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羽慕】【庙堂之高】03

羽人非獍离开后的第三天清晨,谈无欲旬休,起了个大早,走过四条街去刘家铺子买了一大包各色包子。再穿过大半个京城来到城东南的一个小院里,将包子分给了孩子们,又跟老夫子交流了几句后离开。

在他离开后不久,一道白色的身影从天而降,抓住老夫子就盯着看。把老夫子看得两股战战汗出如浆后,又伸手把老夫子的老脸一通乱揉,最后喃喃地走掉了。

“没有易容……”


羽人非獍走后的第七天晚上,谈无欲从翰林院回来,特意折了远路去买周家的烧卤,还打了一壶清淡的酒,转身往城东南某个偏僻的小院去了。

开门的是个中年斯文的男人,谈无欲与他交谈甚欢,一直聊到月上柳梢才离开。

在谈无欲离开后,白色身影再现,抓住中年人又是一通乱揉,再喃喃地离开。

“不是……”


羽人非獍离开的第十五天,谈无欲回家后直接进了镜花水月,熟门熟路地到了他的专属座位。欣赏歌舞之后,又与掌柜公孙月、保镖蝴蝶君、嬷嬷色无极做了亲密的交谈,最后走到了镜花水月最僻静的院子,把一个哇哇大哭的小男孩抱了出来。

那附近没有别人,镜花水月里也没有哪个女子像是男子假扮的。


羽人非獍离开的第三十天,谈无欲与新认识的书坊老板告辞后,离开不到半刻钟又折了回去,满意地听到书坊老板的惨叫与那句喃喃的“不是他”。

是不是该适可而止啊?谈无欲靠在路边的桂花树上想,这都多少次了。

“没用的。”谈无欲自言自语。“以往不谏,来者可追。”


无数次地失望,他也不会绝望么?


尝过最深重的绝望后,失望并不能影响他什么。羽人非獍在心里说。


 


离开谈无欲屋子的第三十五天晚上,羽人非獍进入了城东南的一个大院子里。说是大院子,其实里头只有寥寥几间屋子,占地十之八九的,是药草田。在药草的香气里,羽人非獍凭借独步武林的轻功轻而易举地进入了屋子,站在床前,接着清冷的月光,羽人非獍轻轻撩开了帐子。


里头的人睡得正香,三千银发散乱在枕头上。羽人非獍轻轻的拨开遮挡的发,便露出了他的面容。


诡异的纹路布满了他的脸,眼角的黥印也被扭曲了,几乎看不出来。曾经软润如同珠玉的脸,如今瘦削不堪,谈无欲也要甘拜下风。


羽人非獍抓着床单的手紧了又紧,望着那张丑陋不堪的脸瞬间红透了眼眶。


这么近都没发现他进来,慕少艾,你的功体也全废了吧?


一滴泪就这么滑下来了。


 


慕少艾早上醒来差点没给吓死,任谁一早睁开眼看到自己床边坐了个烟圈红通通的白衣男人都会吓得心脏蹦出的。慕少艾在否认跟逃跑之间犹豫了很久,最终慢吞吞地爬起来,骂了一句:“谈无欲这个死没良心的!”居然出卖他!有这么当朋友的吗!


“不是他。”羽人非獍的声音嘶哑得好像被火烧过一样,艰难地说:“我自己找到的。药草园。”


慕少艾一愣,没得来骂了。


羽人非獍又补上一句:“没有你,我也要动脑子。”


动脑子的事交给你,动手的事交给我。这是当年他们的戏言。一想到这些年来羽人大侠在武林上的遭遇,慕少艾自己先投降了,伸手抱住他的小白鸟,然后瞬间被牢牢地抱住。羽人非獍哽咽地说:“我要退隐!”


呃……慕少艾后知后觉地想,战将又少了一个,素大饼不会追杀到京城来吧?


——————


写了三遍也没把重逢写好,废柴啊……〒_〒


评论 ( 1 )
热度 ( 21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