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羽慕】【庙堂之高】02(本次有燕西与几个字的蝶月)

“羽仔……”

羽人非獍正动弹不得加面无表情地躺着让小童喂粥的时候,一道声音传来了。羽人非獍觉得非常熟悉,但又不该是这样子的。

就在这时,两道,不,准确说是三道人影冲了进来,因为有一道是被人抱着的。

沉寂入古井无波的羽人非獍也忍不住激动起来:“燕归人,西风,恩公!”

“呃……”鹿王泊寒波弄了弄刘海,“羽仔,我觉得你叫我泊仔更好听!”

“羽仔!”西风就跟一阵风似的冲了过来,压低声音地大呼小叫:“怎么回事??怎么受了这么重的伤?”

“我无事。”羽人非獍还有些吃不消眼前的消息。“你们怎么……”

当年异度魔界来袭的时期,泊寒波被翳流军师寰宇奇藏杀死,后断雁西风被宵误杀,燕归人也在与六祸苍龙一战后身亡,现在怎么……

羽人非獍心中涌起一个念头:他该不是死了吧?所以才见到这么多故人!

“是净琉璃菩萨。”三个人中唯一正常的燕归人责任重大地解释道,“菩萨为我们搜集魂魄、重塑肉身。”

净琉璃菩萨……!羽人非獍心中一动。

“也是最近几个月才好的。”西风解释说,“我们想通知你,但他们说你又去哪里哪里了,找不到你,暂时就算了,不是故意瞒着你的啦!”

“我明白。”羽人非獍点头,张了张嘴,没声音。

“羽仔,你想说什么?”西风问。

羽人非獍本想托他们把东西送去,但谈无欲的话忽然在他脑海响起,他便不愿好友再涉及江湖。于是到嘴边的话就改成:“西风,你为何压着嗓子说话?”

“还不是因为谈无欲不喜欢别人在他屋子大吵大闹啦!”西风抱怨也是小小声的。“我们趁他出门了才翻墙进来的!”

羽人非獍点头,月才子虽然失去了功体,余威还在啊,能压住西风的人,当真不简单。

“羽仔,你别多想。”泊寒波毫不留情地戳穿道,“小妹正追着谈无欲写的传奇本子,就怕谈无欲一个不高兴把她喜欢的人物给写死了。”

……原来如此。

羽人非獍无语了一下,目光一松。

燕归人跟泊寒波坐了一会儿就走了,西风留下照顾伤员,噼里啪啦地把近况给说了。无非就是他们三人在定禅天养了许久的伤,菩萨做了个特别的阵法把他们藏在里头谁也不知道。他们好了之后决心归隐,就在京城开了家饭馆。主厨燕归人,跑堂泊寒波,掌柜断雁西风。中原战神做饭不同凡响,不过烧了几个月的厨房也厨艺大增,慢慢地能挣钱了。

“你吃的粥就是燕归人煮的,怎么样?”西风小妹一副我家燕归人厉害吧嘿嘿嘿的样子,十分与有荣焉。

羽人非獍点头:“很好。”

粥很好,人很好,幸福的日子很好,未来也会很好。

只是他怕是再得不回这很好了。


受人之托忠人之事,羽人非獍养了几天的伤就好得差不多了。毕竟受过那么多次伤嘛,身体的恢复能力是很强的。再有就是谈无欲抓药的技术实在是好,不知道是跟谁学的。

“哼!”谈无欲说,“月才子的能力,岂容小觑?”

羽人非獍能下床行动后,趁着谈无欲值班——羽人非獍才知道谈无欲除了写传奇本子,还在朝廷里当了个跟书有关的官,天天要去上班。羽人非獍就趁机包袱一背,溜了出去。

目标是定禅天。


武林中人人都知道琉璃仙境与里头的素还真,但知道定禅天与里头的净琉璃菩萨的,寥寥可数。更没有人知道的是,京城郊外那座不起眼的水月庵之后,就是给一页书、素还真等等武林大佬养伤甚至复生的定禅天。

羽人非獍在水月庵说了来意,亮出他的寂灭刀。主持师太便将他带到了后山的小路上,交给了一个少年。

“无名,带羽人大侠去见菩萨。”

唤作无名的少年有一头奇特的头发,绿如梅叶,刘海乱得跟杂草似的到处乱翘。无名目光澄净地行了个佛礼道:“施主请遂无名来。”

入阵法,过幻境,出山道,高山断崖前莲座清芬,菩萨闭目静坐,宝相慈悲,般若之智如青莲芬芳隐在眉角。

“拜见菩萨。”

“羽人。”

羽人非獍将包袱解下:“菩萨,这是素贤人在西域找到的《般若阿兰若经》。”

“嗯。”净琉璃接过翻了翻,沉吟道:“此经我会尽快翻译参悟,羽人非獍,有劳了。”

“羽人本分。”羽人非獍道,望了菩萨一眼,目光闪动。

净琉璃微笑:“你心有堪不破的迷障。”

羽人垂目道:“菩萨于暗中救无数仁人志士……燕归人三人……羽人谢过菩萨对朋友的救命之恩。”

他说话三度犹豫两度改口,净琉璃看出却不点破,只是宣了佛号道:“施主为武林安危不惜性命,我所为不过寥寥,愿众生安宁。”

至此,他的任务已经完成。羽人再次行礼,转身告辞。

“菩萨。”无名望着那白色的身影,不解道:“为何他的背影看起来如此萧索寂寥?”

净琉璃垂目道:“他心中有挂念,根深蒂固,终成堪不破的迷障。”

“菩萨,他方才分明是想问问题,为什么却说感谢?”

“因他心中有爱。”

“有爱,因爱故生怖,因爱故生恨。他欲问所爱,又怕所求无果,心生恐怖。若心中无爱,是否无所畏惧?所谓无欲则刚,是这个道理么?”

净琉璃微笑:“我曾有佛友言,不晓人间痴迷,渡生只是空谈。不动心,便不知众生之心,不入苦,便无以明了众生之苦,不曾提起,便不能放下。佛修之路亦有万千,尝遍苦、历诸劫、知爱憎、悟因果、得大道、证涅槃,终至成佛。”

“知爱憎,悟因果,得大道……”无名喃喃重复,目光似有所悟。


羽人非獍任务完成,伤也好了四五分,便不好住在谈无欲那里。谈无欲只有一间卧房一张床,羽人非獍实在不好意思再让救命恩人打地铺。

“那就来我们这里嘛!”西风二话不说就把羽人非獍拖到燕然居后院去了。刚把羽人非獍安顿好前院就传来一阵闹腾,西风跺跺脚道:“要命!又是那两只小混蛋!看我这次不把那蝴蝶撕了!”

说完提刀窜了出去,前院就传来各种声音。

“钱蝶你又伤我客人!”

“哎呀,西风小妹你麦生气……”

“无极姐姐你快……”

“哎呀!无极姑娘!”

“鹿王……钱蝶,抱歉!”

“色无极你……蝴蝶斩!”

“嗷!燕归人!”

“飒风沾,问途寒,谁与共饮?谁敢挡关?燕戟归命人不还!”

羽人非獍飞上屋顶的时候正好看到一抹红色从对面楼里飞出,一拳将人打飞了。

“啧啧啧~公孙掌柜又家暴啦!”


评论
热度 ( 22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