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羽慕】《庙堂之高》01(架空,各种cp乱炖)

【食用说明】

一时心血来潮的产物,大约是个长篇,主羽慕,也许会是羽慕羽。故事架空,前情会逐渐在文里说的。人物主要是剑踪到刀戟2的,cp除了羽慕,还有日月、蝶月、燕西、宵x姥无艳出没,也许还会有三鲜跟净琉璃菩萨、梵天友情向出没。

该存稿的没存,我居然还摸鱼写同人,被大人知道会把我往死里揍吧……

一边听七佛灭罪真言一边码字,我也是够拼的,现在满脑子都是“离婆离婆帝,求诃求诃帝,陀罗尼帝,尼诃罗帝。毗黎你帝,摩诃伽帝,真陵乾帝,萨婆诃。”


以上是食用说明。看完之后还愿意跳坑的都是真爱~


————————————


慕少艾瞪大了眼,看着眼前染血昏迷的人,有些反应不过来。

不至于吧?这是什么运气啊?他怎么不捡到金子啊?

但是这大雪天的,如果不把人弄回去,必死无疑啊。

他费了那么大代价才保住的人,哪能就这么死去?

于是思来想去,慕少艾掏出几个铜板请了一辆板车,把地上的人拉到了镜花水月不远处的一个小院子里。


谈无欲瞪大了眼,看眼前半死不活就剩一口气的人,好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给气的。

“你……”谈无欲发飙道,“慕、少、艾!”

“哎呀呀,麦叫这么大声嘛!”慕少艾吸了口水烟,很无辜地说。“朋友者,合以分忧、吐槽、当挡箭牌用。本朝太师的至理名言,药师我不过是实践实践而已。”

“要实践找别人去!”谈无欲不干,“我这里就一张床,他躺着我怎么办?明天还要到翰林院修书你知道吗?”

“我知道啊。”慕少艾点头,“没关系,你跟他躺一张床,正好照顾他。放心,我不会跟那个戴莲花的说的。”

“慕少艾!”提起某人,谈无欲更是被踩了尾巴。

“哎呀呀,别叫了,别叫了!”慕少艾水烟管敲敲额头,“老人家我耳朵都要聋了,事情就这么愉快地决定了,呼呼~我走了,告辞、免送、再会。”

慕少艾说走就走,到了门口又回身提醒道:“对了,等明早他醒了,记得去镜花水月弄着清淡可口的粥来,别给他吃你那道士餐。”

说完赶紧溜了,好比还有功体一样。


谈无欲只能继续瞪了一会儿眼前的人,然后认命地叹了口气。

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认识的那么多朋友,除了好友公孙月,没一个不坑他的。这其中,又以某人跟慕少艾为甚。


话说当年谈无欲与他那满肚子黑水的师兄同斗危害武林的大魔头六祸苍龙,他因重伤之后功体全废,便退隐了。但退隐了总有个安身且养活自己的方法吧?谈无欲想起自己当年写的那一本一莲托生品,便决定做个写坊间传奇之人,在京城租了个小院落。不曾想在京城里不仅遇见了好友公孙月一家五口,还遇到了鹿王一家。

而在某天谈无欲写书到半夜饿得头晕眼花出门觅食的时候,迎面就撞上了个鹅黄色衣服的人。

谈无欲瞬间就惊恐了,跟那人双双站在十字街头对望片刻,那人先回过神来,撒丫子便跑。

“慕少艾!你给我站住!”谈无欲立刻拔腿就追,一拽那人的衣袖把人拉住了。“跑什么呢你!”

“呼呼~”慕少艾的眼珠子滴溜溜地转,要看就要否认。谈无欲便毫不留情地干了一件他早就想干的事情,他拽了一把慕少艾的长白眉毛。

“还想否认?天底下除了你药师,还有谁这么神经费尽心机用药滋养眉毛成南极仙翁的样子!”

“哎呀呀~松手,好友松手啊!”慕少艾赶紧承认,生怕自己眉毛掉了。“我说你呀,谈无欲,你眼神不好啊,我老人家除了眉毛长点,哪里像那个秃头老汉?”

谈无欲一顿,他最近确实眼神不大好。没了功体又贪睡,总是下午才开始写书半夜才停,眼睛便有些坏了。不过这不妨碍他认出慕少艾这人。

一想到慕少艾,谈无欲心里那叫一个火辣辣地疼。


当初阎魔旱魃带领异度魔界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素还真因为某种原因退隐,中原便在慕少艾跟谈无欲的领导下一同抗击。那时的情形,明处有异度魔界,暗处有翳流跟鬼梁天下,说是千钧一发、危机四伏也不为过。

慕少艾跟素还真是多年前就认识的好友,谈无欲则是素还真仅存的师弟,但在琉璃仙境见面之前,两人都只是闻其名而未见其人。但那一场合作之后,两人却成为生死之交,只是慕少艾在谈无欲隐退前出事,令谈无欲伤心了好一阵子。


回想自己与慕少艾再度偶遇时恨不得将慕少艾按在地上暴揍一顿的心情,谈无欲十分期待地看着床上昏迷不醒的人。

慕少艾哟慕少艾,等他醒了看你怎么办!

幸灾乐祸了一会儿,谈无欲忽然发现,这人身上还背着个包裹。凭借谈无欲著作等身的文坛伟绩,一眼就看出了那是书,而且是卷轴类的书。

谈无欲好奇了。

据他所知,受伤这位虽然跟风雅沾边却跟文字不大亲近,身上怎么会带有书呢?而且这个年代纸张不知普及几千年了,居然还有这么多卷轴类的书籍,着实不同寻常。

谈无欲对书籍是有些痴迷的,正伸手出去,犹豫着该不该偷看时,忽然想到了受伤这人目前受谁的差遣。登时,谈无欲整个人都不好了,心里又骂了几声慕少艾这个老混蛋。


——


羽人非獍被痛醒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记住自己做过的梦,第二件事就是去摸自己的包袱。

“放心吧,东西还在。”一个声音凉凉地说。

这声音有些熟悉。羽人非獍转头,只见一个黑衣瘦削的人坐在旁边,一手持着本书另一手舀着碗里的粥。这清癯的容貌,这自傲的神态……

“月才子谈无欲?”

“羽人,久违了。”谈无欲回了一眼。“你最好麦动,以免伤口裂开。”

说到伤口……羽人非獍问道:“救我的人……是你?”

“不然咧?”谈无欲反问,一点欺骗正义人士的愧疚都没有,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昨晚救他的人……之一嘛!

羽人非獍沉默了很久才开口道:“多谢。”

“不必。”谈无欲道。

其实两人也属于久闻大名实在不熟的那种关系,连接两人的是从前某个风流不正经的药师,两人第一次见面还是在了无之境大战呢。

想起从前,羽人非獍只觉得胸口的伤痛更严重了,他赶紧想正事,艰难地抓过包裹:“谈无欲……”

“停!住口!麦讲!”谈无欲立刻阻止道,手中书卷一放立刻端碗走人。“我去找人来喂你吃粥!”

他才不想跟某个人再有什么接触,他才不想又被牵扯进江湖恩怨里。现在的谈无欲可没有功体可以给某人折腾,再接触下去,不是他给累死就是某人给连累死。


谈无欲就这么逃也似地走了,过了一会儿,一个清秀的小童提着个食盒走了进来。“羽人大侠,谈大人让我来喂你吃东西。”

伺候病人这种事,谈无欲是不会干的。他守了大半天,给翰林院告了假,正好出门逛一逛,看看最近有什么新奇的本子出了。堂堂月才子谈大手,就是写书也不能输给别人!

结果刚走出街口就被人拦住了:“怎样?”

谈无欲呛声道:“你不会自己去看啊?”

“哎呀呀~谈大人麦这么小气嘛!”慕少艾胳膊肘捅了捅,“说咯。”

“醒了,正被清秀小童伺候着吃燕然居的粥呢。”谈无欲没好气地说,“慕少艾,你究竟想怎样?”

“呼呼,怎样、这样、没两样。”慕少艾一听醒来了就知道医治及时,他的伤口没有发炎人也没发烧,整个人的神色都放松了。他一手揽着谈无欲的肩膀,另一手拿着水烟管凑到嘴边吸了一口。“哎呀呀,谈大人辛苦了,老人家我请你吃豆花如何?我新近发现了一家豆花铺子,做的豆花全京城最好……”

谈无欲看着银丝飘飘未束发的药师,心中大约猜到了他的原因。好友如此,他也不会强迫什么。

还是豆花最大。


评论 ( 2 )
热度 ( 22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