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庙堂之高》10(本回主羽慕有肉渣)

姥无艳不知此刻该抱着什么心情。

那一晚被押解入京,于街道上听到胡琴声,能见羽人非獍一面,得知他确实平安,已能慰藉平生。入了皇宫,听到掌事宫女让她跟人走,她便去了。但她万万没想到的是,她竟然被送到了羽人非獍身边。

“这……”姥无艳看着眼前白衣黑发的男子,眼中泪珠滚滚而落。“我……”

“是慕少艾的意思。”羽人非獍说,顿了顿又道:“你是被当做医女送来的,从后归于南药园管理,直属于慕少艾。以后,我们照顾你,别担心。”

姥无艳敏感地注意到“我们”这个词汇,不禁心头一绞。

“羽仔。”慕少艾走了过来,“今晚……”

“慕少艾。”羽人非獍打断他的话,难得露出了强硬的姿态,“我去收拾一间药房出来作为姥无艳的卧室。”

说完就掀帘子走了,留下慕少艾跟姥无艳面面相觑。

他们都知道对方。

慕少艾出事的时候姥无艳虽然还跟恨不逢各种纠缠着,但姥无艳跟公法庭闹的时候,谈无欲跟素还真师兄弟也跟公法庭较劲着。有月才子在,姥无艳跟羽人非獍之间的纠葛慕少艾又怎么会不清楚?

慕少艾当时就想,我家羽仔何等英俊无双,何等狭义正气,那一首胡琴何等黯然销魂,终于遇到一个愿意为他生死且深情不悔的女子了!可惜姥无艳被薄红颜那女人害死了,不然的话,药师他老人家必定做个公亲,让羽仔跟姥无艳成就一段佳话。

这念头在慕少艾跟羽人非獍重逢的时候消失了很长一段时间,昨晚听羽人非獍说他跟姥无艳重逢了就又冒了出来。所以慕少艾才去了太师府,让穆仙凤送来姥无艳。

这一切都是瞒着羽人非獍的,他的心思也什么都没说。结果羽人非獍一看到姥无艳被送来便什么都明白了,开口对姥无艳就称“我们”,对慕少艾就说收拾一间卧房。要命了,要人家姑娘看到自己心爱的男子跟另一个男子睡同一张床,你叫人家姑娘情何以堪?

慕少艾的心情酸溜溜的,因为羽仔对他这样坚定,只怕不能回报万一。

姥无艳也看着眼前这个银发三千一身暖黄却面容毁去的男子。慕少艾,这个名字曾在醒恶者口中听到过,说他就是那个让翳流覆灭的认萍生。等姥无艳出了江湖,听到的便是药师慕少艾如何赋雅风流,如何言笑晏晏里将与魔教异度魔界对抗,最后又如何莫名其妙地消失了。姥无艳也隐约听过羽人非獍跟慕少艾有些交情,但除了共同在忠烈王的匾额上留名,江湖里没有别的传言了。

听说过那么多关于慕少艾的事,姥无艳万万没想到的是,慕少艾竟然是羽人非獍心里那个人。

女人的直觉,尤其是对心上人的直觉,是非常非常敏锐的。姥无艳喜欢羽人非獍,喜欢到甘心为他而死的境地,但她从未表白,一则她因过往自卑,另一方面,却是她清楚地感觉到,羽人非獍心里住着个人。

姥无艳不知道那是什么人,羽人非獍也只字不提,但姥无艳就是知道有这么个人。姥无艳也知道,如果不是那个人住在心里,羽人非獍绝对撑不过那么惨烈的过往。姥无艳一直在想象什么样的人才能住进羽人非獍心里,让他沉默但绝对不渝地爱着,刻骨铭心。是温柔体贴吗?是活泼天真吗?是阳光帅气吗?是飒爽直接吗?或者妩媚妖娆?这一刻见到了慕少艾,姥无艳才知道,原来如此,原来是这样深情而包容到护短宠溺地步的人,是慕少艾才能做到啊。

“呼呼~”最终是慕少艾打破了沉静,“无艳姑娘,你再这样看下去,老人家我就要不好意思啦!”

“你也会不好意思?”回答的却不是姥无艳,羽人非獍走进来,将铺盖扛在肩上又走了。

姥无艳眨了眨眼,忍住眼泪露出一个笑脸:“药师,同你在一起,羽人变得正常了。”

“哦,原来他从前不正常?”慕少艾笑了,“无艳姑娘,你喜欢吃什么?让羽仔做给你吃,火锅喜欢么?羽仔片得一手好肉片,往常谈无欲在,修道人不吃肉,羽仔要去镜花水月当值没空,你来了正好。”

绝代无双的六翼刀法用来片肉么?姥无艳不禁含泪笑了,点头道:“嗯。”

慕少艾便叫道:“羽仔,别铺了,放着药师我来,你去准备火锅吧。”

羽人非獍隔着墙壁道:“我今晚要去镜花水月!”

“不是有我跟无艳姑娘吗?”慕少艾一副理所应当的样子。

于是羽人大侠只好放下手上的事情出去采买做火锅的材料,又把肉给片好了堆在桌上,匆匆地吃了点饭就到镜花水月去了。等他从镜花水月回来,屋子里全是火锅的香味,慕少艾斜靠在椅子上,脸上飘红,姥无艳已经伏在桌上睡着了。桌上杯盘狼藉不说,居然还有个酒坛。

羽人非獍当即就挑了眉。

“呃……我说羽仔啊……”慕少艾被那严厉的目光看得缩了缩,先是老实坦白:“前代药园主埋在那棵梨树下的,我看无艳姑娘心情不好就挖出来了。”又申辩着表示清白:“我喝了一小口!剩下的都是无艳姑娘喝的。”

羽人非獍哼了一声表示怀疑。

慕少艾就顾左右而言他:“哎呀呀,我说羽仔呀,让姑娘家这么躺着会受凉的,先把她抱回卧房去。”

羽人非獍叹了口气,认命地将姥无艳抱回房盖好被子,又把饭桌收拾干净了。慕少艾立刻乖乖地去烧热水洗碗,等他烧好了水,羽人非獍就把他弄到浴桶里去了,自己去洗澡。

慕少艾的头发被他用粗布包起来了,坐在浴桶里不禁笑了。他听到羽人非獍洗好了碗又端了水隔着帘子在另一个浴桶里洗澡,水声哗啦啦的。慕少艾借酒壮胆,自己爬出木桶就往帘子那头去了。

“慕少艾,你……!”羽人非獍看他就这么过来了,身上还湿漉漉的,登时又气又急。他目光根本不敢放在慕少艾身上,但今天京城刚下了场雪,外头冷得滴水成冰。羽人非獍简直无可奈何,跳起来扯过一件衣服就把慕少艾包裹住抱到床上。修养堪称沉稳的羽人大侠气急败坏地低吼:“慕少艾……慕少艾!”

“羽仔。”慕少艾极其无辜地看着他,可怜兮兮地说:“我真的只喝了一口酒,现在都没酒味了,不信你检查一下。”

你这酒鬼到底喝了多少才醉成这个样子!羽人非獍想狠狠地训他一顿,却不料嘴唇贴上一个柔软的存在。羽人非獍一愣,那含着淡淡酒味的舌头就伸进来了。

太柔软,太顺服,太熏然,羽人非獍好一会儿都反应不过来,只能随着他的动作而动作。等反应过来时,两具身体已经贴在一起了,没有了衣服的遮蔽,平日里温暖的相拥而眠瞬间走味,火辣辣地焚烧着理智。

“慕少艾你……”羽人非獍咬牙切齿,“你故意的!”

“呼呼~”慕少艾的腿缠上他的腰,“我说羽仔,不然你以为老人家我为什么灌醉姥无艳?”他轻轻地咬了一下羽人非獍的耳垂,低哑地说:“羽仔,你与她的过往,我吃醋。”

羽人非獍脑袋里嗡的一下,什么理智都没了,他在黑沉沉的夜里亲吻着慕少艾的唇与脸,亲吻他的全身。

“少艾,告诉我怎么做……”

慕少艾仰头喘息,艰难地保持着条理,告诉他怎么做。羽人非獍便按照他说的做了,有条不紊又充满了无比的压抑的情意。

夜太宁静了,姥无艳睁大了眼,却只听到自己泪落的声音。

慕少艾跟羽人非獍都不知道,西南苗蛊无酒不欢,姥无艳她……千杯不醉。

她一生的遭遇……姥无艳想,可当得起“坎坷”二字。

出身西南苗蛊,与醒恶者为友,一同研究蛊术。少女时与恨不逢相识,被恨不逢辜负,遭恶人侮辱毁去清白。入绝仙谷拜薄红颜为义母,救起羽人非獍,却招来他人嫉妒,从后世界翻天覆地。经历毁容,亲眼见到心爱之人因自己而生死不明,为保护关切之人而被判死刑。以为将死却被楚君仪暗中改判,将死刑变为没入奴籍终身。千里押解,入京与倾心慕恋之人重逢,蒙人大恩与慕恋之人相待,却发现对方已有生死相许的爱侣。

这一生的幸福是不敢指望了吧?那就默默地守护他与他的爱人吧。

抱着这样的想法,第二天姥无艳早早地就起床了,打开房门……

“啊——”

一声惊呼将一晌贪欢相拥而眠的恋人惊醒了。

——

宵宝宝要出现了!苦逼煽情都到头了!该二逼了!宵宝宝阿姨爱你╭(╯ε╰)╮

评论 ( 3 )
热度 ( 25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