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霹雳·蝶月】染血的白与丹枫的红孰美呢

    冷月如钩,森森地寒光铺满了大地。月光下,一道雪白的身影飘飞,如御风而来。映在月光下的容颜秀丽无双,甚至嘴角微勾,目带微笑。


    只是这微笑未免残忍,若是给人看了,必定吓破了胆,以为是黄泉中的艳鬼出现了。


    “耶~又是一身白衣。”忽然间一张美丽地雌雄莫辨的脸从女子的肩头探出,“阿月仔,你还真是对白色情有独钟啊。”


    又是他!黄泉赎夜姬眼神一冷,断魂指瞬间刺出。肩上顶着蝴蝶的异域男子轻轻一飘,灵巧地躲来躲去,就是不走。


    “又怎样?为虾米又生气了?你告诉我啊!阿月仔你怎么了嘛!”


    这人轻功太好!黄泉赎夜姬恨恨地住手,打了那么多次,怎么就是打不中呢?这人难道真是蝴蝶精变的?


    “阿月仔~”蝴蝶君从她身后探出个头,眨眨眼睛,淡金色的眼睫毛如羽扇般颤动。“说咧,到底为虾米生气啊?”


    黄泉赎夜姬忍不住了:“不许叫我阿月仔!”


    “耶~我觉得这个名字很适合你啊~”蝴蝶君按着心口指着月亮说,“我第一次看见你,也是这样的月光,也是这样的白衣风华。你就像月光里走来一样,如此美丽,如此冷漠。你像月光一样无视我的美貌、我的财富,你像月光一样无情。啊~~美人如月在云端,上有青冥高不可……”


    “攀”字还在喉咙底,某只蝴蝶已经被拳头打成一团流星飞向远处。


    黄泉赎夜姬看看自己的拳头,她会很多杀人的武学,断魂指,取心手,灭生掌,幽冥冷泉,九阴鬼火。这些武学让她战无不胜,让她每一个任务都能顺利地完成,但是这些武学没一个能打到蝴蝶君。反而是最简单的拳头,百发百中,永远能将他打飞。


    为何?


    黄泉赎夜姬懒得去想,也想不明白。这次她来是执行任务的,大哥要她取这城中一家人所藏的珍贵药材。


    立于月光之下,飘于寒风之中,黄泉赎夜姬五指轻展,滑动如水之波涛。真气逐渐在雪白的掌心凝结,出现的却是蓝色的鬼火。


    九阴鬼火!


    大火冲天而起,惊慌的人四散奔逃。黄泉赎夜姬站在墙头欣赏了片刻这美丽的景色,啊,多么动人的表情,惊恐的,慌乱的,绝望的,自私的,人性的所有弱点都在这火光下暴露。唯有绝望的尖叫,才是最动人的声音,这才是天籁。


    不是说了吗?天地不仁。


    接下来,该看看最美丽的颜色了。


    黄泉赎夜姬微微笑,美丽的容貌仿佛幽夜里绽放光华的花朵。只是这花是黄泉彼岸的曼珠沙华,这光是森冷的刀光。


    鲜血飞溅月华裙,俯听苍生悲戚鸣。黄泉赎夜姬杀得兴起,取心手与灭生掌专门打在人体血管密集之处,必须要鲜血淋漓地溅起,那才是美丽。


    当她拿着任务所需的药材走出大门的时候,雪白的衣衫已经尽数染红。这一天正是夜雪初霁,雪白的地上一道旖旎蜿蜒的红,随着她的脚步摇曳生姿。


    黄泉路,黄泉赎夜姬的路,总是鲜血铺成的。


    “我就知道。”一张脸从她的肩膀后边探出来,额头上还有个被打肿的包。“你总是穿白衣服,不是因为你喜欢白色,而是喜欢被鲜血染红的白色,对吧?” 


    连结拜兄弟都猜不出来的事,他竟然知道?黄泉赎夜姬惊讶,终于难得地开口搭腔:“你不觉得,鲜血染红的,才是最美的颜色吗?”


    “耶~不是!”蝴蝶君在她身边一蹦一跳地走,始终把脸对着她,不肯错开。“我知道有种东西比鲜血更美丽,阿月仔,要不要约啊?”


    ……就知道不该搭理他。黄泉赎夜姬闭了闭眼,决定无视。


    “哎,不要这样嘛!”蝴蝶君锲而不舍,“阿月仔,我们来打个赌怎么样?要是我赢了,我就带你去看那比鲜血更美丽的东西。要是我输了……”


    “你输了,就受我一道断魂指!”


    “耶~”蝴蝶君抬手护着自己,大惊失色大受打击。“阿月仔,要不要赌这么大啊?”


    黄泉赎夜姬闭眼冷哼:“一句话,敢不敢。”


    “啊~苍天可见~”蝴蝶君按着心口望着天,抬起另一只手要苍天明月为证。“我蝴蝶君今日舍命博美人一笑,明月,你要为我作证!苍天,你要为我祈祷!”


    “麦再胡说八道!”黄泉赎夜姬抬手就是一拳,果不其然地打中了某人美丽得雌雄莫辨的脸。“说吧,比什么。”


    “阿月仔,你真下得了手。”蝴蝶君抚摸着脸颊一脸的哀怨,然后深吸一口气,指着远处的一棵树说:“阿月仔,我们俩轻功都不错,那就比比看谁先摘到那棵树上长成心形的果子。”


    这世上还有心形的果子?黄泉赎夜姬点头:“好!”好字一出口,血红的身影已化光而走!


    “喂喂!阿月仔!你还没有喊开始呢!”蝴蝶君跳脚,“又欺负我呜呜呜呜!”


    等他把自己安慰好了,嗯,其实也就是眨眼之间的事,黄泉赎夜姬一脸阴沉地回来了,咬牙切齿道:“蝴!蝶!君!”


    “麦打!麦打!”蝴蝶君抱头蹲下,“谁叫你没等我说完话就自己先跑啊!我没说不可以派手下啊!”


    蝴蝶君你要不要脸!要不要脸!A蝶B蝶一同背着一个心形的果实在黄泉赎夜姬身边翩飞。蝴蝶君,阴川的脸都给你丢尽了啊!


    “住口你们这两只苯蝶!蝶蝶不休真是蝶蝶不休。”蝴蝶君一点也不愧疚地拿下它们背上的果实,蹭到黄泉赎夜姬身边眨眨眼卖乖。“阿月仔,我赢了!”


    ……忍!忍过这一次,下次就不会再有纠缠!黄泉赎夜姬闭了闭眼,负手转身:“什么时候?”


    “见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蝴蝶君伸手,“阿月仔,随我……啊!”


    黄泉赎夜姬收回拳头:“再敢动手动脚,杀了你!”


    “啊……阿月仔!你太狠心了!”蝴蝶君抱着脑袋蹲地,一阵阵地哀嚎,心中却欢喜:这拳的力道轻了太多,亲爱的阿月仔你心软了哇!


    黄泉赎夜姬虽然心狠手辣,但还是个讲信用的人。


    蝴蝶君带着她在山里走来走去,忽然停下脚步掏出一根丝巾:“阿月仔,那景色要先蒙住眼才能看到。”


    又想玩什么花样?黄泉赎夜姬皱眉,然后哼了一声用丝巾将自己的眼睛蒙住。


    谅这只苯蝶也不敢对她怎样。


    阿月仔你这是哪来的相信,却叫人好生开心。蝴蝶君乐得原地转三圈,做好了挨拳头也不放手的准备,伸手就要摸:“阿月仔,山路险峻,我牵你?”


    预料中的拳头却没有来,黄泉赎夜姬哼了一声,负手信步往前,如若双目未遮。


    “啊……你忽略我!”蝴蝶君又哀怨了,拔腿追上去,也不管人家眼睛蒙起来了看不见,一边走一边望着她的脸。“阿月仔,你相信我,你一定会喜欢的。”


    最好是如此,否则的话拳头不吃素!黄泉赎夜姬心里应道。


    感觉上是上了一座山,最后停在一处。蝴蝶君又让她等了一会儿,才开心地为她解开丝巾:“当当当当~~~阿月仔~~~”


    黄泉赎夜姬睁开眼,只见迎面一团红日初升,红日之下,满山枫叶如火燃烧,热烈地几乎涌动起来。层层叠叠、深深浅浅的红色,安静而温暖的朝阳。黄泉赎夜姬的视线从最初的黑暗乍看到如此情景,一时竟然惊呆了,两个字脱口而出:“好美……”


    “是吧是吧!”蝴蝶君围着她团团转,“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情人泪~阿月仔,你看这漫山遍野的红,都是我蹦跳的鲜活的心啊~如此热烈真诚,你感觉到了吗?”


    “满山的心么?”黄泉赎夜姬忽然笑了,心情忽然出奇地好。她慢慢地撸起袖子,在某人对着她如雪的玉臂呆住的时候说:“那就让我看看你的心。”


    随后,霜林醉上空响起了某人凄厉的惨叫。


    “阿月仔!麦打脸!麦打脸啊!!!”

  

※※※


    “四姐?”


    睁开眼就是兰漪章袤君关切的脸。“四姐,你没事吧?”


    她看看自己的手,从这一刻开始,黄泉赎夜姬是死了,那么重生的是谁呢?


    “四姐,你要取一个什么名号才好?”


    名号么……她眼前仿佛又浮现了那一日朝阳初升的霜林,还有那无视她愤怒的一声声“阿月仔”。 


    “号为丹枫,名为月,丹枫公孙月。”


    从此舍弃染血的白,着上丹枫的红,黄泉赎夜姬不在了,阿月仔保留。 


    

评论 ( 16 )
热度 ( 28 )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