好。”

素还真松了口气,默默地背着手给青衣比了个V。

青衣慢条斯理地喝着茶,挑了挑眉。小子,许诺的茶叶敢不送来,明天她就跟谈无欲说宿舍有了!


评论 ( 5 )
热度 ( 19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