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ID-醉折花枝-。cp好杂,本命佛剑。

【红色】【天丹】西北记事·称呼


    【红色】【天丹】西北记事·称呼

    

    称呼是个奇妙的东西,能瞬间反应出很多东西。

    

    从刚认识到订婚,田丹一直叫徐天“徐先生”,情急之下也会直接叫“徐天”,比如说那次在街上试肯不肯为她死。后来订婚了,一般都……都不知道叫什么,能不叫就不叫,反正一个眼神望过去,他就知道说的是自己。嗯,真的要叫起来,还是叫“徐天”。

    

    从前在同福里,大家都叫徐天“徐先生”,徐天周围的人大多数也这样叫。相熟的,比如说金哥,比如说铁林,会叫他“天哥”。徐姆妈呢,是一直叫他“天儿”的。好了,现在问题来了,她现在要叫他什么呢?

    

    田丹也有很多称呼。

    

    田丹的父母以及邻居的叔叔阿姨都叫她“丹丹”。那个坏人刘唐虽然是从小跟田丹一起长大的,两家是世交,两人也算是青梅竹马。但是田丹不喜欢刘唐叫她丹丹,一来二去,刘唐也就叫她“田丹”。方长青夫妇是通过刘唐认识的,不论从前还是往后,跟田丹都很好,所以也直接称呼她的名字。

    

    后来,田丹家里出了事,她搬到了同福里。同福里的所有人,包括徐姆妈跟徐天,都叫她田小姐。金哥跟金刚是徐天和铁林的好朋友,也不好直接叫她名字,都叫她田小姐。铁林呢,一开始客客气气地叫她“田小姐”,后来知道了她跟徐天的情意,就叫她嫂子。

    

    这个铁林,嘴真是……哎呀那呀,怪不好意思的。算了,不说他。 

    

    徐天……徐天一开始也是叫她“田小姐”的,后来两人确定了心意,他就叫她“田丹”。

    

    再后来,田丹带着徐姆妈,跟着向老师的安排来到了西北。田丹地理不好,算不出这是个什么地方,只知道这里有塔,还有很多重要的人物。因为从前做的是药剂师,田丹被安排做了这里的医生。在这里,大家相互称呼都叫“同志”,所以田丹的称呼又变成了“田同志”、“田丹”、“田医生”。

    

    西北这边都把母亲叫做“娘”,田丹说话却总是带着上海口音,回家第一句都是“姆妈,我回来啦”。徐姆妈呢,一开始还照旧叫她田丹,等相依为命之后,就问了田丹的乳名,也叫她“丹丹”了。

    

    等徐天回来了,一家团聚了,迟了一年的婚礼终于举行,徐天也开始在根据地做事,做了小孩子的老师。于是徐天就多了个“徐老师”的称呼。至于田丹,工作的同志叫她“徐同志”,病人和临时医院的医生护士叫她“田医生”,周围的老乡却改了口,叫她……叫她“徐家嫂子”。

    

    田丹每次听到这个称呼,都要低头不好意思一下,但脸上的幸福,藏也藏不住。等了那么久,好像植物积攒着养分熬着深冬,终于迎来了春和日丽,在温煦的春风里刹那绽放,幸福美好得不敢相信。

    

    徐姆妈看在眼里,喜在脸上,甜在心里。她老了,再没有别的期望了,儿子平安,儿媳孝顺出色,日子再好不过,只是有一件事略微在意。

    

    “丹丹呀。”这天她悄悄地拉着田丹说,“你们都结婚一个多月了,怎么还是‘徐天’、‘田丹’地叫呀?”

    

    “啊?”田丹低头,耳朵红红的,不由自主地拢了一下耳边的碎发,细声细气地说:“那……不叫徐天,叫什么呀?”

    

    徐姆妈看着这对害羞的小夫妻,忍不住笑了:“你觉得该叫什么呀?”

    

    “我……我不知道呀。”田丹继续低头,也不好意思转身就走。

    

    徐姆妈没办法,媳妇脸皮薄她知道,既然儿媳不好开口,那就叫儿子主动咯。

    

    “天儿呀,你知道丹丹的小名是什么吧?”

    

    “知道的呀。”徐天应道,心想,姆妈你都叫得那么顺口了,我哪能不知道啊?

    

    徐姆妈看他的样子就知道这孩子脑子里又犯木头了:“你们都结婚了呀,还‘田丹’、‘田丹’地叫,你怎么不叫她‘田小姐’啊?”

    

    “我心里有数!”徐天应道,推着姆妈。“我累了,您回屋吧。”

    

    “哦哟!”徐姆妈颇有些恨铁不成钢。

    

    一夜无话,只是夜深了两人都有些小心思。田丹侧身睡着,嘴唇咬着,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若无其事地叫出口。等明天送她去医院,分别的时候吗?医院那么多人,西北这边民风质朴,会不会……

    

    这么想着,忽然旁边的人翻了个身,手轻轻地揽住了她。田丹感觉到他贴了上来,呼吸近在咫尺。他的声音就在耳边响起,沉沉的夜里低低的声音。

    

    “丹丹,怎么了?睡不着?”

    

    好似雪化春来,日暖花开,千万欣喜就像他回来时满山的桃花一般灼灼。田丹翻身偎进他的怀,小声应道:“没事,白天眯了一会儿,这下睡不着。你睡吧,天哥。”

    

    揽着她肩头的手登时一紧,呼吸声与心跳声纠缠在一起,好像婚礼那天吹奏的唢呐,那么响亮,那么欢喜。

    

    怎么一个称呼也能带来这么大的幸福?

    

    或许……或许只因为,叫它的人,是你。

    

    《西北记事·称呼》END


评论 ( 5 )
热度 ( 40 )
  1. 软呼呼兔子茶taco醉折花枝 转载了此文字
TOP

© 醉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