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白赤】打马赌分毫

灵感来自今天听的歌,徒有琴姑娘的《水磨刀身——记霹雳之萍山练峨眉》,那句“莫言 女儿扰 难管教 各自打马赌分毫”。


【侵歉删】


本来想写练大姐的,但想想练大姐好像没有什么竹马,那就给云染妹子好了。


————————————


玄宗六弦当年只有大师兄苍跟二师兄翠山行,在翠山行十三岁的时候,宗主又抱回来了两个孩子。一个呢是个粉雕玉琢面团儿一样可爱的小姑娘,另一个是冰雕雪琢水晶人儿一样的小小子。

宗主的意思,女孩儿么,粉团么,那就红吧,就叫赤云染。男孩子么,冰团儿么,那就白吧,叫白雪飘。

“两个都是四岁,但云染似乎年纪大一点,那就云染做师姐,小白做师弟吧。”宗主拍拍白雪飘的头,慈爱地说,“小白,叫师姐。”

“哼!”白雪飘年纪虽小志气很大,脖子一扭就不理人:“我才不要叫小女孩师姐,我要做师兄!”

宗主四个弟子里就一个女弟子,哪里舍得贴心小棉袄受委屈?宗主一想到大弟子天赋虽高却眯眯眼从没睡醒简直跟松鼠似的,二弟子自从发现自己男生女相之后就致力于打遍道境无敌手简直是个法术炸弹,小弟子师尊说第一个要求就敢呛声可见将来也不是个省心的主。

再何况低头一看,赤云染乖巧地站在那里,白白净净的一个孩子,多么乖巧,小小年纪已经颇有几分女道者端庄自持的风姿了。宗主登时就决定了,这才是玄宗形象的代表!

宗主摆出师尊的威严说:“排行就这么决定了!”

白雪飘对着宗主离开的背影狠狠地蹦了蹦:“我要做师兄!我要做师兄!”叫几声累了停下来,忽然发现有人扯了扯他的袖子。

“那个……”赤云染小声说。

“哼!”白雪飘很有骨气地说:“我才不要叫你师姐!师尊叫我小白,我要叫你小赤!”

那时候白道爷赤字长什么样还不知道呢。

“我知道你不服气。”赤云染说,“这样吧,我们来比赛,谁赢了谁当大的。”

“好,比就比!谁怕谁?”小白道爷拍胸脯大声说,“说吧,比什么?”

彼时白道爷还没想过男孩子跟女孩子玩的东西完全不一样,万一赤云染要跟他比跳房子跳皮筋扎头发绑小花,白道爷岂不是要傻眼?幸好赤云染道长从小就是个体贴人的,指着屋外头的一丛翠竹说:“我们比赛打竹马吧。”

打竹马是男孩子常玩的一种游戏,折两根竹梢,一根搭在屁股底下当马,另一根甩在手上当马鞭,谁跑得快就是谁赢。

打竹马白雪飘是好手啊,白道爷十分有男子汉风度地折了四根竹梢,递给赤云染两根后指着青石板说:“我们从院门口跑到屋檐下,先到的赢,怎么样?”

“好。”赤云染连点头都是娴雅的。

白道爷往竹马上一跨,聚精会神:“准备好了吗?”

“好了。”

“我说一二三我们就跑,一,二,三——冲啊——”

白道爷马鞭一甩就跑了出去,风一样地冲向终点,然后猛地发现不对:咦?那丫头怎么跑到我前面去了?

“我到了。”赤云染站在终点转身说。

“你……呼……累死我了……”小白道爷连话都说不全了,力气都花在喘气上了。

“你……”赤云染迟疑地看着他。

“看什么?”小白道爷腾地站直了,“我虽然小但我也是男子汉,说话算话的!”小白道爷一咬牙就叫道:“师姐!”

“嗯。”赤云染笑得又安静又乖巧。

“苍!”翠山行扯着大师兄的胳膊惊叹,“这孩子了不得哎!”

那时候翠道长叫苍道长还不是大师兄更不是弦首,而是直呼其名。

大师兄用他的眯眯眼看了一下新来的三师妹,评价道:“认真,练武的好料子。”

翠山行寻思着苍的意思是,赤云染完全没想过“就要在他擅长的领域打败他那才带感”这种事?噢对了,小白跑完喘得像狗,云染跑完神色如常就跟散步一样。

这三师妹,前途无量啊。

于是在赤云染小道长收服小白道爷的时候,也顺带征服了翠道长的心。翠道长对着大师兄就拍桌子:“以后云染我来带!翠道爷带她征服道境!”

苍默默地用眯眯眼望了一下外面跟着赤云染背后师姐师姐叫唤的白雪飘,表示同情以后想:注定是被欺负的孩子,以后大师兄罩你吧。


评论 ( 9 )
热度 ( 12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