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笔记】飞鸟·记羽仔

飞鸟


作词:胡海泉/胡月/陈没

作曲:胡海泉

编曲:涂惠元

演唱:任贤齐


听飞鸟说你从冬天经过

冬天没有叶落雪地很寂寞

听飞鸟说你从海上经过

海上没有风波浪花很寂寞

听飞鸟说你从梦里经过

梦里没有颜色梦很寂寞


流星的眼眸太温柔

我是起火的宇宙

随著你殒落

沧海烧成酒烫胸口

一口口都是愁

忘了我的歌忘了我

没有自由的自由没有人等我

相遇太匆匆太寂寞

也可以过得过得很快乐


听飞鸟说你从冬天经过

冬天没有叶落雪地很寂寞

听飞鸟说你从海上经过

海上没有风波浪花很寂寞

听飞鸟说你从梦里经过

梦里没有颜色梦很寂寞


流星的眼眸望穿我

转眼起火的温柔随著你陨落

沧海烧成酒烫胸口

一口口都是愁

忘了我的歌忘了我

没有自由的自由没有人等我

日落在日落以后

变成最美最美的伤口

流星的眼眸太温柔

我是起火的宇宙随著你殒落

沧海烧成酒烫胸口

一口口都是愁

忘了我的歌忘了我

没有自由的自由没有人等我

相遇太匆匆太寂寞

也可以过得过得很快乐


忽然觉得这首歌跟羽仔好贴切。

其实我才看到奇象的13集,因为太憋屈,所以怎么都看不下去,尤其是看到羽仔被虐,又听说佛剑要被虐。

我真是恨死鬼梁天下了!!!!

说实话,羽仔刚出场的时候我其实不大喜欢他,因为他每次出场都好拖戏。《羽獍弦歌》有两分多钟啊,他每次都要从头到尾的拉一遍,而且每次都要开六翼,好几次还是在云海之上高山之巅。在刀戟1刚开始的时候,我对他的感觉只有两个字:装逼。

开始对羽仔有好感是在他得到阿月仔是被蛊虫控制时说阿月仔无罪的话,当时觉得,嗯,这人还挺是非分明的嘛!再后来,又看到他跟药师是好朋友,而且数度帮助药师。哦,药师跟谈仔被魔君拦路他跟白发剑者一起救人那段很帅啊!再后来他独对元祸天荒的一战也很帅!武曲也很好听!当时就蛮喜欢了。

再后来(或者是在刀戟1中间?线索太多记不清了),孤独缺出现,他的身世慢慢被揭开。虽然我对他那天煞孤星的命运表示万分的同情,但其实也没怎么喜欢他。

直到他杀了鬼梁飞宇陷入疯狂时,忽然觉得他也挺不容易的。药师那么拼死护着他,他倒在水晶湖边,药师捂着他的眼睛他哭得稀里哗啦的时候,我忽然也哭了。

哎,怎么说呢?到那个时候,他的生命几乎已经绝望了。父亲是臭名昭著的大盗,逼得他跟母亲只能躲进不见天日的罪恶坑,跟武林中最大的恶人帮在一起。母亲为了生存(其实她也乐在其中吧)成了破麻万人骑,他就从小被虐待。那时候,孤独缺与他偶遇,开始教他六翼刀法。虽然孤独缺的个性实在有够恶劣,整天捉弄他,但毕竟孤独缺是世上第一个对他好的人。师父,师父,这重身份对羽仔来说有多重要,简直不言而喻。羽仔的戏份里为数不多的欢乐场面,一是与药师斗嘴那两场,“你说这样的朋友值得交陪吗”跟“你的话如果多一倍人会可爱三倍”,另外就是跟孤独缺茶棚斗智斗嘴还有偶遇秋阙主少贵妃榻与长条凳那段。我毫不怀疑,孤独缺跟药师就是羽仔生命里最重要的人。除此之外,羽仔心里还有个很大的阴影,他怕自己会变成父亲或者母亲那样的人。

所以我说鬼梁天下真的是罪无可赦该死一千遍一万遍!!!

羽仔在婚宴上失控杀人,是引得他崩溃的第一个原因,他杀了无辜之人,莫名其妙地陷入疯狂。奔逃的时候又看到了孤独缺的首级。

我简直难以想象羽仔当时的心情,难怪当时BGM都不用《羽獍弦歌》改成《烟茫茫》了,真的是要泪狂奔了。从重逢之后,羽仔就一直劝孤独缺向善,希望孤独缺能赎罪,但羽仔所想到的赎罪,最严重的恐怕也只是孤独缺登门给那谁(那骗子不记得名字了)赔罪,跟自己在落下孤灯终老,仅此而已。没想到孤独缺竟然回去罪恶坑要杀狂龙,更没想到孤独缺会反被狂龙杀死。那一刻羽仔抱着孤独缺的头流泪,他一定觉得是自己杀了孤独缺,是他害死了自己的师父。接着,因为他的失控,武林追杀他,药师为了保护他伤痕累累。羽仔当时已经不会说话了,脑子整个都是糊的,但是看到好友受伤,他还是难过,难过得大哭。

那个时候的羽仔是真叫我心疼,我想编剧怎么能这么残忍,多好的一个孩子,有情有义仁义智勇,怎么就那么苦逼,为什么要受那么多苦?不过当时我还是放心的,因为还有药师在呢。当初了无之境大战,药师多伤心啊,还不是羽仔一个人安慰他。现在羽仔这么伤心,有药师在,一定也会没事的。

但编辑的心真是比剑子仙迹更叫人料不着。

药师死了,药师为了保护羽仔,代替羽仔死了。

那一刻真是天崩地裂!!!

如果说剑踪里剑雪的死让我心疼得哭去了半筒纸巾,但至少我还是接受的,而且作为个禅雪党,我私心觉得剑雪跟封禅已经双双赴仙山HE了。了解了前因后果之后,我更是看得开,就当剑雪终于还清了当初鸠盘神子欠下魔界的,一口心血洒成道路,从此以后再也不用偿还什么因果了。再者,封禅没了,剑雪在世上已经没有亲友,不如但仙山去,那里有恩师一莲托生,有好友一剑封禅。等邓九五死了,仙山还能上演双邪刷出手金银的日常。

但是!!!药师的死是这么突兀,突兀得叫人猝不及防无法接受啊!药师还有堪魔大业,药师还有朱痕阿九,药师还要跟谈仔并肩作战,药师还有羽仔啊!!!怎么能就这么死了!!!这一集的名字还那么催泪文艺,血染苍茫点成泪,一曲绝琴殇不归。说好的等羽仔醒来呢!!!慕少艾你个老不正经的大混蛋!!!

当时我一边哭一边想,完了,羽仔真的把命格里的事凑了个七七八八。克父、害母、断六亲、损师、折友,就差绝恩义跟一生无爱了。我以为羽仔会崩溃,因为孤独缺死的时候他就崩溃了。

那时候我还没有意识到,原来刀戟戡魔录里的刀,就是神刀天泣。

等剧情转变,我看到羽仔在岘匿迷谷跟燕壮士合练刀戟时,我还是不相信他能站起来,总觉得他会在杀了魔君跟狂龙后自尽。

我真的是小看他了。

等姥无艳的剧情再出——说实话,我非常非常不喜欢看姥无艳的剧情,大概是同为女性,实在不忍看到女子被人骗了感情又被其他人QB再被昔日的恩人与情人折辱。而且身为一个女汉子,我着实不喜欢姥无艳出场时把蝶月色三人耍得团团转后面却只会哭哭哭的性格转变。姑娘你是蛊毒的传人!你是醒恶者的好友!醒恶者在天降大石砸死了剑僧跟雅诗郎的时候都全身而退甚至摆了我家谈仔一回,你怎么能这么弱气呢!恨不逢欺负你你就不能毒死他吗!!!——其实这不关无艳妹子的事,乃是编剧伊脑袋秀逗了。

呃……扯远了,继续说羽仔。

羽仔安慰姥无艳那段,天呐,一瞬间给我长大了的感觉。羽仔居然也会安慰人了!再后面,姥无艳被薄红颜下毒毁容,琼……那啥,为什么我爪机打不出那个字。算了,反正也是个莫名其妙且恶毒得令人发指的女人。羽仔被她威胁,想得到解药就留下一条手臂。羽仔当真毫不犹豫就把自己的左手剁了!!!我擦了咧!!!那时刀戟戡魔的手好吗!当时真想将琼那啥直接捏死做成肉条子去祭拜药师。而更叫我心痛得要死的是,羽仔还被恨不逢折辱,被他弄下了悬崖,神刀天泣也丢了,胡琴也坏了,人也不知道哪里去了。

我擦,这简直是羽仔血泪史里的断恩义和一生无爱啊!

但就是在这么悲惨且狗血的剧情里,羽仔的形象整个都丰满且高大了起来。

他变温柔了,会开解人了,像个知心大哥(什么鬼!)一样解开了姥无艳的情伤。他体贴,姥无艳毁容后臭不可闻,他居然骗姥无艳说自己鼻子有问题闻不到。他坚决果断,不再犹豫了。帮了姥无艳之后,立刻就要走,姥无艳挽留都留不住。他还是沉默且不善争辩,对恨不逢这个人渣,他只有一句“我对你无话可说”。他坚韧,对铁钩穿琵琶骨拉车游街这种折辱无动于衷淡定从容。我开始喜欢他,无比的喜欢,就像当初我看金庸时最喜欢萧峰一样。美学老师说过,唯有悲剧才能造就英雄与传奇(跳着看刀龙的吾好想把这句话送给某个娃娃脸“邪魅俊俏”傲娇狂啊)越是悲剧,越是折磨,越是苦难,越能看见人物那璀璨的品格——不被命运打倒,不因苦难速度。高中学《滕王阁序》,最喜欢的不是那什么落霞与孤鹜齐飞,而是那句“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羽仔跟萧峰给我的都是这种感觉,境遇越是悲惨,生活越是苦难,他们在悲伤难过失落之后,依旧会站起来,该自己担负的责任绝不推卸,该坚持的原则绝不动摇。我特别喜欢一个词,侠骨柔肠,英雄的温柔最是叫人倾心。远如天龙里阿朱死后萧峰极少痛哭流涕地怀念她,但细微处例如少林寺大战那心中一酸,跟阿紫说不能叫段正淳岳父是毕生憾事,酒罢问君三语里为免想念阿朱而失态所以悄悄走开,雁门关千军万马前看到花树便想起阿朱的话。萧峰是情耐深处从未遗忘,依旧坚持自我。羽仔则变得更具体,他从一个阴郁的少年,变成了沉默可靠的男子。会关心,会爱护,会温柔,会照顾。翻看后面的口白,羽仔帮愁仔教训公法庭(噢,说到这里,羽仔也会这么直接地呛人了),帮被控制的燕仔恢复清醒,冷静地处理宵仔的事。有情有义大智大勇为正义百死不悔为兄弟两肋插刀的大好青年跃然纸上,我看着都恍惚——刚出场时,他还是个不愿跟人接触怕自己带给别人厄运的孤僻忧愁少年呢。这么快,居然长成好男人了。

然而回头想想,这份成长却是以缺伯泊寒波药师西风小妹的死为代价的,我就想哭。

据说羽仔一直撑到天罪时期,最后在便当小能手弃天帝弃总手下退隐了。那个时候,他的父母都死了,残林之主死了,缺伯药师死了,泊寒波西风小妹死了,愁仔姥无艳倾君怜死了,燕壮士不知生死大概也死了,谈仔退隐了,与他的生命息息相关的所有人,都已经去了仙山卖豆干,独留他一个人活在世上。噢,曾经陪伴他闯荡江湖赢下赫赫威名的神刀天泣也被熔了,六翼刀谱送给策马天下了。他还剩一把寂灭刀跟一把胡琴,还有一首《羽獍弦歌》。

私以为羽仔两把刀都太配他的心境,在奇象以前的刀戟时期,他是天泣。那时候,他的遭遇跟悲惨,苍天为之落泪。而奇象之后,他的是寂灭,所有的悲欢离合已经无法入眼,心已灭,灵魂已寂。

最初想写篇给羽仔的评,是向从“只影向谁去”入手的。羽仔最后是真的“渺万里层云,千山暮雪,只影向谁去”。但是刚刚看到有人用这首《飞鸟》给羽仔的图配,不由得就想用这首歌。

听飞鸟说你从冬天经过,冬天没有雪花雪地很寂寞。听飞鸟说你从海上经过,海上没有浪花很寂寞。听飞鸟说你从梦里经过,梦里没有颜色梦很寂寞。

刀戟的时期已经过去很久很久了,纵横11部的异度魔界都已经是老剧了,谁还记得当年那个拉着胡琴的刀客呢?所有关于他的事,大概都是传说。只有飞鸟经过,带来只言片语,说着当年刀戟戡魔斩龙折凤翼的故事。

流行的眼眸,太温柔。他生命里所有的欢乐都如昙花一现,所有爱他的人都像流星一闪。温柔,关爱,但是谁也没法长久。

忘了我的歌,忘了我。《羽獍弦歌》已成绝响,就算是女神一般天纵英才的阿轮,也再写不出像《羽獍弦歌》一样光凭音乐都能叫人掉泪的曲子。也再不会有编剧能塑造一个受尽苦难折磨被誉为霹雳第一苦逼帝第一天煞孤星(其实天煞孤星弦首倒是可以一战)却依旧是个顶天立地大英雄的角色。羽人非獍,就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绝唱。

这是个无法超越的悲剧英雄。

羽仔,晚安。


评论 ( 26 )
热度 ( 16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