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庙堂之高》(本回日月专场)

【07】


初冬的夜寒冷异常,一轮明月当空,银光铺地,更显清冷之意。谈无欲在庭中披衣而行,浸着冷冷月光,忽然想起一句诗。

月午衣衫冷,莲开风露香。

诚然,冬夜里绝没有什么莲花,谈无欲只是想起某个一年四季都开着莲花的地方。月夜同一轮,人影各两地啊……

就在谈无欲心中总算配合着冬夜冷月而生出那么一点半点的惆怅之意时,一点莲花香飘来,衣绣莲花的人翩然而落,一点也没有不请自来的自觉,笑眯眯地叫道:“师弟呀~”

谈无欲心里那一点点惆怅与诗意当场就化成了怒火,咬牙切齿道:“素、还、真!大半夜的你来干什么?不对!你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耶~这嘛……”素还真甩甩拂尘。“劣者心念师弟,自然千辛万苦百般打听,才终于得到消息,一解思念啊。”

这人说话都不嫌肉麻吗?这么长时间了也没变。谈无欲浑身鸡皮疙瘩掉了一地,立刻道:“素大贤人日理万机,区区在下就不敢劳中原武林的支柱挂心了。素还真,将来意说明吧。”

“唉……”素还真摇头低头又叹气,“劣者所言句句是实,好友你如何不信呢?”

“我怕信了之后尸骨无存。”谈无欲毫不客气地说,转身就走。“不说拉倒,你武功盖世我赶不走你,自便吧。”

“好友,好友啊~”素还真哀叹,不急不慢地跟着谈无欲进了房间。

谈无欲的房间简单却雅致,一架书一张琴,一方书案一张桌椅。书案上放着个普通的黑瓷瓶,上边插了一枝新开的白梅花。清冷的香气幽幽地飘散着,骄傲而高洁。

谈无欲第二天还要去翰林院,他也无视素还真成习惯了,进门稍作洗漱便爬床去睡觉。刚躺下就觉得床一沉,素还真推了推他:“师弟呀,让点床给我呗。”

谈无欲一语不发,卷了半张被子就缩到里头去了。素还真宽衣躺下,猛地想起他已经没了功体,赶紧问道:“师弟,你冷不冷?”说着就运功把被子弄暖了。

谈无欲没动静,呼吸均匀。

素还真又问:“师弟,你最近可是瘦了?”

谈无欲没动静,但呼吸的频率变了。

素还真继续不放心地问:“师弟啊,你这院子跟公孙公子的店很近嘛,她是不是天天照顾你啊?你那一点俸禄够花吗?平时吃饭有肉吗?早上起床水那么冷怎么办啊?你过冬的衣服……”

“素大饼!!!”谈无欲忍无可忍地掀被子,“还让不让人睡了?我明天一早还要去翰林院当值你知道吗?不睡走!”

“哎呀~好友不可啊~”素还真伸手一拉谈无欲就摔了下来,正好摔在素还真怀里。

“素大饼素胖子你给我放手!”谈无欲大怒着挣扎。

“耶,好友你再挣扎,被子里的暖气就跑光了。”素还真依旧温和地说,手却放开了。眼看谈无欲被子一卷又回到角落去了,素还真在心里嘀咕:怎么抱着觉得瘦了?公孙月你没把人照顾好啊。

结果第二天醒来,谈无欲还是还素还真抱在怀里了。没办法,没了功体的人警觉性太差了。

素还真十足的十指不沾阳春水,赖在谈无欲这里吃了睡睡醒了就翻谈无欲的书。这样的日子过了三天,谈无欲受不了了。

“碰!”谈无欲把买回来的酒酿圆子狠狠地放在桌上,“素大饼,你到底是来干什么的?快说快做快走!”

“哎呀,劣者当然是来关心好友你的啊。”素还真放下书走过来,舀了个酒酿圆子到嘴里。嗯,还是他喜欢的味道。

谈无欲白了他一眼:“素还真,在我面前说谎,你未免太有自信了,就你还能瞒得过我?中原武林的支柱素大贤人什么时候有时间拜访三辈子打不着的好友了?说吧,又是什么武林安危的隐患,秘密又要紧得必须素大贤人亲自跑一趟。”

素还真吃着酒酿圆子的动作一顿,随即笑着叹了口气,秀雅的漩涡眉蹙着:“哎呀,什么事都瞒不过月才子谈无欲啊!”

他顿了顿,问道:“好友,羽人在哪里?”

谈无欲立刻就明白了。羽人被救起来时身边有个包袱,里头的卷帛状东西应该是佛经。佛经么,在京城的归属不是太尉佛剑分说,就是郊区的净琉璃菩萨。如果佛经在佛剑手里,也没人能动了。所以,佛经应该在定禅天,素还真要找羽人去保护净琉璃菩萨。

说实在的,菩萨她老人家其实不用别人保护,但菩萨的武功得是个秘密。

只是,谈无欲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不行!”

素还真抬头看了他一眼,似乎等着他解释原因。谈无欲顿了一下,羽人现在跟慕少艾正在关键时期,慕少艾能不能克服毁容这个心病,全靠羽人了。而且江湖险恶,羽人跟慕少艾经历了多少生离死别才能安然相守,安宁幸福来得太不容易了,谈无欲一点也不希望羽慕两人再跟江湖有什么牵扯。

但菩萨那里的事也不容耽搁。

谈无欲皱眉了,好一会儿说道:“这事交给我,总之羽人非獍不行。他退隐了,你以后别去打扰他,缺壮丁也不能。”

素还真笑道:“耶~劣者以为,好友你也退隐了。”

“哼!”谈无欲冷笑,“退隐也是月才子,谈无欲即便没了功体,依旧掌握文武半边天!”

这样骄傲的人。素还真笑了。

谈无欲又道:“事情既已交代清楚,素还真你就走吧。”

素还真吃着酒酿圆子的动作就停下了:“好友啊……”

“谈叔叔!”素还真一咏三叹的“好友啊”还没落,谈无欲的院子就被人翻墙进来了。小蝴蝶炮弹一样扑进谈无欲怀里,仰头道:“谈叔叔!娘亲要打我!救我啊!谈叔叔!”

谈无欲无奈地问:“你又做了什么坏事?”

“我把书院同窗的试卷弄没了,然后考了第一名!”

“……”谈无欲简直头疼,牵着他说:“走,跟我回去,这么晚了你还跑出来,你娘亲跟无极姑姑会担心的。”

“她们才不会,无极姑姑跟娘亲是一条心的!”小蝴蝶告状,抱着谈无欲的腿不松手。“谈叔叔,我来跟你住吧!”

“哎呀~”素还真慢吞吞地说,“好友,这是……”

“公孙月跟蝴蝶君的儿子。”谈无欲牵着小蝴蝶就往外走。“素还真,你尽管放心地去维护你的武林正义。我虽然败给了你,但总有一天我培养的武林接班人会把你打败,你这前浪就等着被拍死在沙滩上吧!”

语罢牵着小蝴蝶头也不回地走了。

素还真坐在桌边,沉默了半晌,忽然笑了。

他的月才子,表达关心的方式还是这么含蓄又尖锐啊。分明就是怕他一人支撑不到永远,所以即便功体没了,还在努力培养下一代,免得武林正道出现人才断层。他明白羽人或许遇到的事情,也明白谈无欲不愿羽人再染江湖风波的原因。但是,好友,师弟,你可知我也同样不愿你再涉及江湖?

“唉……”清冷的室内,素大贤人慢慢地将那冷掉的酒酿圆子吃完。

他不该来这里,应该直接去找剑子前辈或者佛剑前辈,但他怎么就忍不住呢?太想念,太牵挂,太渴望,一不小心就放纵了。

“其实,我只是想见你啊,无欲……”

谈无欲听不见这句话,他把小蝴蝶送到镜花水月再回来,屋子里就没人了,还破天荒地临走前将碗洗了。空荡荡的房间里,白梅花已经谢了,只余若有似无的莲香。

独立惘然,悄无声息,谈无欲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感觉,干脆不想他,只是思考去保护净琉璃菩萨的人选。

想了一晚上也没个头绪,谈无欲便去太尉府找佛剑分说。他的院子地理位置很巧,转个偏僻的小路就是太尉府跟太师府。刚到太尉府门口,谈无欲就愣住了。

“抱歉,这位壮士,太尉大人不在府中,请改日再来。”门丁客气地将一个白衣红发脸色苍白双眉纠结的人拦下了。

那人也不纠缠:“如此,多谢,吾改日再来,请。”

眼见那人转身要走,谈无欲忙把人叫住了:“吞佛童子,留步!”

吞佛童子转身:“哦,月才子谈无欲,久见了。”

“久见。”谈无欲应道。“久别重逢,到寒舍饮一杯茶如何?”

“哈!”吞佛童子笑了,一惯地优雅从容。“不胜荣幸,请。”

谈无欲一笑,领着人就回自己院子去了。


评论
热度 ( 19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