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观察笔记01】孤独缺

孤独缺是羽仔的师父,老实说,刚开始还蛮喜欢他的,从他开始调戏(?)阿月仔的时候。
孤独缺是个很容易让人误会的人,他喜欢在做坏事的表面下做些好事。帮阿月仔如是,对待羽仔也如此。这么个亦正亦邪的人物,有点想不通他为什么对羽仔这么好。
唔可能一开始只是看到羽仔那双极具天赋的脚,所以才收羽仔为徒。
但是后来孤独缺为羽仔尽心尽力,着实不像罪恶坑的作风。连羽仔叛出罪恶坑,他也以喝醉了为掩护,还说“但愿你我永不相见”。孤独缺心里清楚,除非羽仔回到罪恶坑,或者他奉命出罪恶坑杀人,否则没有见面的机会。
这是个面冷嘴毒心有点软的坏人。从他一出场我就觉得他对羽仔是真的好打心眼里希望羽仔能够走出阴影获得幸福,只是他为什么总是希望羽仔杀了他,而不是一起杀回罪恶坑?我着实不明白。凭他们师徒合璧,狂龙也不在话下吧?罪恶坑不是简单就扫平?到底为什么?
落日孤灯最后决战,孤独缺说出那句“死在自己造就之人手下”时,我仍是不明,直到跨海神足这个名字出现,孤独缺向残林之主说明真相,我才明白。
原来孤独缺为自己安排了这个结局啊。

总说一步江湖无尽期,我觉得孤独缺的江湖不是从他下山杀第一个人开始的,而是从他杀了师父师弟开始。一日为师终身为父,从那时起,孤独缺就把自己定位为坏人,大坏人。很多很多年后,他在落日孤灯对羽仔说自己很迷茫,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子,没有朋友,只有杀戮。
他不懂,但是离开罪恶坑的时候,他为自己安排了一个结局:被自己的徒弟亲手杀死。
就像当年他对跨海神足所做的那样,他将这当做报应,也当做偿还。
他以为这是最好的决定,羽仔却告诉他不是的。

羽仔离开罪恶坑时孑然一身,再次相见,羽仔虽然更阴沉更忧郁,身边却多了许多朋友。这大约正是孤独缺不明白的地方,药师慕少艾,鹿王泊寒波,这些都是正道武林中鼎鼎有名的人物。他们竟然全都关心羽仔,而且对羽仔一副老母鸡护雏的样子。孤独缺开始思考自己为什么没有朋友,明明羽仔也罪孽深重不是吗?弑师与杀母同罪,是十恶不赦,为什么别人能接受羽仔,甚至还为他换了名字,却没有人肯接受他呢?
羽仔向他提出一个词,救赎。
孤独缺一开始觉得很可笑,救赎?这世上犯错了就是犯错,做过的坏事能用一个救赎就挽回,那还有报仇什么事?公孙月想要救赎,正道是怎么对她的?罪恶坑有去无返,这是借刀杀人!
孤独缺不相信救赎,他觉得自己和羽仔、阿月仔是没有区别的,因为他们都犯过不可挽回的大错。但孤独缺又发现,他们是实实在在不同的,公孙月有蝴蝶君的深情,为她出生入死对抗武林。羽仔也不甘示弱,有个慕少艾对他跟对儿子似的。而孤独缺什么,却什么也没有。
孤独缺想不通为什么,他嘲笑羽仔的傻,不明白羽仔为什么不下手杀他。他以为是自己没尽全力被羽仔发现了,别人却跟他说,即便是他尽全力,羽仔也不会杀了他。在羽仔心中,他永远是最敬爱的师父。
师父这个词,让孤独缺想起了遥远的从前,残林之主的出现,更让他想起自己罪孽的最初。
那时候,他明白羽仔跟公孙月的做法了。
别人原谅不原谅,那是别人的事,自己是不是为过去后悔,是不是想弥补,是自己的事。赎罪并不是要求得到别人的原谅,让自己从满身污黑的坏蛋变成人人敬仰的大侠,赎罪不是为了名利,而是求死者的谅解,对自己灵魂进行洗涤。
以往不谏,来者可追。
孤独缺终于认识到,自己从前对羽仔的做法,尤其是想死在羽仔的手下这个做法是多么的错误。那是他设想里自己最好的死法,造就一个不世之才,对他恩重如山,最后被自己一手造就的人杀死。就像当年的跨海神足,他的师父。
孤独缺想让自己也体会当初跨海神足的痛哭,重蹈覆辙,这就是最好的补偿。但在失败以后他才猛地惊觉,他一生的悲剧并不在于杀了师父和师弟,而是他认为自己做错了却从不悔改,在错的路上越走越远,最终只能走向罪恶坑。但羽仔是不同的,羽仔有朋友,正道需要他,前途一片光明。如果羽仔真的亲手杀了他,哪怕同样是误杀,杀母之后再弑师,也足以让羽仔崩溃。
那就是悲剧的重复了。孤独缺是做不到像跨海神足那么慈悲的,羽仔也不可能像他月不全孤独缺一样冷血,他这么做,是毁了羽人非獍,再造一个陷入疯狂的孤独缺。

所以孤独缺回到了罪恶坑,把罪恶坑的人都杀了。或许有一点想赎罪,但更多的,可能是希望替羽仔解去后顾之忧,以免罪恶坑再去找羽仔的麻烦。他在跟狂龙决斗前特意去看了羽仔练刀留下的痕迹。
“师父,你的缺儿也长成老缺啦!”
原来已经这么多年他的赎罪也终于在姗姗来迟里匆匆落幕。我想,他大概能去仙山找跨海神足的豆干摊,烈酒配豆干地看着凡尘,扭头说。
师父,你看那刀戟戡魔的白衣少侠,厉害不!?那是你徒孙哩!

评论 ( 7 )
热度 ( 6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