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庙堂之高》13

无名凝视这眼前潺潺的河流,问道:“水,为什么是水?”

吞佛童子登时警惕,而且头疼无比。谁说好奇的孩子好带?那也只是宵那种单纯孩子而已,要换做眼前的人……想起从前他也是问了一句“火为什么是火”,最后扯出了名字的意义这种深奥的问题,吞佛童子就打起十二分精神:“因为世人将之命名为水,故名曰水。”

无名:“水既是水,为何有溪水、湖水、海水之分?”

吞佛:“流经山涧,便是溪水,停驻湖泊,便是湖水,流入大海,便是海水。”

无名:“名已不同,本质存乎?”

吞佛:“水,无论流到哪里都是水,湖水是水,海水是水,雨是水,雪也是水。这就和人一样,无论叫什么名字,人就是那个人。”

这话说得意味深长。

人还是那个人,无论叫什么名字,这句话的意思,既是说无论叫一剑封禅还是吞佛童子,此身未变,本心如初。同时也是在说,不管你承认不承认,无论你是叫剑雪无名还是叫无名,你就是你,那个曾与我纠葛深深的人。

无名依旧一脸参禅般的严肃:“名字既然不相关,你在执着什么?”

吞佛童子一噎,一股懊恼的情绪平地升起。

自那日来到定禅天看到他,吞佛就有些不淡定。试想曾有那么一个人……或者你以为曾有那么一个人全心全意待你,豁出性命地救你,最终因为无可奈何的原因死在你的手中,你念他不念?若是一开始你失忆了最后又恢复记忆,他却坚持认为失忆的你与记忆的你是两个人,要杀了记忆的你去救失忆的你,你是觉得荒唐可笑还是愤怒伤心?何者是我?何者非我?是我非我,难道我不是我?

吞佛童子曾经搞不清楚这里头的问题,因为那时候的他一心为了魔界,任务至上。那个人就像心里的一颗种子,经过漫长的时间,终于发芽,在他心里长成一朵黑莲,幽幽地绽放。过往的一切都清晰了起来,吞佛那时才想到,那个人是死了啊,是不存在世间了,才在他心里扎根。

那是一个再也回不来的人。当你这么想着的时候,他忽然又出现在你面前了,你又会怎么想?

尤其是,当对方一脸平静的看着你,说他已经放下了。“佛爱世人,吾同吾佛也。”无名一脸虔诚地说。

吞佛童子简直要郁闷吐血了。

现在他又问他执着什么?还能有什么执着的?

“生命既然不曾消失,那追寻的就不该停歇,这就是执着。”吞佛说,“曾经,我寻找吞佛童子,杀他以求未来。你寻找身世,求问自己的过去。现在,也是如此。”

无名:“杀诫刺入身体,过往我已清晰。挥剑指向恩师,未来你已选择。既得所求,当释执念。”

吞佛问他:“若你心无执念,在此地为何?”

“旧念已释,新忧再生。魔胎既托生黑莲,此身便是佛门中人,佛门有命,不敢不从。”

也就是说,他吞佛童子已经不是他剑雪无名的执念了,净琉璃菩萨才是?吞佛的脸色不大好。

他不怕恨,他怕无怨无悔无念。

剑雪无名静坐参禅去了,吞佛童子皱眉坐在湖边。净琉璃手握净莲微笑走来,吞佛童子看了他一眼。

从前没有留意,这位净琉璃菩萨着实不简单。如果说一页书是素还真最有力的支柱,有一页书在素还真就绝对无事。那净琉璃就是一页书甚至中原最强的支柱,素还真与一页书的伤,他……呃,她?净琉璃都能救。

这个隐居在定禅天,似乎柔弱无能的人啊。吞佛童子回想当初,越想越心惊。

当初他为了开启赦道,破坏了三角封印之一的定禅天,毁坏了定禅天的佛脉。魔界与中原正道争斗得不死不休的时候,没有人留意这个人。定禅天被毁,净琉璃到琉璃仙境暂住,但是,那然后呢?没有人知道然后怎么样,只知道异度魔界的火焰之城出现的时候,素还真到定禅天请净琉璃代为引荐,进入迦叶殿。竟是谁都没有留意,单单凭一个净琉璃,便一手恢复了定禅天,以及……底下的佛脉。

鎏法天宫、圆教村、定禅天,中原三大佛脉中,以定禅天为首。只要定禅天恢复,三大佛脉就不会消失。

就是这样本事的一个人,当初他杀上定禅天时,剑雪那个傻子还出来抵挡,要“菩萨先走”。吞佛童子看了净琉璃一眼,心想,这人曾与一页书打斗,虽然是做戏,但难道谁都能跟一页书出狠招打一架么?也不知道当初怎么回事,剑雪叫她走,她竟然就真的走了。

净琉璃微笑:“为的,就是结个因果而已。吾之佛友,不止一页书、佛剑分说啊。”

吞佛童子瞬间明白了。

剑雪既然是一莲托生渡化的,净琉璃作为佛界最隐秘的守护,自然也清楚。剑雪是一莲托生费尽千辛万苦才渡化的,净琉璃身为好友,自然不会让剑雪就这么白白地死去。她会救剑雪,吞佛童子并不吃惊。

净琉璃微笑:“即便是吾,也不能随便复活一个人。”

复活……吞佛童子心中一震,菩萨用了复活这个词!但转念一想,可不就是复活么?那一剑还是他刺下去的。

吞佛童子心里刺疼刺疼的。

净琉璃看着魔人的阴沉了些许,微笑道:“吞佛童子,凡事有因才有果,若要结果,必须结果。有怎样的因,便有怎样的果。”

若当初不让剑雪救了,日后她怎么救剑雪?

吞佛童子若有所思:“若是种下苦因,是否结出苦果?”

净琉璃反问道:“吞佛童子,那是苦因?”

吞佛童子一怔。

净琉璃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有心无心,有情无情,皆在一念。一念是得,一念是失。吞佛童子,你不明白水滴石穿之理,也当知日久见人心。当日公孙月曾对蝴蝶君言:有些东西,等久了,就是你的。”

吞佛童子笑了:“菩萨也管凡人姻缘事?”

净琉璃行了个佛礼:“众生悲苦,吾佛不忍。”语罢离开。

吞佛童子想了想,还是笑了。

等久了就是他的?好啊,那就日日长相伴吧。

评论 ( 1 )
热度 ( 16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