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蝶月】打他痛我

假死的事果然叫蝴蝶君很抓狂,不仅抓狂,还差点发疯。
黄泉赎夜姬,噢,不,那个时候已经可以称为丹枫公孙月了。公孙月惊讶地发现,蝴蝶君还是有脑子的。
他从北域五人组里最不屑用其他身份的兰漪入手,查到了兰漪的住所。然后自己不露面,派A蝶B蝶整日守候,最终还是守到了。
那天公孙月刚踏入兰漪那里没多久,一道红色的人影进冲了进来。
“阿——月——仔——”
不由分说——不是佛门那位先天强者,是蝴蝶君不由分说就将公孙月抱住。
“阿月仔你这个死没良心的,你怎么能这么对我?你知不知道你骗得我多伤心?我差点把眼泪流干了!我的真心难道就这么不值得你看我一眼?我的爱难道不能让你停留?阿月仔,你看着我的眼睛……”
唉……千躲万躲,还是躲不开。
章袤君在一旁满脸的不敢恭维,“这个人是……”
公孙月又叹了口气:“麦闹了。”
“噢。”蝴蝶君从地上爬起来,紧紧地抓住她的手。“那你也不准跑。”
“我说你这位。”章袤君严肃地说。“你这么拉着我兄长,却是为何?难道你有龙阳之痞?”
“耶?”蝴蝶君眨眨眼,“变成兄长了?阿月仔你做男装也很好看!”
公孙月折扇一合背过身去:“我不认识你。”
“没关系,我认识你。”蝴蝶君脸皮之厚,天下无双。“我蝴蝶君一生不爱男人不爱女人,只爱你阿月仔一人。不管你是男的公孙月还是女的黄泉赎夜姬,总之你是我的阿月仔。”
这就又赖上了。

从那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蝴蝶君都围在公孙月身边。那是骂也骂不走,打也打不掉,就好像是连带的一部分一样。
“唉……”公孙月叹气。
“四姐,为何叹气?”章袤君问。
蝴蝶从一旁冒出来:“阿月仔你不高兴啊?黄金喜不喜欢?”
“滚!”公孙月一扇子将他打到一旁。
章袤君看了一眼,意味深长地说:“这一扇只要你用上十分的力,我再补上一剑,他就再不能烦你了。”顿了顿,章袤君又说:“四姐,我从未见过你出手如此留情。”
留情到不是揍人,纯粹的不伤皮毛的打情骂俏。

公孙月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刚认识的时候她是下过狠手的,蝴蝶君也曾受伤。但从什么时候开始,她就见不得蝴蝶君流血,又从见不得他流血变成见不得他鼻青脸肿,再变成看不得他擦破皮,到现在,连他掉根头发都舍不得。
欺负蝴蝶君的事只有她公孙月一个人能做,其他人?想都不要想。
很久以后,当他们小蝴蝶都好几只了,谈无欲来访,说起传说中的“蝶君十二恨”,公孙月才将这种感觉总结出来。
这叫“打他痛我”。

因为打他痛我,所以蝴蝶君无论如何都不会对她动手。唔,当然蝴蝶君比她更深一层,不仅打她痛我,还有舍不得打。

可只要她曾经是黄泉赎夜姬一天,他还在她身边一天,就可能有一天被整个武林追杀。
公孙月一点也不怀疑若是被人发现身份,蝴蝶君会为她拔刀,将她挡在身后,自己与整个武林为敌。这只蝴蝶就是这么蠢。
三哥邓九五对红叶夫人的心情,公孙月总算是明白了。但公孙月没有邓九五的宏图霸业,也没什么舍不得的,所以公孙月再一次离开了。
这一次没有死别,而是让蝴蝶君做了有史以来最艰难的一个决定。
“黄金跟我,选一个。”
终究还是用了她一贯的伎俩,抓住人心的弱点。灵山忘情月,其实是天涯宦游人,为了躲避而已。

评论 ( 7 )
热度 ( 45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