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羽慕】庙堂之高15

【15】

    南药园的起床顺序是这样的:宵,羽人非獍,姥无艳,最后是某个白头发的药师。

    为什么是宵宝宝起床最早呢?

    因为第一,宵宝宝其实不需要睡觉,所以也没有赖床这种说法。第二,宵宝宝不怕冷,冬天也不会舍不得暖被窝。同样因为不怕冷,宵宝宝可以接受冬天冷水洗脸。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冬天最可怕的敌人是什么呢?是起床!

    对此,宵表示:“我不明白。”睡觉为什么就要赖床?

    也许等到有一天宵宝宝也能体会到爱人在怀死都不想起床的感觉时,他就不会是第一个起床的人了。

    言归正传,南药园的每天早上,是从宵的起床开始的。天还蒙蒙亮,外头冰冷一片,屋里寂静无声,只有姥无艳浅浅的呼吸从屏风后边传来。宵悄无声息地起床,打开门,先按照姥无艳说的,打井水起来洗脸漱口。然后拎一桶水回厨房,烧火热水。

    当水烧开的时候,羽人非獍也起床了。洗漱过后,轻功绝顶的羽人大侠就会轻快地掠出南药园,打包各种前一晚预定好的早餐回来。比如慕少艾要的红豆饼,姥无艳喜欢的灌汤包,宵最爱的芝麻肉饼,以及羽人自己万年不变的白粥。

    羽人出门不久,姥无艳就会起来,将自己梳妆好,就会打扫屋子,整理庭院。没多久,药师也起床了,伸着懒腰打着呵欠开始煮茶。羽人拎着早餐回来的时候,屋子干净了,早茶好了,一家人围着桌子热热闹闹地吃了咱早餐。羽人非獍去燕然居帮忙——西风就要生了,一大群人谁也不放心她再在前边晃荡,羽人就去帮忙了。药师开始给姥无艳跟宵上课,午饭由羽人从燕然居带回来,下午是睡觉看书练字复习的好时间。晚上可以去镜花水月听歌看舞,谈无欲可能会来造访,宵跟姥无艳就听他们俩你来我往地斗嘴,宵负责问为什么,姥无艳负责回答,当然,大多时候慕少艾都会误导宵,被谈无欲说误人子弟。夜深了,姥无艳给大家煮一壶奶茶,喝完睡觉。

    这就是很幸福很平常的一天了。

    这一天,宵也打算是这么过的,他照旧起床打了井水,忽然感觉到门外有一股杀气。宵记得人是要睡懒觉的,就没有吵醒其他人,自己去开门了。

    院门一打开,呛的一下便是宝剑出鞘的声音,寒光闪过,一柄剑就横在了宵的脖子上。

    宵花了一点时间思考。

    他从前的诗号是“无情者伤人命,伤人者不留命”,曾经不懂世事,拔刀就对人捅。后来姥无艳跟萧中剑都告诉他这么做是不对的,来南药园以后,姥无艳说得更仔细,要怎么才是有礼貌的好孩子。于是在脖子上横了一把剑的时候,宵还是很乖地说:“早上好。”

    来人全身裹在斗篷里,只露出一双圆溜溜的眼睛,身量不高,仿佛是个比宵矮了个头的少年,声音却是成年男子。他冷冷地问道:“听说,这里有个药师慕少艾?”

    “你找药师?”宵慢吞吞地说,“他还没起床。”

    宵本来还想说,要不你进来坐坐,我给你生炭火,姥无艳昨晚煮的奶茶可好喝了,还剩半壶,是我偷偷留起来准备早上喝的。姥无艳说过来者是客,我热好了分一半给你?

    没想到对方冷笑一声,说道:“果然有个慕少艾!哼!”这声哼里头的恨意满溢得宵都听出来了,宵立刻抽刀,对方却也不若,挥剑便刺来。刀光与剑气撞击在一处,轰隆巨响,院门跟院墙就这么没了。

    宵傻了眼,姥无艳说这里很多事情是要钱的,但是他们俩都没钱,没钱要怎么修院墙?“你……”宵怒了,“给钱!”

    “见钱眼开!恶心至极!”对方更是大怒,立刻跟宵打在一起了。

    “宵!”院子里的动静早就惊醒了屋里的人,但三个人里只有姥无艳是穿衣服睡觉的,所以姥无艳的动作最快,斗篷一披就跑出来了,着急道:“宵,为什么打架?快住手!”

    “无艳!”宵只敢用三分力,只守不攻,委屈地说:“他要打的!”

    “这……”姥无艳实在想不出南药园怎么会有仇家,难道是从前薄红颜跟恨不逢有牵连的人?幽燕征夫?

    正着急着,慢悠悠的声音传来了:“呼呼~一大清早,宵,你在做早操吗?”

    “药师!”宵的声音叫得,跟被欺负的幼儿园宝宝见了老师一样,刚想伸冤,却听咣当一声,对方手里的剑掉在地上。宵赶紧说:“药师,我没欺负他。”

    “呼呼~我知啊。”慕少艾跟羽人非獍并肩走了过来。“欺负他的,大概是老人家我吧。你说是不是?九少爷?”

    “你……你……”来人一把掀了斗篷,露出尖尖的猫耳朵跟长长的猫尾巴,圆溜溜的眼睛里全是眼泪,吧嗒吧嗒地往下掉。他哇的一声大哭起来,对着慕少艾炮弹一样地冲了过来。

    “药师!”宵以为那人要打慕少艾,动手就想拦住,羽人非獍却说:“不要紧。”然后站在身后扶住了慕少艾的肩膀。

    幸亏有他扶住,不然慕少艾被这少年一撞,至少给扑倒在地上。

    “老混账!臭药师!坏心肝的大混蛋!呜呜呜——!!!”少年抱着慕少艾哭了个涕泗横流。“你又骗我!呜呜!上次说打勾勾不会丢下我,结果把我放在朱痕那里不管了!说好会接我回家的,结果岘匿迷谷都荒废了!呜呜呜!大骗子!少艾是大骗子!”

    “好好好,这次是我错了,我给九少爷赔罪,好不好啊?”慕少艾脸上笑着,声音却哽咽了,抱着阿九不肯放开。

    羽人非獍由着他们抱了好一会儿,对姥无艳使了个眼色,表示没事。姥无艳就带着宵烧水生火热奶茶去了。羽人非獍给那对父子哭了个够,才说:“好了,天这么冷,先进屋吧。”

    阿九才抽抽搭搭地叫他:“羽人叔叔。”

    “嗯。”羽人非獍拍了拍少年的肩,“阿九也这么大了,刚刚的剑法很好。”一边说着,一边将地上的剑捡了起来,把人带到屋子里去了。

    “那当然!”阿九自豪地说,“这是我自创的阿九神剑!少艾,少艾,我是不是很厉害?”

    “呼呼~那当然,有药师我当饲主,九少爷哪里会差?”慕少艾一点也脸红得夸着自己,然后板着脸询问:“你是怎么回事?我教你拆人家院子啊?”

    “不怪我啊!我听说京城有个慕少艾,以为有人冒充少艾的名号装药撞骗,阿九大侠就要为江湖除恶啦!”阿九大言不惭地说,“没想到竟然是真的少艾,是不是老天爷看我一个人孤孤单单,就把少艾送回来了?”

    慕少艾吃惊地说:“你怎么知道?那时候我在仙山卖豆腐,老天爷跟我抱怨,说九少爷不肯吃饭啦,朱痕管不住他让他给跑啦,谈无欲跟蠹鱼孙都找不到就少爷在那里,就让我回来看看,说找到了九少爷,就罚他除草种药材。”

    “少艾!”阿九恼怒,“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正说着羽人非獍去买早餐回来了,除了惯常的包子饼子白粥,还有一大包油纸包着的东西。

    阿九瞬间就亮了双眼,盯着那油纸包不放,舔了舔嘴唇说:“喵~是麦芽糖!”

    “……”刚刚说自己不是小孩子的是谁?羽人非獍叹了口气,把麦芽糖放在他手里,阿九欢天喜地地拆开了舔舔舔,眼睛眯眯的。

    慕少艾在一旁惨不忍睹地撑着额头:别看我,身为饲主我真的觉得很丢脸!


评论 ( 2 )
热度 ( 20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