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羽慕】苦糖余甘04

“他输了?”溻沧然问道,“那岂不是要让出麒麟穴?”

“嗯。”羽人非獍点头。“素还真占了麒麟穴,取名琉璃仙境。慕少艾就把麒麟穴万丈悬崖下的山谷占了,取名岘匿迷谷。门口摆了黄石阵,竖了个牌子:鬼与姓素的欢迎进入。”

“为何欢迎姓素的?”溻沧然问道。

“他与素还真约定,素还真若踏入岘匿迷谷一步,比赛结果作废,需再比一次。”

溻沧然望了一眼祭台上安静躺着的某人,评价道:“可真是孩子气。”


“你……”当年的羽人非獍也是这么评价的。“孩子气。”

“呼呼~我老人家这叫心胸开阔、欢迎再来。”慕少艾强辩。

“慕姑娘,你就承认自己心胸狭隘吧!”朗笑声传来,羽人非獍转头,只见一名男子背着个小孩大步走来。小孩本是刚睡醒,见了慕少艾便扑下来叫道:“少艾!”

“听到了。”慕少艾将猫耳的孩子接住,笑道:“九少爷安好?”

“好,很好!有麦芽糖更好!少艾,我要吃麦芽糖。”

原来这便是阿九跟朱痕迹染。


慕少艾自打在岘匿迷谷住下,那是一天比一天懒,好好的一个药师,连做饭都要打发阿九去。宁可吃焦饭,也不愿自己动手。

“看到如今的我,可想到当日的你?”慕少艾靠在亭柱上边抽水烟边问道。

他指的是当日他从翳流回来,羽人非獍死命缠着他的事。

要忘记一件事,那就让另一件事填满生活。

阿九的身体不好,羽人非獍看得出来,慕少艾告诉他,阿九生来半心。

羽人非獍望着阿九在药田里忙碌的身影,瞬间明白了。要让阿九忙,要让阿九觉得是慕少艾离不开他,他不是个无用的拖累。


“他非常温柔。”神殿里,羽人非獍说。

溻沧然却问:“为了忘记他的离开,你选择做了什么?”

做了什么?羽人非獍垂眉不语。溻沧然侧耳听了一句话,目光落在羽人非獍腰后的刀上,赞许道:“很不错的刀。”

“此刀名曰寂灭。”

“你如此珍惜,他送你的?”

羽人非獍摇头:“天泣已失。”


得到天泣是一个契机。

那时,忠烈王要他做的事都做完了。

那一天,天气不甚好,阴沉沉的,却恰好与他的脾气相对。哪来那么多春光明媚呢?

笏政召开武林公会,细数他的义举。

“枭獍非獍,从今日起,你改名为羽人非獍。前尘过往,从此斩断,武林中任何人不得以你的出身与从前为难你,罪恶坑若要以继续旧事追杀你,便是与忠烈王府为敌!”

羽人非獍第一次心甘情愿地跪下俯首:“愿为武林正义而死,忠烈王府所有需要,羽人万死不辞。”

“呼呼~我说羽仔啊~”万年不出岘匿迷谷的慕少艾终于动了他老人家的尊躯,靠在一旁不同意地说:“说得这么严重是要给人利用的啊!”

羽人非獍不理他,飞身将一串六翼风铃挂在忠烈王府大厅的匾前,正好映着匾上慕少艾的题字。

“呼呼~你这性子啊~”慕少艾叹气,一副你可真是能折腾我老人家的样子,起身道:“羽仔,走。”

“麦叫我羽仔!……去哪?”

“当然是去找好东西了。走吧走吧,呼呼~信我老人家没错啦!”


慕少艾就把他带到了悟明峰。

“羽仔,你改名重生,老人家我没别的礼物可送,就送你趁手的武器吧,看看你那把破刀都快切不了豆腐了。这山头的土匪老大有一口十分不错的刀,咱们去抢了来。”慕少艾说着送礼,却叫别人抢,自己靠在一旁抽水烟。

羽人非獍一惯地拿他没办法,又心中一动。他修习刀法,六翼刀法越上乘对武器的要求越高,他也期盼着能有把配得上他速度的刀。

“什么人胆敢闯入悟明峰?活得不耐烦了?!”忽然一声清叱传来,伴随的便是一片刀光。

羽人非獍闪身躲过,来人是个英气勃勃的蓝衣女子,柳眉倒竖地说:“有两下子,再来!”

羽人非獍躲过女子不由分说的一招,解释道:“姑娘……”

“呼呼~好呛的一个姑娘,好美的容貌。”慕少艾截下他的话,火上浇油地说:“我说羽仔,这姑娘配你刚好,不如抢了刀再顺带娶妻吧。”

那是慕少艾第一次提到娶妻两个字,羽人非獍立时就怒了,怒得无来无由熊熊腾腾。

“慕少艾!”

“老头你胡说八道什么!”蓝衣少女也怒了,方向一转就要打向悠闲抽烟的人。

羽人非獍一惊,身先意后地挡在慕少艾面前,不料另一道宏厚的声音传来:“是谁要收了我这嫁不出去的妹子啊?”

一个人极速掠来,空手凝气成刀劈开羽人非獍的快刀,落地后不忘风骚地掠掠刘海:“要娶我妹子,可是要些本事的。”

蓝衣少女的怒火又转了方向:“大哥你再胡说我今晚不做饭了!”

羽人非獍又想解释,自然又被慕少艾抢了先:“呼呼~鹿王,初会、好说、不必客气,羽仔便是来取神刀天泣外加娶你家妹子的!”

“哈哈!好气魄!”鹿王大笑道,“那可要拿出真本事来!”

这真是不打也得打了。

至于结果么,羽人非獍在五百招上下败给鹿王泊寒波,却也因此得到了鹿王的赏识,不仅赠送了神刀天泣,还想着附加他家妹子断雁西风。


“那姑娘性格活泼干脆,与你沉闷的性格确实相配。”溻沧然评价说。

所有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包括慕少艾。羽人非獍后来数次遇险,都是鹿王出手相救。鹿王于他不仅有赠刀之情,更有救命之恩。断雁西风最初也对羽人非獍抱有朦胧的喜欢,但这喜欢尚未发展成水落石出的大白,他与断雁西风便成了好兄弟。

“呼呼~我说你呀~这要别扭害羞到什么时候?”

慕少艾只去了悟明峰一次,难得几次出谷的机会都是去落下孤灯。悄悄那么巧,每次他去的时候总对着断雁西风来找羽人非獍喝酒。

断雁西风每次听到都要横他一眼:“慕老头,说了多少次了,我跟羽仔只是好兄弟!”

慕少艾叹息连连,一副你们这对不开窍的小儿女真是让人操碎心的样子。


“你呢?你怎么说?”溻沧然问。

羽人非獍却沉默了,目光深深地望着祭台上的人,一如他当日看着断雁西风与慕少艾斗嘴的默然。

并非他懒得争辩,虽然他也知道争辩无用。那时羽人非獍正在经历人生中最艰难的一次心花怒放与凋零。

他发现别人误会他与断雁西风时,自己只是无奈。而慕少艾若是误会他与西风之间的关系,哪怕慕少艾只是提到娶妻生子的相关字眼,他就怒不可遏。

为何?为何?羽人非獍想了很久,某次再度走进岘匿迷谷却恰好撞上慕少艾在夕阳下沉睡,望着慕少艾如玉的面容映衬着那妖娆的黥印,羽人非獍才明白。

他不想要别人,他只想要跟慕少艾一生一世长相厮守。

他喜欢慕少艾这个男人。


评论
热度 ( 5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