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蝶月】恃宠而骄

让一个人臣服有很多种方法,黄泉赎夜姬的三位兄长比较喜欢用武力,直接把人揍到听话,不行就杀了。五弟呢,刚开始比较讲理,要是别人不听他的道理,下场也是兰花落处,寸草不生。
黄泉赎夜姬是不屑于用暴力的,她喜欢用心机抓住敌方的心理弱点,不动一兵一卒就让对手乖乖听她的话。
除了他们北域五人组,世上还有许多强人。有些人用权势逼人听话,有些人用财富买人听话,有些人用美色迷人听话。方法很多,但黄泉赎夜姬想不通蝴蝶君到底是哪种。
打他么,他确实受打,但却不会她打他,他就怕她。设计他么,他确实受骗,但无论如何受伤第二天仍然会出现。黄泉赎夜姬想来想去,用心分析那只蠢蝶的心理弱点,还真想不出到底该怎么把他除掉。
不过机会总是眷顾她的。

那一次是黄泉赎夜姬执行大哥给的任务,对方有点棘手,黄泉赎夜姬不小心受伤了。危难之时,蠢蝶出现了把她抱到他那金光闪闪的阴川蝴蝶谷去了。
受伤的黄泉赎夜姬哪都疼,看见那蠢蝶在面前晃荡就心烦。“滚一边去!别来烦我!”
按照平时蠢蝶应该是鬼哭狼嚎地叫“阿月仔你怎么忍心拒绝我”之类的,没想到这次他竟然乖乖听话了。蝴蝶君一边倒退一边小心翼翼地说:“阿月仔,我就在外面,有事你就叫我。你……我不烦你,你别激动,小心扯动伤口,你脸都疼白了……”
“……”黄泉赎夜姬很想应一句我知道了你可以滚了,却怎么都说不出口,干脆闭上眼睛假装没看见。

迷迷糊糊地睡去又迷迷糊糊地醒来,黄泉赎夜姬猛地发现有人在帮她擦脸上的冷汗。睁开眼,看见的果然是蠢蝶那张美得男女莫分的脸。
“阿月仔,你怎样?”
“我不是叫你滚出去?”
“哦……”蝴蝶君把毛巾放下,立刻倒退着走出去了。一边走,一边嗫嗫嚅嚅地问:“阿月仔,你有没有什么要我做的啊?”
黄泉赎夜姬皱眉:“今天怎么这么听话?”
“平时惹你生气最多就是怒火烧一下,现在你受伤了,生气会扯到伤口的。”
就因为这样?黄泉赎夜姬吃惊,就这个理由?
黄泉赎夜姬沉吟了一下:“是不是我现在叫你做什么你都愿意?”
“当然啦!你高兴就好。”
“嗯……那你去扮个女装来。”
“啊?!!!”
“怎么?不愿意?哼!”
“不……可是为什么是女装啊?我现在难道不英俊帅气天下无双吗?”
“我看女装高兴,高兴了伤口就容易好。一句话,愿不愿?”
“我……唉!男人的眉角啊……!!!”
蝴蝶君仰天长叹,嗖的一下跑了。
这一跑去了很久,黄泉赎夜姬还想自己玩笑是不是开大了的时候,一个粉色裙子的姑娘推门进来了。
黄泉赎夜姬瞪大了眼,粉姑娘也瞪着她,怒气腾腾的眼里竟然别有一番风情。
“哈哈……哈哈哈哈!”黄泉赎夜姬再也忍不住大笑出来,笑得过头了扯动伤口,痛得她不由得哎哟一声。
“阿月仔!”粉姑娘蝴蝶君惊慌失措地冲过来,“你怎样?”
“美人儿。”黄泉赎夜姬不由得抬手摸了一把粉姑娘的脸,按着他的头将他的脸压下,拇指轻轻地摩挲着他粉色的唇,含笑道:“抱歉,唐突佳人了。”
“你……”蝴蝶君泪奔,“阿月仔你调戏我!”

经过那一次的事,黄泉赎夜姬知道怎么对付蝴蝶君了,不用武力威胁,不用美貌诱惑,不用玩弄计谋,只要对他假装生气就行了。这是一种非常新奇的体验,蝴蝶君其实知道她在假装,知道她是故意的,但蝴蝶君没办法因为她是故意的就任由她不高兴。黄泉赎夜姬从来没体会过这种感觉,这世上竟然还会有人因为自己不痛快而屈服。
“你说,这只蝴蝶是不是够蠢的?”黄泉赎夜姬忍不住对五弟兰漪章袤君说。
章袤君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四姐,想不到有一日你也会恃宠而骄。”
黄泉赎夜姬一愣:这就是恃宠而骄?
但仔细想想,确实是这么个意思。
她能对蝴蝶君为所欲为,不过因为蝴蝶君爱护她,舍不得她。而黄泉赎夜姬非常享受这种恃宠而骄的感觉,或者说,黄泉赎夜姬就喜欢看蝴蝶君被欺负了却不敢反抗的样子。
喜欢看他气腾腾地叫“阿——月——仔”之后又数三下消气的样子,喜欢他一脸哀怨地控诉“你又耍我”的样子,喜欢看他从自己身后冒出个头来眨眨眼满脸讨好。嗯,当然最喜欢的还是他被欺负后敢怒不敢言、敢言不敢反抗、最后只能一脸哀怨的样子。
一连串的喜欢,黄泉赎夜姬都愣傻了。

意外来得很突然,对手棘手得将她困住,蝴蝶君在外围数次想冲进来救人都被挡下了。
“蝴蝶君,你走!别让人知道你跟黄泉赎夜姬有关联!走!”
“阿月仔你开什么玩笑?”蝴蝶君手中的刀挥出红色的光,蝴蝶天纹斩闪现,却还是救不了想保护的人。
蝴蝶君被困住,而她被抓走,囚禁在某个隐秘的地方。
黄泉赎夜姬第一次忘了结拜兄长交代的任务,由衷地希望那只蠢蝶别来救她。龙潭虎穴豺狼窝,不把那只蝴蝶撕了才怪。
但有些人真是该听话的时候不听。

黑色的蝴蝶翩飞,看守她的人瞬间化为灰烬。蝴蝶君一身黑色气息缭绕,眼中杀意汹涌。
“阿月仔,我来了。”
黄泉赎夜姬看得心惊,却因为重伤而说不出话来。蝴蝶君将她横抱在怀,一步步离开,黄泉赎夜姬清楚地看到,黑色死亡蝶噬咬着无数的尸体,比野兽还可怕三分。每一寸土地,在死亡蝶经过后都变得死气森森。
“黑色死亡蝶,我压箱底的绝招。武林里有个人叫什么兰漪章袤君,号称什么兰花过处,寸草不生。哈!黑色死亡蝶过处,才是真正的污黑遍地,寸草不生!”
不……不该是这样。黄泉赎夜姬想,这方法太过残忍,不该是潇洒可爱的他用的。这么凶残的杀意……他是杀手,不是嗜血的魔。
黄泉赎夜姬不知道怎么形容当时的心情,很难过,很不愿意,不想再次发生。
“蝴蝶君,从今以后,不许用死亡蝶。”
“嗯,好。”

蝴蝶君说到做到,第二天就恢复了以前可爱好欺负的样子,也再没失踪过死亡蝶。黄泉赎夜姬却忽然生了一种害怕,怕事情重来。她明白自己会给蝴蝶君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她不愿,所以她想了一个方法。
“四姐。”章袤君由衷地说,“我觉得他会气死的。”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0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