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羽慕】霜满头,发如雪

重看刀戟2第一集,少艾被虐得好伤心,我也好伤心。少艾啊,你的头发乱了……〒_〒


——————————————————————


羽人非獍能跟慕少艾成为生死之交,大家都很吃惊。一个那么风雅戏谑,一个那么沉闷孤僻。但是转念一想,哎呀呀,那是慕少艾嘛!

于是一切匪夷所思都成了理所当然。

当然,也有人猜是因为慕少艾喜欢美人,羽人非獍又恰好长得很帅,于是被慕少艾拐来了。

其实慕少艾不仅爱美人,也爱美。他说过的嘛,爱美是人的天性。

因为爱美,所以慕少艾大部分情况都将自己打理得漂漂亮亮整整齐齐。头发要梳好,冠要戴正,最好别有一根头发跳丝。

别怀疑,慕少艾会梳头,很会。要是他不会梳头,在岘匿迷谷那么多年,难道要靠阿九帮他嘛?没见到阿九是散发嘛?

慕少艾不仅会梳头,还爱玩别人的头发。阿九还是个孩子他不好折腾,素还真谈无欲都不大听他的话,唯一能玩而且随便他玩的,就是羽人非獍。


羽人非獍有一头好秀发,乌黑光亮,长可及腰。慕少艾第一次看到就觉得喜欢,就十分想玩。但那时候跟羽人非獍不熟。等两人熟透了之后,慕少艾就天天追在羽人非獍背后。

“哎呀呀,羽仔,我说你呀,给我玩一下又怎么样嘛!”

“要玩就玩你自己的!”他才不想顶个奇怪的发型回落下孤灯。一旦给他梳了还不知道会弄成什么样子呢,到时候拆了吧他给一脸伤心令人不忍,不拆吧顶着那头型别说万一给西风看到会怎样,光是阿九就能笑到心脏病复发。所以,还是坚决地拒绝好了。

但是人算不如天算啊,某次羽人非獍帮忠烈王府裁决一个杀人狂魔,不慎受了重伤,被慕少艾立时出现救了,带回岘匿迷谷疗伤。

按理说,好朋友嘛,为朋友两肋插刀救于水火是应该的,朋友之义不言谢。但慕少艾哪是个依照常理出牌的人啊?二话不说就拿救命之恩威胁羽人非獍。

“呼呼~我说羽人公子呀,恩公我老人家要你做一件小小小小的事。受人滴水之恩便当涌泉相报,你可不能做忘恩负义的人啊。”

靠在床头右手吊在胸前左手动弹不得的羽人非獍沉默了,他现在莫说缚鸡之力了,就是下床也不行,喝水吃饭都是慕少艾亲自来的。他倒是想拒绝啊,但形式比人强啊!

于是羽人非獍默然不语,十分憋屈地默许了。

“呼呼~麦露出这种大姑娘上抢亲花轿的表情嘛!药师我可是个中高手,技术来得包你满意!”

慕少艾乐呵呵地拿来了梳子。

梳是好梳,紫檀木雕出的巴掌大小,原本的淡淡檀香被染成了药香,一如药师的味道。

“啧啧~”慕少艾捧起羽人非獍的头发赞叹,“躺了好几天了,居然还能一梳到底,我说羽仔呀,你的头发可真叫人嫉妒。”

羽人非獍看着近在咫尺的慕少艾,周围全是他身上的药香。目之所及,是药师银白光洁如月华的发,眼角的黥印在银发的映衬下越发地妩媚。

羽人非獍看得闪神了,入迷了,等那黥印忽然远离他才惊觉:哎呀!他的头发被慕少艾梳成什么样子了!!!

“哈哈~”慕少艾被他的表情逗笑了,拍拍他的肩膀说:“羽仔,放心啦!”

说着把铜镜拿来了。

羽人非獍看去,镜子里的他梳着他一惯的发型,唯一不同的是,两边垂下的发被人编了一段短短的辫子。

“呼呼~我说羽仔呀,我对你好吧?都没帮你梳个灵蛇髻飞天髻之类的。”

羽人非獍太了解慕少艾了,警觉地问:“怎样?”

“没怎样。”慕少艾靠在椅子上缓缓地吐出口烟,笑眯眯地说:“你就一直保持这个发型吧,换了别的老人家我就当你不要我了,要伤心的。”

羽人非獍气得撂了狠话:“慕少艾!总有一天我也会帮你梳头!”


羽人非獍这个愿望比较难实现,因为慕少艾对自己容貌仪表的爱惜,哪轮得到别人帮他梳头啊?

不过凡事总有例外的。

异度魔界来势汹汹,正道在慕少艾的带领下于了无之境与魔界一战。虽然成功杀了魔界的守道者之一的元祸天荒,正道也在练云人的帮助下化险为夷。但……天险刀藏却永远地离开了,而且战前服下了慕少艾的神醉梦迷。

那一战的最后,慕少艾是抱着天险刀藏的尸体离开的,谈无欲想安慰慕少艾,却被羽人非獍拉住了。

不需要,这时候的慕少艾不能接受任何言语的安慰,任何言语,都无法洗去他心中的悲伤与愧疚。

羽人非獍看着慕少艾离开,静静地在了无之境外边等着。

慕少艾终究会回来的,再重情的慕少艾,也不会因为情而放弃大义。

“呼呼~我说羽仔,你等在这里是要安慰我吗?”慕少艾笑着问。

羽人非獍却取出一把梳子:“来找你讨债。”

慕少艾一愣,随即水烟管敲敲额角歪头笑了,哎呀呀,好像确实,当年羽仔发誓要报梳头之仇呢。

那一刻的慕少艾非常听话,任羽人非獍为所欲为。

羽人非獍将他带到湖边,慢慢地将慕少艾的头冠摘了,让慕少艾趴在他的膝盖上,自己用手舀起湖水淋在慕少艾的发上。

本来光洁柔顺犹如月华的银发,在恶战里染上了朋友与敌人的血,又在送朋友最后一程的风沙里凝固干涸,与长发结成一片。羽人非獍以指为梳慢慢地整理着,一点点洗去血迹与风沙,一丝丝地将它们再度梳顺。又将长发以内力烘干,一缕缕地挽上。

银发如月华,又是那个赋雅风流的药师慕少艾,中原武林的顶梁柱之一。

羽人非獍将他的发冠戴好时,心里悄悄地发了一个愿望。

每一次他慕少艾发鬓凌乱无心整理的时候,我羽人非獍都为他整理妥当,如同安抚他的心。


人世就是这样,你许下的愿望总是有实现的与不能实现的,正如天有晴雨,月有圆缺。羽人非獍明白此事古难全,他不能接受的是,天涯无人共明月。

慕少艾留在羽人非獍脑海里的最后记忆,就是发鬓凌乱银丝染血,比当日在了无之境还惨还丑还不堪。但那时羽人非獍太伤心了,伤心于孤独缺的死。他看着慕少艾,先担心慕少艾的伤,再想抱着慕少艾大哭一场。他扑到水晶湖边,靠着岸哭泣,慕少艾便用手揽着他的肩膀,捂着他的眼睛,温柔地让他尽情地哭。羽人非獍记得那时慕少艾手掌上的血腥味取代了药香,那原本光洁柔嫩的手心也伤痕累累。

但羽人非獍忘记了他曾说过,慕少艾的发乱了,他便帮他梳。

后来,后来就没机会了,羽人非獍只能梳自己的头发。


再后来,羽人非獍的发也变成了银白。渐渐地,他年老体衰了,但他很坚持,直到死的前一刻还会给自己编辫子,保持当年慕少艾给他梳的发型。

此去仙山,故人啊,你是继续做老本行给看病呢,还是跟别人一样卖豆干?我牢牢记得你的发式怎么梳,你缺不缺梳头人?

你去时俊美如斯风华绝世,我来时白发苍苍形容枯槁,你那么爱美人,是否会嫌弃我?

过了那么久,你还记得我么?我……未曾一日一时一刻忘怀你啊。


完。


——————————————————

看刀戟2第一集,少艾头发乱成那样子,脑子里呼啦啦飞过一串诗词。

玉骨久成泉下土,墨痕犹锁壁间尘。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你发如雪凄美了离别,邀明月让回忆皎洁。

……后一句乱入了……


评论 ( 8 )
热度 ( 22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