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羽慕】庙堂之高06

【06】


    【06】


    羽人非獍在镜花水月满一个月的那天,恰好是立冬的节气。这天领了剩下的二十两月银后,公孙月说镜花水月每个月的月初都要休息三天,他可以好好地在家。

    公孙月一定知道什么,但她从来都是聪颖非常的女子,行事言语都那样地明白而保留。

    第二天,慕少艾照样懒洋洋地起床了,忽然发现羽人非獍在房间里等着他,跟平时有些不大一样。

    “呼呼,我说羽仔呀,你这是要看我老人家宽衣?免费的豆腐虽然好吃,但是药师我已经是块老豆腐了,又干又硬,恐怕倒胃口啊。”

    羽人非獍脸上一红,却将衣服给他披上了:“今天谈无欲要来,说立冬要吃火锅。”

    “哎呀,我那个坏朋友啊,一定是从公孙月那里知道你发月银了,特意跑来打秋风的。”慕少艾穿好衣服洗漱完毕就要去吃早餐,却被羽人非獍拉住了。“等等。”

    “怎样?”慕少艾歪着头问。

    羽人非獍摸了摸他的发:“今天吃火锅。”说着就把慕少艾按在凳子上了。

    慕少艾才发现窗台下竟然多了一面铜镜,登时挣扎起来:“喂喂,我说羽仔,你不是要我老人家对镜贴花黄吧?你有无弄错我的性别?夜夜抱着我睡,难道没摸过我的胸是平的?”

    怎么说这种话……羽人非獍脸刚消退的红色又出现在脸上,双手却按着慕少艾的肩膀:“散发吃火锅不方便,就在我和谈无欲面前,好吗?”

    羽人非獍很少有软弱的时候,也很少用请求的语气讲话,因为少,所以很必杀。反正慕少艾对这种语气的羽人非獍是没有办法的:“呼呼,对着这张脸吃火锅,我说羽仔,你是故意要整谈无欲吗?也好也好,我现在是被包养的米虫,没人权,金主说什么就是什么啦!好友谈无欲,惹动羽人非獍大侠的杀机,你要有消化不良的觉悟啊!”

    慕少艾平时话就挺多的,真真假假,但若是羽人非獍都分不清他什么时候是调侃,什么时候是掩饰,那就真对不起这十几年的情义了。只管让他逞口舌之快,聊以掩饰心中的不安,羽人非獍拿起梳子慢慢地将他的三千银丝梳好,又一绺一绺地挽了上去。

    安静的室内,只听得到慕少艾的呼吸声与发丝梳动的声音。

    慕少艾鼓起了很多次勇气,但直到羽人非獍将梳子放下了,他也没向镜子看一眼。

    “慕少艾。”羽人非獍也不勉强他,将他转了个身,望着他的眼睛说:“食材趁早才新鲜,我去买回来,顺带些木炭。谈无欲来了,你去看门。”他说着顿了顿,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一样。

    “哎呀呀,我说羽仔……”慕少艾正想调戏他几句,羽人非獍忽然俯身,抓着他的双肩,在他曾经烙下黥印现在却烧伤最严重的左脸吻了一下。“不要怕,试一试,不行再说。”

    等羽人非獍红着脸嗖的一下用轻功掠去老远,慕少艾才反应过来,伸手摸摸自己的脸,药师喃喃道:“原来住在冰天雪地的人,嘴唇也是暖的。”

    还一直暖到他心里。

   

    要不是他避开自己的实现,谈无欲差点以为药师慕少艾已经完全回来了。

    眼前的人三千银丝梳起,与从前一样穿着暖黄色的宽袍,金冠、金钗、白流苏,就差手边有个水烟筒了。

    “呼呼~麦要这样直勾勾地看,药师我可不想被某个戴莲花的误会。”慕少艾侧身让谈无欲进来,“喂喂,我说你呀,好歹也是来做客的,谈无欲你这么两手空空的真的好吗?”

    “耶,谁叫我穷呢?”谈无欲一点不羞愧地走了进来,一路拖着慕少艾到了屋里。早在慕少艾起床前屋子里就烧了炭火,暖烘烘的,炉子上头还热着水,随时都可以沏一壶茶。

    谈无欲的目光始终围着他的头发看,慕少艾终于正视他的头发了:“呼呼,想不到羽仔还藏了这一手,真是叫老人家我吃惊,万分吃惊啊。”

    “你以为他天生就会?”谈无欲瞥了一眼慕少艾那完全可以说是繁复的发型,捧着热茶说:“听好友说,羽人将你从前的发型画了出来,八个方向八个侧面,一张一张地给色无极看,要色无极教他怎么梳。这金冠金钗也是他画出来叫人打的。哦,这一套头饰一共花了他三百二十两银子,他跟色无极签了契约,从今以后每个月从月银里扣十五两还债。这么一来,羽人差不多两年不能离开镜花水月。”

    谈无欲说着就盯着慕少艾看。

    慕少艾还是有些不自在,下意识地想侧开脸,却不知怎么的想起了羽人的吻,然后就随便谈无欲看了。“是怎样?”

    “没怎样。”谈无欲吹了一口茶慢悠悠地说,“慕少艾,这可是个好机会,你现在逃了,羽人非獍也不能离开京城找你。你知道,他是个讲信用的人。”

    “呼呼,谈无欲,你这话是说药师我不讲信用吗?真是个坏朋友啊!”慕少艾拈了一块糕点放在嘴里,慢慢嚼着,吞下了才道:“药师我啊,也是答应了羽仔的。”

    虽然没有明说,但有些话两个人明白就行了。

    “哦?”谈无欲笑了,“既然如此,你还能放羽人在镜花水月做事?好友那里虽然不是风月场所,但里头的美人却是一个比一个彪悍啊,比如那位追蝴蝶君追到现在色无极姑娘。”

    “耶~好友你说的事哪里话?”慕少艾眨眨眼睛表示疑惑,“我从很久、很久以前就希望羽仔能娶妻生子,唉~西风小妹没跟他成一对,真是药师我心头的一大遗憾啊。不过嘛,西风小妹虽然飒爽干脆,却不如那位传说中的色无极姑娘心思玲珑又精明能干。”

    “药师你……”谈无欲惊讶,分辨不出这是真话还是假话,就在这时,一道白影呼的一下掀了厚重的帘子掠了进来。

    “我回来了。”羽人非獍提着两个竹篮背背着一个大背篓,竹篮里有青菜有肉有点心,背篓里装着木炭。羽人非獍将点心放在火炉边的小几上,对谈无欲一点头,算是打了招呼,转身就背着东西往厨房去了。

    哦,被听到了,一定被听到了,羽人大侠的功力深厚,他们刚刚说得那么大声,肯定什么听到了。药师慕少艾,我看你怎么哄这伤心了的笨鸟。谈无欲一脸看好戏的神情。

    可惜,一直到晚上吃撑了慢慢告辞的时候,谈无欲也没觉得那两人有什么两样的。嗯,在这里必须说一句,羽人非獍果然是用刀的,这肉片切得那叫一个好啊,牛肉羊肉五花肉都薄得透明,放到锅里涮一涮就能吃。药师调的酱也不错,这一顿吃得太直了。

    其实不止谈无欲等着羽人情绪爆发,慕少艾也等着呢。但是等啊等啊,等到两人都爬床了,羽人非獍也没说什么。结果,慕少艾自己忍不住了:“我说羽仔……”

    “慕少艾。”羽人非獍忽然说。

    “呃……有、在、请说。”

    羽人非獍翻身就将慕少艾抱在怀里,低声道:“从前你们都撮合我跟西风。”这个你们指的是鹿王、慕少艾、孤独缺、残林之主甚至还有殁去的忠烈王笏政。

    “他们撮合我跟西风,我只是无奈,但你如果误会我跟西风,我就会生气。别人要我娶妻生子,我当做没听见,你要我娶妻生子,我就会控制不住语气。”

    慕少艾仔细琢磨着这话,他家小白鸟是真的害羞,说话总是太含糊。但慕少艾很了解他又很聪明,一下子就明白了。小白鸟羽人非獍大侠呀,这是在隐晦地表示他从很久以前就喜欢药师他了。

    “慕少艾,还记得你给我的信吗?”

    慕少艾代羽人非獍死时,羽人非獍还处在神志不清的疯狂状态,而且受了重伤。慕少艾就写了两封信,一封给素还真,交代各种刀戟戡魔的事,另一封给羽人非獍,内容么,只有羽人非獍知道。

   

    在罪恶坑的时候,鬼测天曾给羽人非獍测过命格:前半生又三劫七大限,克父、害母、断六亲、损师、折友、绝恩义、一生无爱。如果能撑得过,后半生也许有转机。当日慕少艾清楚,若羽人非獍知道事情的真相,绝对受不了,所以在信里用刀戟戡魔的武林大义与这个“也许有转机”劝他。

     羽人非獍紧紧地抱着他,紧张得整个人都在颤抖,他轻声说:“你慕少艾,现在,我撑过了,也迎来转机了。你……你愿意做我后半生的转机吗?”

    黑暗里久久地没有回答。

    羽人非獍的心慢慢地沉了下去,他觉得伤心,但没有绝望。他不希望勉强慕少艾,慕少艾是不是对他抱有同样的感情,并不能影响他对慕少艾好。他说这些只是想让慕少艾知道,不管是当年那个容貌美丽胜过女子的药师,还是现在毁容的药园生,慕少艾就是慕少艾,在他眼里没有分别。

    不过,如果不是那种感情,这么抱着他就唐突了。羽人非獍在心里叹了口气,明天该准备另一张床了。

    “羽仔。”就在他要放手的时候,慕少艾忽然开口了。“再亲一下我的脸吧。”

    羽人非獍一震,心尖好像被什么刺了一针,无穷无尽的欢喜从心脏喷射而出,流遍了他全身。他说不出来来,在黑暗里捧着慕少艾的脸,嘴唇颤抖地吻了上去。

    从额头到眼角,从眼角到脸颊,从脸颊到嘴角,落下的吻如此虔诚而温柔,却又带着炽热的爱意。慕少艾心中百转千折,说不尽的千滋百味,就在这时,一滴滚烫的液体落在慕少艾的脸侧,顺着他的皮肤滑到他的脖子上。

    那就像一滴能烧毁理智的岩浆,慕少艾头一侧,吻住了羽人非獍的唇。


评论 ( 13 )
热度 ( 19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