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冢不二】《一场戏》

  罗密欧与朱丽叶梗。ooc,肉麻无极限,谨慎食用。

官方发糖,作者已被甜死。。。


  《一场戏》

   

    文/醉折花枝

    

    青学,网球部活动室。

    “哎,阿桃,你看,这个帖子还是这么神奇啊。”部活动结束后,正在玩手机的菊丸招手叫来桃城。

    “哦,那个帖子啊。”桃城不用看就知道是什么。青学的校园论坛有个许愿板块,其中一个帖子异常凶猛,三年来每时每刻都占据首页前三,已经成了传奇了,也许以后也无法打破。没办法,因为真的很难想象这个愿望实现了是什么样子。也许……也许很惨不忍睹……

    “喂,不要露出这种野兽来了的恐怖表情吧?”大石忍不住说。

    菊丸反问:“你能想象海堂娇羞地叫你‘前辈’的样子吗?”

    “前辈!”被点名的海堂阴沉着脸叫了一声,发出毒蛇吐信一般的嘶嘶声。

    菊丸情不自禁地往大石身边躲:“大石,你看你看!”

    “英二!”大石无奈。

    “呐,手冢。”不二望了旁边置身事外的人一眼,“你打算让女生们抱着遗憾毕业吗?三年了哦。”

    手冢不动声色地将皮球踢了回去:“不二,校园祭要到了。”

    “呃?”菊丸状况外,等等,这个回答跟问题有必然关系?

    不二却分明听懂了,愉悦地接受了挑战:“哦,我答应啊。”

    答应什么?部员们没一个明白的,手冢的动作却是一僵。

    不二笑得更欢了,他一向贪玩,不觉得某件事算什么丢脸,也许还可以开发一项新技能?哦,先试水一下,将来有用也说不定。

    他就这么开心地点头:“一言九鼎呐,部长!”

    手冢微微挑了挑眉,没有异议。

   

    校园祭那天学校热闹非凡,当然最热闹的都是小吃店。网球部研究了一回,决定他们卖寿司,河村寿司,良心保证,网球部帅哥坐台,包君满意!

    不过……

    “为什么没有手冢学长跟不二学长啊?”买寿司的女生不满意,最好看的两个都不在。

    桃城赶紧说:“戏剧社也很多帅哥,还有美女!”

    好吧,戏剧社的帅哥也聊胜于无啦。

    帷幕慢慢拉起,宣告戏剧就将开始。不多时,身穿神父服装的少年走出来致辞:“故事发生在维洛那名城,有两家门第相当的巨族……”

    “是《罗密欧与朱丽叶》啊……”观众一片失望,为什么不是原创剧?这下只有手中的寿司能安慰了。戏剧社的观众席成了寿司店的餐桌。

    几个寿司吃得,舞台上,争斗已经结束,蒙太古愤愤地说:“来,夫人,我们去吧。”携着夫人下去了。

    罗密欧上场,身穿中世纪英伦服饰的男子走出来,丝袜包裹的腿修长笔直。

    “啊——!!!”现场爆出一阵尖叫。

    

    “……”桃城含在嘴里的水全洒了,说不出话来。越前围着围裙站在他身边,正在打包的寿司掉了也浑然不觉,僵硬地说:“部、部长……?”

    没错,台上那位按着心口吟诵台词的忧郁深情的贵公子,正是网球部长手冢国光。他正在抱怨:“唉!在悲哀里度过的时间似乎是格外长的。”

    “罗密欧一定觉得……”菊丸木木地说,“时间应该放在练习网球上,不要大意地上吧!班伏里奥,生命在于奋斗,用你手中的球拍,让仇人臣服!”

    好吐槽!放在平时一定能得到桃城的应和,不过此时所有人都想到了一件事——三年了,那张帖子待会儿可以删除了。

    那张飘在校园论坛许愿板块首页三年的帖子,标题叫做《啊啊啊——好想听手冢国光同学深情款款地说情话啊!支持的姑娘们顶起!》

    现场的女生都快感动哭了:“手冢同学竟然如此温柔,为了不让我们抱着遗憾毕业,竟然做出这么大的牺牲!这三年日夜不停地顶贴,值了!”

    不过很快的,女生们又想到另一个问题:如果手冢国光演罗密欧,谁演的朱丽叶?哪个女生这么幸运?不仅能与手冢同台演出,还能看着他的眼睛听他说情话。更重要的是,这部剧有吻戏!有吻戏!

    旧的愿望实现了,新的嫉妒生起了。桃城默默地为那个演朱丽叶的女生祈祷,愿平安,同学,你会被女生嫉妒的目光杀死的!

   

    台上的舞会开始,身穿粉色宫廷礼服的女生出现在舞台的一角,扇子遮挡了观众们的视线,罗密欧所在的角度却能看清楚朱丽叶的脸。罗密欧震惊了,问仆人:“搀着那位骑士的手的那位小姐是谁?”

    仆人回答:“我不知道,先生。”

    “啊!”罗密欧的声音低沉,诉说着心中的赞叹,异于同龄人的醇厚嗓音,叫这一席话如酒香一般缓缓飘散,醉了所有人的耳朵与心脏。“火炬远不及她的明亮;她皎然悬在暮天的颊上,像黑奴耳边璀璨的珠环;她是天上明珠降落人间!”

    歌颂之后,追随而去。台上开始说着他的仇人之子的身份。

    “哦,不……”一个女生按着心口低声说,“我在台下听着都想狼扑上去求蹂躏,这声音太犯规了!”

    台下群情激奋:“到底是谁?朱丽叶到底是谁?”

   

    转幕,多余的人退下,朱丽叶缓缓走了上来。

    “咣啷——”越前手中的肉松瓶子摔了个粉碎,跟桃城一样石化。菊丸眼睛发直:“呃,美和子姐姐?”

    “不……”大石直面事实。“是不二。”

    演朱丽叶的,是不二周助。

    全场的女生都觉得不可思议,但是完全能接受。不二长相清俊,脸上的线条带着少年人的柔和,扮作女学生可能有些奇怪,但如果是中世纪的女性。繁复的领口与胸花会遮挡他身为男性平坦的胸部,少年未长成的腰足够细,被裙撑支起的裙子层层叠叠……无论怎么看,都是个美丽的女孩子。

    比起让其他女生来演朱丽叶,不二周助简直太让人接受了。

    

    难怪……网球部的部员们想起那天在部活动室的对话。

    手冢,你打算让女生们抱着遗憾毕业吗?不二要手冢实现女生们说情话的愿望,他准备看好戏的。

    不二,校园祭就要到了。手冢就反过来要不二参加校园祭。

    校园祭哪里能用到说情话?那当然是演戏剧的时候。可是要手冢对着一个女生说情话?哪怕只是演戏,也会让那女生往后的日子不太平。所以,手冢暗示:要实现女生们的愿望?可以,但是你必须与我演对手戏。

    演对手戏的意思,是要穿女装,演女生的角色,演他的恋人。

    对别人来说,男扮女装可能是件极为痛苦且终身不愿提起的事,但不二周助岂是常人?在他看来穿裙子完全没什么,尝试一件新事物的时候还能看到手冢的囧样,何乐而不为?简直是期待啊。

    所以他就愉快地答应了:  哦,我答应啊。

    网球部的部员们都想通了,但是,另一个问题比不二周助穿女装更……更惊天动地。

    “可是……”大石艰难地说,“接下来这幕,有……有……”

    有吻戏。

   

    朱丽叶站在庭院里,罗密欧走向他,冒昧而不冒犯,唐突却真诚。罗密欧低声说:“要是我这俗手上的尘污,亵渎了你的神圣的庙宇,这两片嘴唇,寒羞的信徒,愿意用一吻乞求你宥恕。”请着冒昧的罪,却要用唐突的方式求得宽恕。

    朱丽叶声音略带沙哑,但不失柔软,试图拒绝眼前的男子。而罗密欧追问,假如掌心的紧贴胜于亲吻,那么嘴唇有什么用处?

    朱丽叶希望用宗教制止彼此:“信徒的嘴唇要祷告神明。”

    罗密欧往前走了一步,望着他的眼睛说:“那么我要祷求你的允许,让手的工作交给了嘴唇。”

    朱丽叶微微一叹,低下头轻声说:“你的祷告已蒙神明允准。”

    这是默许了。在场的人所有人都屏住了呼吸——罗密欧要亲吻朱丽叶了,他们会怎么演呢?

   

    手冢再往前一步,罗密欧已经紧紧地站在朱丽叶身前了,他们的肩膀之间或许只间隔着体温。那一刻彼此都沉默了,朱丽叶抬头望着罗密欧,嘴唇微启,似乎紧张得很。只有手冢才看得见他眼睛里的揶揄与更深处的紧张——排练的时候,每一幕的吻戏都是略过的。因为所有人都不敢叫手冢国光做出这种牺牲:身为男性,在众目睽睽下亲吻一个少年?

    手冢当然不会这么做,原因却并非认为这亲吻是一种不堪与牺牲,或许,还恰恰相反,一如台词所说,是神明的宽恕与恩赐。只是在这个年纪与场合,他不能这么做。

    罗密欧握住朱丽叶的双肩,虔诚而轻缓地说:“神明,请容我把殊恩受领。”然后将朱丽叶压向舞台的一角,身体遮住了所有人的视线。

    “啊……”现场爆出一阵惊呼,低低的,怕太大声打扰了陷在一见钟情里的恋人。这本不该叫喊的,只是心中的疑问忍不住——真的吻了吗?

    这成了青学历史上的一个未解之谜。

   

    实际上,没有。

    手冢将不二压向舞台角落的柱子,低头凑近他,两人的嘴唇之间隔着薄薄的呼吸。

    不二听到自己心跳急剧地加促,他的手按在手冢的胸膛上,手心下的跳动骤然加剧。

    手冢的动作稳稳地停顿了十秒钟,他们的呼吸也整整纠缠了十秒钟,他们的视线也对视了十秒。手冢没有戴眼镜,眸色湛湛,这么近,虽然只有十秒钟,但足以让不二看清楚里头的所有意思。

    他想,对方也一样。这一刻他眼中的想法,手冢已经一清二楚。

    原本暗藏的心思清晰得如此突然,却又如此自然,如水到渠成,如春暖花开。却又海棠花在凌晨三点盛放般,如此安静,如此隐秘。

    眸中相思心中意,两心知外无人知。

    

    十秒之后,罗密欧放开朱丽叶。手冢退后了三步,身体侧开一个角度让观众看见角落的人。

    罗密欧说:“这一吻涤清了我的罪孽。”

    手冢想,曾经让你缠绕心头的不安、疑惑、黯然,应该被驱散了吧?

    朱丽叶答:“你的罪却沾上我的唇间。”

    不二叹息,是的,那些怀疑与不安的阴云都消散了,但是新的不安又出现了。这是更直接的、由你带来的罪孽,会伤害我的家人和朋友,却叫我义无反顾。

    手冢眼中含笑:“啊,我的唇间有罪?感谢你精心的指摘!让我收回吧。”

    无论什么罪孽,由我给你,自然由我们共同承担,如果你不愿意,无论何时何地何种情形都可以将它退还。这是你的自由,因为这本就不是强迫,乃是心甘情愿。

    不二眼中露出乐意的妥协:“你可以亲一下《圣经》。”

    祈祷神明的庇护吧,我怎么舍得退还?

    吻戏从容而过,罗密欧离开,朱丽叶探听他的身份,得知他的姓氏之后感叹:“这场恋爱怕要种下祸根!”

    只是从未后悔。

   

    罗密欧在墙外徘徊,要寻找他心之所在。

    舞台的三分之一处放着木板搭成的围墙,比腰稍微高一点点。手冢吟诵完台词,撑着木板潇洒地一跳,翻身而过,矫健优雅,将偷香窃玉的暧昧变成了命中相约的翩翩。

    朱丽叶在远处出现,罗密欧望着他,声音里暗暗的都是热烈的爱:“那是我的意中人;啊!那是我的爱;唉,但愿他知道我在爱着他!”

    不二当然知道,但朱丽叶不知道。朱丽叶望着月光喃喃:“罗密欧啊,罗密欧!为什么你偏偏是罗密欧呢?否认你的父亲,抛弃你的姓名吧……我愿意把我整个的心灵,赔偿你这一个身外的空名。”

    罗密欧立刻回答:“那么我就听你的话,你只要叫我作爱!”

    朱丽叶吃惊,指出两人世仇身份的对立,而罗密欧说:“爱情的力量所能够做到的事,它都会冒险尝试,所以我不怕你家里人的干涉。”

    家人的干涉算什么?累世的仇都能被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深情融化,社会如此进步,阻挡我们的不过是世俗的目光而已。在爱我们的家人面前,只要情真意诚便可迎难而上,而我们如此年轻,还有长长的时间潜移默化彼此的家人,赢得他们的祝福。

    “罗密欧!”分别在即。

    手冢握着他的手,略微急促地炽热地回应:“我的爱!”

    这三个字霎时间震动了观众的心,酥酥麻麻的,心醉神往的,恨不得自己就是他握在手中含在嘴唇的名字。而如此可惜,他手中只有一双手,他眼中只有一个人。

   

    戏剧继续,观众都沉醉的剧情中。他们在神父的祝福下结婚,罗密欧在无奈中杀人,朱丽叶将自己交给恋人之后送他走,被迫许婚。预定的计划因为错误的消息而诞生死亡,坟墓乃是天堂。

    手冢将道具里的水喝下,躺在木板与白布搭建的灵床上,抱着不二闭上眼睛。

    神父到来,朱丽叶睁开眼的同时询问:“我的罗密欧呢?”

    神父的回答却是:“他已死在你的怀里。”

   

    “其实不需要神父说。”菊丸被剧情感动得哽咽,“看脸色跟动作就明白,朱丽叶问完之后就知道了,周助演得真好!”

   

    朱丽叶对神父说:“去,你去吧!我不愿意走。”朱丽叶喝了毒药,给罗密欧告别的吻。

   

    不二作势喝下毒药,抚摸着手冢的脸,俯身下去,背部挡住所有人的视线,停顿了十秒。然后半支起身体,悲戚地说:“你的嘴唇还是温暖的!”

    然后伏在手冢身上。

   

    台上,朱丽叶追随着罗密欧而去,神父、亲王与世仇的两家陆续登场,化解仇怨。台下,观众被感动得落泪。

   

    不二静静地伏在手冢身上,在观众看不见的地方摘去两人的耳麦,贴着他的耳朵悄声说:“呐,手冢,你的心跳……太快了。”

    手冢闭着眼,轻声回了他一句台词:“你的嘴唇是温暖的。”

    而且非常柔软。

    

    演出非常成功,网球部的部员们在后台等着他们的部长跟天才。菊丸红着眼圈对不二说:“周助,你演得太好了,我都被你感动哭了!”

    戏剧社的社长也说:“这是我国中三年里排演得最成功的一场戏!”

    手冢淡漠,不二微笑,两人安然接受喝彩与称赞。不二谦虚了一下:“只是一场戏而已。”

    一场主角双方带着真心彼此试探、此喻彼晓、约定未来的戏。

    或许也不仅仅只是一场戏。

    


评论 ( 2 )
热度 ( 38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