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蝶月】笑蓬莱·画眉(1)


四公子接了一个大任务,叫她头痛无比但又不得不完成。
“什么?”色无极吃惊,“小岳你要学画妆?”
四公子微笑:“是啊,飘飘不愿别人碰他的脸。”
“哦。”色无极明白了。
听华羽火鸡说笑蓬莱新来了个卖艺抵债的舞姬叫凤飘飘,还捎带了个乐师兼打杂小岳。因凤飘飘微正式出场,色无极只闻其名不见其人。
看来是个从小给人服侍惯了的羞涩闺秀,连眉都不需自己描的。只是一个闺秀如何沦落到笑蓬莱这种风月之地,却不得不令人唏嘘了。而这位小岳……
色无极打量眼前的男子,身量高挑单薄,眉目艳丽,双目虽然含笑,却带着隐藏的防备与冰冷,显然不是普通人。而凤飘飘不肯让别人碰她的脸,却让他为之画妆,对照倾君怜与愁落暗尘,实在不能不叫人联想两人的关系。
小岳一笑,既不承认又不否认,倒像是默认了。
色无极心中一叹,又是一对有情人,如何她便没有这福气?
心中哀怨,教出的妆容也带了三分愁色,眉眼一画,便一个眉尖若蹙。
“这……”色无极颇有些不好意思,别人要出场跳舞的,她弄个哭丧脸,不是败了客人的兴致,砸了凤飘飘的生意么?
“无妨。”小岳看了一下,目光赞许。“甚好,甚好,有劳姑娘了。”

“阿月仔!”
小岳,嗯,四公子公孙月刚踏进房间的门,红色的人影就扑到她身边。公孙月伸手一推将人甩开:“坐好,时间不多了!”
蝴蝶君满目哀愁地坐在梳妆镜前,身上的衣服已经换好了,头发却还披散。
公孙月说他:“为何不梳头?”
“我怎么可能会梳女人的发式?”蝴蝶君叫道,然后趁机扑到公孙月身上撒娇。“阿月仔你帮我梳!”
公孙月怒:“麻烦!我自己上算了!”
“不行!我不同意!”
再闹下去都深夜了。
公孙月只好帮他梳头。

蝴蝶君一头金灿灿的长发,跟他最喜欢的东西(阿月仔不是东西!……啊,这句话哪里不对……)一个颜色。平时不管有事没事蝴蝶君都喜欢甩头发,遇到要出场打架的时候,更是喜欢摆风中凌乱的造型。所以……
“啪!”木梳的齿又断了一根。
蝴蝶君的头发打结十分严重,公孙月都要崩溃了。
幸亏最后还是梳成了。
“阿月仔。”蝴蝶君看着镜子里其实跟男式发髻差不多的发式,有些怀疑公孙月是不是梳过女性发式。对比一下公孙月那位至交谈无欲的发型,怎么觉得两者有点像呢?
“嗯?”公孙月淡淡地应了一句,把花钿插上。好了,跟谈无欲的发式还是有一点点区别的。比如说谈无欲戴冠,凤飘飘戴花钿。
……蝴蝶君总算想起来了,阿月仔还是赎夜姬的时候,是披散头发的。

梳头之后是画眉。
“闭眼。”
蝴蝶君老实闭上眼。
男人的眼线这么好真的没问题?公孙月表示怀疑。
男人的眼睫毛这么长真的吗?公孙月继续怀疑。
从前怎么没发现,原来他长得真的很美,尤其是这双眼睛。
公孙月觉得自己听到了心跳声。

“好了!”
如扇的睫毛缓缓掀起,细长的凤目含愁带怨。
“阿月仔,我……”
蝴蝶君抬头,额头却恰好撞在柔软的朱唇上。
“……”公孙月一惊,刚想推开,蝴蝶君却投过来一个更加哀怨的眼神。
“唉……”公孙月叹了口气,捏住蝴蝶君的下巴。“只当是安慰你受伤的心灵。”
蝴蝶君欢喜地抬头闭眼,知觉柔软的唇轻轻落在他的眉心,无限爱怜。
眉……眉心……
“乖。”公孙月轻抚蝴蝶君的脸,捂住他的眼睛,不让他看到自己脸上的一抹红色。
“公孙月!你……你骗我!”
唔,公孙月就对自己的牺牲满意了,果然还是媳妇脸最好看。

评论 ( 5 )
热度 ( 35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