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羽慕】苦糖余甘03



最初之时,羽人非獍隔一会儿就要问一句“他什么时候醒来”。而溻沧然的回答始终如一:“吾不知。”

也许下一刻,也许明年,也许永远。

渐渐的,羽人非獍的心情从狂喜中恢复,开始日复一日安静地等待。可以的话,他的行动范围不会离开祭台一步之遥。

溻沧然评价道:“你倒是符合江湖人的做法,孑然而来,除却刀琴,别无长物。”

羽人非獍答道:“我本一无所有。”顿了顿,他的目光移向沉睡的容颜:“我所有的,除了这一身本事,都是他带来的。”


离开罪恶坑躲在冰封雪岭的羽人非獍,除了应付一批又一批的赏金者,最先遇到的就是慕少艾。

初见,一别,再见面,慕少艾不仅自来熟地将他划成朋友那一路,还叫他“羽仔”。

叫这个称呼,代表慕少艾不仅知道他的名字,还清楚羽人枭獍的事迹——出身罪恶坑,父亲是杀人越货的大盗,母亲是罪恶坑的万人骑,本人更是个杀母的十恶不赦之徒。

但同时,这个名字也代表着另一个意思。羽仔,羽仔,像长辈称呼小辈的疼爱,像好友间的调侃昵称。

这称呼让羽人枭獍想起世上会这称呼他的另一人。罪恶坑如果真的要杀他,只要将那个人派出,他就可以定孤支了。


他说他叫慕少艾。羽人枭獍仿佛听过这个名字,是江湖上一个医术卓绝的药师,也是出名的风流子,爱美景爱美人,倾尽佳人心却非负尽美人心,风流而非薄幸下流。

羽人枭獍的目光落在慕少艾背后的铁筝上,乐从铁出,总带杀伐之气,真是捉摸不透的人。


那一次相聚依旧没结果,他不理人,慕少艾只好走掉。慕少艾离开后,又是日复一日的杀戮,杀了赏金者,他才能活下去。

就在羽人枭獍忽然怀念那鹅黄身影的某天,落下孤灯又来了个人。

“吾乃忠烈王笏政。”

羽人枭獍心念微动。

忠烈王府,江湖中最公平的审判。没有人敢违抗,没有人能够违抗。上天终于来定他的罪了吗?

羽人枭獍沉默地等待,笏政却说:“羽人枭獍,你是否厌倦了日复一日的杀戮?是否想赎罪后新生?”

他想,但他更想知道另一件事情。“为什么?”

“有一人同我说,落下孤灯之人心存善念,希望江湖能给他一个改过的机会。”

“谁?”

“慕少艾。”

“他为何不来?”

“另有要事,无法抽身。”

“如何改过?”

“完成七件武林中公认的义举,吾便以忠烈王之名为你担保。罪恶坑不能追杀你,武林各派不能为难你。”

“好。”


羽人枭獍答应了。七件义举,无数次浴血,他终于完成忠烈王要做他做的事。

最严重那一次,他的双手双脚全都筋脉尽断,昏迷了整整两个月。

“呼呼~我说你呀……”迷糊中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说。“我才离开多久?怎么就弄成这个样子了?忠烈王府怎么照顾人的啊?”

是……是……

羽人非獍用尽全力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瘦削得几乎脱形的脸。似曾相识,只是他眼角的黥印……

是慕少艾,他不知从哪里回来了。


慕少艾回来了,但慕少艾哪里不一样了。羽人非獍认得他眼角的黥印,那是忠烈王府对十恶不赦之徒的烙印。

怎么回事?

那时的羽人非獍已经在江湖上混了一段时间,心中思考着。

慕少艾虽然在江湖上消失了一段时间,人人都说他落入哪个温柔美人乡了,但从未听说他犯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大罪。

羽人非獍回忆着那几年受过忠烈王府黥印的人,脑海里忽然浮现几个词。

认萍生,翳流,覆灭。

那个忽然冒出来的灭五伦、被江湖人追杀,最终被迫躲入翳流的认萍生,不久就成为翳流教主的左膀右臂。翳流在南宫神翳和认萍生的掌握下逐渐如日中天,却又在即将进攻中原时被中原正道击破。南宫神翳死,翳流势力大部分被歼灭,而认萍生……据说也死在那场战斗里了。


“你猜到了?”笏政看到他的眼神就明白他什么都明白了。

“嗯。”羽人非獍应道,若有所思。

笏政却说:“我知道你心中感激慕少艾,不愿拖累他。但你要明白,现在拖累他才是帮他,让他不得空闲想别的,那才是帮他。”

羽人非獍明白这种感觉,所以那段时间他尽力麻烦慕少艾。

“呼呼~我说羽仔啊~”慕少艾用水烟筒敲敲额角,“你可真像我家阿九啊~”

那是羽人非獍第二次听到阿九这个名字。

后来,慕少艾的脸终于出现了一点肉。羽人非獍在做忠烈王的任务事,听说他跟素还真的比赛。

“呼呼~那个素还真啊,真是一肚子坏水!”

回到忠烈王府的羽人非獍听他抱怨。


评论
热度 ( 7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