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羽慕】庙堂之高·终回

家里又多了一个人,生活的负担又重了。慕少艾想了想,去敲了皇宫的大门,十分霸气地说:“我要见你们穆仙凤穆总管。”

守卫的将士都给他吓住了,进去一通报,好么,穆总管亲自出来迎接了。

“药师。”穆仙凤盈盈行礼。

“呼呼~不必了、客套了。”慕少艾客气了一番,随后就开始不要脸。“穆总管,我替无艳来向你讨一张通行证。”

穆仙凤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所谓的无艳是那个她亲自送到慕少艾府上的姥无艳,二话不说就同意了,摘了根玉钗交给慕少艾。“这玉钗上有儒门最高级别的图案,整个京城的大官小兵都认得,药师替无艳姑娘收下吧。”

慕少艾一点也不客气:“呼呼~有钱人呐!对了,作为报答,三天后阿九医馆开张大吉,儒门一切人员九折优惠。唔,佛剑与剑子两个受伤专业户可以半价优惠。”

反正他们俩受的伤绝对不是普通等级,必须灵丹妙药才能治,半价也能赚翻。

穆仙凤当然知道,但有慕少艾的绝世医术做保证,她家先生与大师就能打架打得更痛快了。穆仙凤福身:“那就多谢了。”

不过,阿九似乎是从前药师养着的孩子?这么小开医馆,真的不要紧吗?

“你这是虐待童工!我要去官府告你!哼!现在谈叔叔也是当官的了,我要叫他把你关起来!”阿九抗议,扑到羽人非獍的身上拽袖子。“羽人叔叔,你带我去找谈叔叔!”

“呼呼~我说九少爷,你就死心吧。”慕少艾靠在软榻上悠闲地喝茶。“你羽人叔叔听药师我的。”

阿九泪光闪闪地仰头望羽人非獍,羽人给了他一个为难的表情。

“你们……”阿九大哭,“有异性没人性!结了婚就不要娃!”

羽人瞬间脸红,慕少艾老神在在:“小阿九,药师我教你个乖。第一,我跟羽仔是同性,第二,我们这叫成亲,结婚这个词,你穿越了吗?”

阿九“哇”的一声转头跑了,冲进厨房跟姥无艳诉苦,成功骗得新出笼的梅花糕一盘,被宵一路委屈地尾随,最后两人坐在屋廊下愉快地吃。羽人非獍怕他们噎着了,拎着小火炉跟茶壶茶杯过去了。小孩子(羽仔你确定?)喝茶不好,里头煮的是羊奶。

“阿九。”宵捧着茶杯,看了一眼出门去燕然居帮忙的羽人非獍,说道:“能赚钱,你不高兴吗?”

“没什么不高兴的啊,不过也没什么高兴的。”阿九抱着竹篮说,“还不如捉弄少艾开心。”

“可是我觉得,能挣钱好厉害。”宵看着那修好的院门说,“有钱能做很多事情。昨天无艳终于能出门了,她喜欢一个挂在手上的金属,但是没能买回来,因为我们没有钱,无艳说,羽人要在镜花水月工作好多年才能还清债务。”

“哦……”阿九想起来了,这满屋子的人就靠羽人叔叔一个人养活呢。他想想就有点兴奋:阿九医馆要是能挣钱,他就是一家之……之二主啦!到时候可以随便欺负没钱的少艾!

小猫仔的脑子里已经出现一个小小少艾,拉着他的衣服哭着说:九少爷,给我钱我要买麦芽糖!九少爷就十分霸气地给了他二十文,一次买了十根!

“哈哈~”阿九抱着梅花糕开心地笑了,从此投身入伟大的开店生涯中。

医馆就开在镜花水月附近,主要由阿九、姥无艳跟宵负责,具体来说,是阿九负责看病,姥无艳负责抓药接待以及记账,宵么,负责维持秩序跟跑腿。不要小看宵宝宝,他不会累,轻功又好,绝对是除了羽人非獍之外最优秀的跑腿员。

医馆的生意十分火爆,而且开业的时间跟镜花水月保持一致。门口竖了个牌子:“儒门人员九折,太师及太尉五折,镜花水月被打者送遮瑕膏一份。”遮瑕膏的作用是把鼻青脸肿的脸变成平常的人摸狗样,继续去镜花水月对姑娘们花痴,不要太受欢迎。

“九少爷现在是有钱人啦!”阿九抱着钱箱欢呼,“老人家你要吃什么?九少爷给你买!”

“呼呼~”慕少艾不客气地提醒。“九少爷,没钱买药材了不许找你羽人叔叔哭。”

“我怎么会没有钱!”九少爷晃了晃钱箱,银子在里头哗啦啦的响,每一声都在说有钱有钱有钱!

“是是是,今天进九十明天出一百,有钱的九少爷很快就会变成麦芽糖都买不起的阿九喵。”

“怎么会!”阿九不服气。

羽人非獍赶紧出来息事宁人:“好了,阿九长大了,自己的钱可以自己处理,你不要管太多。”

“就是就是!”阿九立刻对羽人非獍摇猫尾巴,“还是羽人叔叔好!”有了坚实的靠山,阿九欢天喜地地出门买莲子糕去了。这个季节没有莲子,莲子糕是很贵很贵的,必须挣钱了才能吃。

“我说羽仔……”慕少艾戳了戳羽人非獍的腰,对他的做法十分不赞同。

“慕……少艾。”羽人非獍脱口就想连名带姓,发觉不对想改口,却又不好意思,于是叫得很别扭。不过,慕少艾却应得很顺口。

“嗯,羽仔。”

羽人非獍的心态便忽然放开了,说道:“宵有姥无艳照看,阿九也有我们。”纵容又如何?男孩子应该放养,让他挣钱随他花,不够让他自己想办法,经历过没钱的痛苦他才会记得存钱。

“哎呀呀~”慕少艾笑眼看他。

羽人非獍被他看得莫名其妙而且脸上发烫,微微恼怒地问:“怎样?”

“呼呼~没怎样、没怎样。”慕少艾抱住他的腰,仰头望着他笑道:“羽仔,你忽然长成好男人了,而且是个好爸爸。”

羽人非獍被他说得满脸通红,又舍不得放开他,只能抱着他。

羽人非獍是不是个好爸爸注定是由慕少艾一个人自由心证了,不过他们周围除了一个蝴蝶君,很快又诞生了一个新爸爸。那就是曾经的中原战神燕归人。

断雁西风的分娩来得简直没有征兆,前一刻大家还围着火炉趁天气没热吃火锅。忽然,断雁西风放下筷子,打了个饱嗝说:“燕归人,我肚子有点奇怪。”

周围一下子安静了,又一下子兵荒马乱地炸锅了。羽人非獍跟泊寒波、宵、蝴蝶君去烧热水,公孙月跟色无极将断雁西风扶进房间,姥无艳负责里里外外地传话,慕少艾隔着屏风做指导。所有的人都严阵以待,没想到西风这姑娘生孩子顺利得很,没受什么折腾就给燕归人来了个大胖儿子。

“这……生啦?”燕归人端着一盆热水傻了眼,立刻着急。“西风……”

“西风没事。”公孙月微笑,动作熟练地抱着新出生的婴儿。“燕归人,抱着孩子去看西风吧,她累得睡着了。”

从前将六祸苍龙打得崩溃竟各界都颤抖的铁血战神,抱着儿子坐在妻子的床边时,人也哽咽了。

人生何等奇妙。

一同回家的时候,看着前边已经成了俊美少年的阿九,再看看老老实实跟在姥无艳身边,却替姥无艳挡住行人的宵,慕少艾忽然有些感慨。

“这么多年了。”

羽人非獍与他并肩有些,回了一句:“嗯。”然后悄悄握住了他的手。

是的,这么多年。从最初的最初,某人背着铁筝上雪山找药材,到接着的死别,中间有多少年?从无言的死别到最后的相逢,中间又有多久?在这许多年里,翳流覆灭了又兴起又再覆灭,魔界出现后,阎魔旱魃、九祸女后、银鍠朱武、弃天帝,多少英雄霸业都已经归于尘土。

而你还在,我还在,你还喜欢我,我也爱你,我们有好朋友,有家人,生活无限美好。人生至此,已经圆满了。

——————全文END———————

谢谢一直以来看这文的所有人,忍受我无数的错字,各种的断更,无聊的脑洞。我只是想给喜欢的角色一个自己认为的圆满,嗯,仅此而已。


评论 ( 9 )
热度 ( 44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